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芒格:人生的悲剧在于胆怯

博嘉福财富管理
2017-02-16
+关注

2013年2月6日,查理·芒格出席Daily Journal公司年度会议并发言,芒格是这家美国法律出版和软件公司的董事长。博译原文来自美国网友的笔记,其中有些内容可能残缺,但仍然点点滴滴见智慧。我们将分5期连载这篇会议纪要。

(接上期)

李录:韩国在传统汽车上做的不错,但也仅仅就是追赶传统的汽车工艺,某种意义上,他们并没有引领科技的新方向。只是满足大众所需并在一些特定领域比较有优势,但这并不是开拓新道路。我们对其热衷的原因在于他们拥有的其他领域还有不错的前景。

芒格:比亚迪的团队非常厉害。他的创始人毫不起眼,就读工程学院,并且在哥哥的帮助下,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工程博士学位,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当然他们也会雇佣年轻聪明的中国工程师。他们雇佣了几千名这样的人,比亚迪现在有多少员工?

李录:大概18,000人。

芒格:都是些年轻的中国人。我不想同18,000个年轻的中国人竞争,我宁愿押宝在他们身上。这样吧,你们随便问个问题,可以直接从李录那里获得答案。

股东:我很好奇电动车什么时候可以到达美国?你们会扩张么?

展开剩余90%

李录: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他们会选择关注并且将努力放在公众交通方面。公众交通并非污染排放最大的罪魁祸首,但因为公共交通工具运行时间相当长,汽车厂商可以从中获得宝贵的电池使用数据。我敢说,他们的电池可能在市面上我们所知的电池中续航小时最长的。他们的上路运行时间可能已经达到了数亿个小时,所以他们跑的越久,如果他们在路上跑3千万英里之后还能跑很长一段时间,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你开车的时间越长,电动车就越经济划算。至少在中国,电和汽油价格相差80%。而在欧洲也是如此,因为汽油税的存在,或许用电更经济。

谁会受益于这节省下的这80%?你在路上的时间越久就能节省越多。实际上,如果你使用公众交通,出租车或者电动公交车,即使考虑电池寿命的预期,仅是这些年节省下来的钱就够造几辆汽车了。

至少公司认为他们的电池会比汽车本身有更长的寿命。如果事实如此的话,他们的制造数量可以翻几倍…节省的钱本身就可以负担几辆车。正因如此,中国开发银行最近承诺了300亿人民币的贷款,这个贷款计划让人们可以零首付来购车。零首付购车,再用等价的汽油成本来支付整个贷款。

这种计算方法使得造车计划最后仍然可以盈利不菲。如果这样成功的话,可能真的会衍生出公众交通电动化新的商业模式。

鉴于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的空气质量,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地方7个在中国。公共交通可能贡献了1/3的污染排放。比亚迪的公众交通电动化证实了: a) 方案可行;b) 盈利可期;c)提供了巨大的社会效益。

他们正是如此的在朝正确的方向推进,不仅在美国,不仅在中国,而且是在欧洲甚至整个北美洲。像我们说的,他们在世界上主要的大城市有几十个试点。

芒格:是的,但是多说点北京,那很有意思。北京可能是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了。人们正在被污染吞噬。当然,这是个巨大城区,但目前比亚迪电动出租和巴士的净购买量为零。

但我们并不沮丧,这意味着未来的空间还很大。当今中国的地方政府有很大的自主性,他们喜欢那些在北京提供工作职位,制造标准汽车的雇主。可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死于恶劣的环境,那现在的模式还能够永远持续么?我们可以打赌,中国未来在污染严重的城市一定会接纳更多的电动公众交通和车辆。比亚迪在这方面做的要比别人好,可能获得相当一部分的市场份额。中国还是有很多人生活在一些污染严重的大城市。

这很像我们投资《每日新闻》,我们并没有为其上升空间支付太多溢价。就像我们买了一些质地平平的小报,然后得到了没怎么支付代价的好处。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你问到关于比亚迪的问题,这可能会超乎期待。有个人在美国,可能比任何人还了解比亚迪,他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部分。

这让我想起我刚来加利福尼亚时认识的一个人。他叫罗宾逊。在19世纪20年代末,他还是个年轻人。他成功地躲过了股灾,带着1000万美金到1100万美金的现金来到加利福尼亚,每日酗酒度日还追求年轻的电影明星。那个年代银行对客户信用评价非常严格谨慎。银行主管请他吃饭并提醒他:“我们非常担心你这样酗酒追明星的生活状态,有可能会威胁到信用评价。”罗宾逊看着银行家的眼睛然后说:“要我是你就不会担心,因为我的市政债券不喝酒。”

某种程度上,《每日新闻》就好比罗宾逊,我们可能有一些风投性质的投资,并有可能获得成功,如果没有成功,我们依然有很多不会贬值的市政债券(即其经营实体的稳健性)。

股东:查理,你提到关于进取精神的部分,也说到要用勇气利用可利用之物。你能解释让我们了解多一些你是怎样平衡两者的么?因为这可能会很激进,但伯克希尔的风格有是比其他人更保守谨慎。

芒格:嗯,是的。这很有意思。伯克希尔,当然,相比我们像鲁伯特默多克或其他人一样行动,的确谨小慎微—— 这就是说,我们使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信用额度的话—— 伯克希尔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我们没有动用这么多的杠杆就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而这背后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一种基于信任的基因。我们了解人性。我和沃伦年轻的时候都彼此信任,同时也得到公司的信任。许多情况下,这都是生活的宝贵财产。我们对于诸如“发现重大机会,督促人才去实现它,并为我们的资产数量后面不断地增加“零””此类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这样的话往往让我们陷入被动。

我们也不会通过积极来获得资本最大化,反而,我们所做的是没有风险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知道这该死的世界是注定的——比如上一次危机中就出现过严重崩溃。伯克希尔不会利用可动用的资源来快速聚敛钱财,这就保证了不管环境变的多么恶劣,伯克希尔总能安然度过。

伯克希尔总是用保守的姿态面对世界。如果想要真正的进攻,那为何不带着进攻的意识来行动,这样才水到渠成。但如果存在真实的风险,即使我们有胜算,我们也不会玩的很大。事情就是这样的。

我告诉你的是当一切都顺理成章的时候,好比说在赌博中你可以轻易负担的起,并且赔率的方式对你有利,而你又对此十分肯定——这时就不要胆怯。古林从不需要建议,他从来就不胆怯。

股东:当贝尔富油的股价升了35倍,这实在是。。。我想象我卖早了会非常遗憾和后悔。请问如何弥补诸如此类,错过大机会的遗憾呢?

芒格:嗯。

股东:如何从中恢复过来?你最后是如何不一直去想的呢?

芒格:你知道凯普林怎么说么?对成功和失败一视同仁。当然在做出正确决定的道路上经历几次失败在所难免。没有人会失败1000次。回顾过去的错误避免自己重复一样的错误是很重要的,但我也不会咬牙忍耐、让自己很痛苦。我认为失败并做出不好的决定再正常不过了。我认为人生的悲剧在于胆怯,以至于没有足够的努力而带来的失败。

股东:你评价了报纸行业和其他纸媒所面临的一些挑战,您能评论一下伯克希尔在报纸行业所做的一些投资么?

芒格:嗯,当然,非常乐意。销量最好的报纸是那些有真正社区接受度的报纸,如同在一个小镇一般,共同性构成了这个社区的基础。这样的报纸虽然发展较慢,但是要好于投资在冗员成本昂贵的大城市日报。

这就是伯克希尔正在买的报纸——地位牢固,规模不大的当地报纸。我们尝试购买,并不在意它的某些方面处于下降状态。毕竟,购买油田的投资者也知道他的油田总有一天会开采完的。他们只是希望能从中用钱再赚到足够的钱。

这是我们对大部分小报的感觉。我们认为最差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通过买的这些东西赚到适当的回报率。究其原因,可能因为别人只是按照投资理念来买而并不喜欢他们,但是我们喜欢报纸。

谁能告诉我?报纸业有如此美妙的历史并且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我想你如果基于这些买它,就不太可能被伤的很深。我们有一个管理高档人士的系统,被叫做人类世界。我们在系统里可以到哪些报纸是高端人士乐意看的,我们就投资那些报纸就好了。

但是报纸并没有惊人的增长和高增长的未来。当然,如果科技的巨大发展给报纸业带来不利的影响,他们会是高杠杆危害性的现实教训。当可替代的技术来临时,他会以你不相信的方式毁灭价值。

甚至是《纽约时报》—— 你就算没有买过也可能马上在机场花4,5美金买一份的报纸,也面临着相当惨淡的前景。我认为他们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可以很赚钱,但我不认为他们可以驰骋天际的发展。毕竟人们愿意在机场花4,5美金买一份的诸如纽约日报这样的报纸太少了,仅仅因为他在一个供给有缺口的细分领域。

我认为报纸作为一个经济实体来说前景比之前还要糟糕。相信我,伯克希尔不会买这些东西来期待滚滚财源。我认为不会出现止赎潮(博译释:止赎潮foreclosureboom,指如果房主在一定时间内无法按时付出每月的贷款额,房屋将被贷款公司没收,然后通过拍卖公司或房地产公司上市出售)那样突然创造大量热钱涌向报纸行业。这是一项深思熟虑且负责任的投资行为。我们有很多钱,不需要花钱去借。我也不认为我们购买报纸对你有什么参考意义。

股东:还有两个问题是关于《每日新闻》的投资。如果你不干了谁会接手你的投资组合?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们你的投资组合里面都有什么?

芒格:好吧,你看。我们的投资组合你可以自己研究出来的,但我们总的态度是我们会告诉人们我们的持仓和为什么这样做,因为我们不想买更多,我们也不想卖。除非是一定要说,否则我们也不想再讨论我们的投资。伯克希尔同样会这么做,你不必太过惊讶。如果我认为组合需要大量的管理,我们也许就不会拥有这个组合。就像罗宾逊说的“不喝酒”,当我们全部都死了,投资组合会表现的很好。

股东:尽管你说不知道谁在与比亚迪雇员竞争,你可以分享或者说你是否尊重制造业?

芒格:哪类制造业?

股东:整个国家的制造行业。

芒格:当然。制造业面临着比过去更多的竞争,这其中很多来自于中国,这是毁灭性的。伯克希尔所犯的大错误之一,是向缅甸一家鞋业公司投资了总资产的2%,这间鞋厂非常棒并且有最值得信任的供应商J.C. Penney。但是几乎没什么回报。

这是个巨大的错误。一方面他在一年内影响了伯克希尔2%资产的表现。所以我们记住这个错误并希望不要重复犯错。另一方面,我们无法左右结果,机会成本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

伯克希尔在与中国制鞋的竞争中惨败。中国有成群的年轻人,他们是训练有素,有组织纪律的年轻人,并且可能有儒家伦理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是一群疯子嬉皮士。这些农民转行成为制造业产业工人并很快学会了如何生产复杂的产品。

这些中国人很有企业家精神。多年来,他们被成为东方的犹太人。这对两者来说都是恭维。企业家雇佣工人后,用严格的生产纪律管理他们,在“马歇尔陷阱”中,他们不得不像山羊一样只为了活着所需的卡路里不停的工作。当他们学习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法则后,生产力出现大幅飞跃。

当然,这是很有意思的一股力量。只是洞察到这一点的话,想在中国赚很多钱也不容易。毕竟,问题很复杂,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中国有相当的腐败问题。有才能的人可能得到发挥,但是也会受到各种势力的左右和阻碍。

我不认为比亚迪可以在其他地方做到这样的奇迹。从没有资本也没有知识,除了工程基础,和汽车毫无关联开始做起。从零辆车到一年生产60万辆车,我认为在地球上他们只能在中国做到这些。对于合适的业者,中国创造了显著的机会。但是当然,也没有足够的我所谓的“合适的业者”。

王传福一直以来都是每周工作70个小时。如此不寻常的成就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美国的制造业从业者,听起来不像王传福,对吧?并不是我们不好或者没有天赋,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艰难。这是一种更加丰富的文化,和我们不一样。我认为美国制造业中也有相当多的人才。这种公司也不少,比如像奥蒂斯电梯公司。

他们在电梯业务方面很棒。他们让电梯很好地运行,这项工作并不易,很难有其他人可以将他们排挤出去。一些美国制造商的业务也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我不认为我们失去了所有的制造业务。甚至是波音公司也犯过很多愚蠢的错误,并从中恢复过来而做的很好。

你正在做一些比较困难的事情,比如从头开始制造飞机。也许开始介入很容易,但我不认为波音公司作为主要的制造商会死掉。他们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如果你停下来想想,波音公司在美国展现的企业文化,是多年以来创造的,就是商业客机尚无死亡案例。这个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成就。波音公司这部分的成就并没有因为最近的小过失而消失(我认为最近是电池问题)。美国制造业正在出现很多的创新。你们有一些是从国外回来的。美国有伟大的文明,并且优势仍在。但我不认为美国制鞋业还有前景。

股东:我想知道你的哪些想法会成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政治命题,也许是我们面临的编辑税率问题。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