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价值投资漫谈:看待市场的方式就是看人生的方式

我一直认为,投资如人生,人生也如投资,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

最简单的一点,看待市场的方式有时就像看待人生的方式。我以前说过,市场就是面镜子,你看到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这话放在我们的生活中,又有什么不同你呢?有些人总是只看到权贵的滋润,就像市场中一些人只盯着所谓的庄家的呼风唤雨,天天幻想着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终其一生的玩啥“屠庄,跟庄”的游戏——这就像在生活中一个人说“我要专门以坑***为生”,想想有多可笑?这个世界就是不平等的,过多的抱怨毫无意义。如果只将注意力放在这个世界上不平等的地方,那么可能可以为自己找到很多借口,但那对于人生何益?其实别说啥权贵了,就说普通人吧,也永远有那么一种人,比你年轻,比你有钱,比你有才,还比你帅,胸又大脑又灵,能上哪儿讲理去?所以,价值投资并不是否认市场存在诸多的陷阱甚至欺骗和不公平,就像一个积极的人并不眼瞎看不到社会的种种阴暗。不同的是,价值投资者和积极人生观的人看问题更加的客观,不会一叶障目或选择性失明。在多姿多彩的人生以及投资世界中,怎样发展的选择权在自己手里。非常确定的是,种下什么种子就收获什么果实。因此如果我们不断在梦想着某个果实的时候,请审视一下自己,今天种下的东西,靠谱么?但尽管如此,证券市场某种程度上依然就是一个“看天吃饭”的地方,不会因为你找到了确实低估的好企业就立刻上涨,也不会因为你理性的选择远离风险就马上退潮——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太多时候也不会因为你努力,你聪明,你勤奋就马上给你该有的回报——这可能正是我们很多时候选择放弃的理由,其实很正当,但是最终回头又往往会发现错了。无论是投资,还是生活,坚持做正确的事情都依然是最有效的选择——它也许并不总是立竿见影,但它一定会在恰当的时候给予其恰当的回报。当然,会有小概率事件,但小概率事件的存在并不是我们不去做大概率事件的理由。价值投资显然远不是来钱最快最让人激动的投资方式,就像很多人的人生一样,没有什么捷径,踏踏实实而已。价值投资不过是坚守对的事情,并最终可以大概率的获得合理回报的一种方式。就像有一种人生(比如我父亲),只不过是一直在做对的事情,努力工作,发挥才智,诚恳待人。从没有什么心机,从来没有什么溜须拍马,从来没有什么送礼走后门。也许这不是将“收益最大化”的方式,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吃亏的,但是当我们真正从一个人生的角度,或者将投资是站在一个一生的角度来看问题的时候,所谓的“最大化”问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最大”之后只会还要“更大”,一生疲于奔命在很多没有必要的“需求”上,甚至为此献媚,老来以后真的自豪于自己的这一生吗?——且不提,即便这样削尖了脑袋走捷径,就能确保成功了吗?恐怕也未必:因为“捷径”上早已经挤满了“不走寻常路”的人。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在我看来更多是一种借口,就像所谓的在股市里你不赌就不可能获得收益。价值投资某种意义上讲就是“站着还要把钱挣了”,也有那么一种人也是如此。当然,你要站着,同时你还把钱赚了,那么必然要付出不一样的辛苦。但是又如何呢?这不是很公平吗?世界上发达的路数也许真的是千千万,但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论是投资还是人生,其实都需要一个底线——突破底线,往往带来短期的益处,却也往往为长期的失败埋下种子。心安理得的赚我看得懂的钱,心安理得的过我觉得舒服的日子,心安理得的做的我认为对的事情,挺好。其实人生与投资一样,短期的波动真的并不重要。一个企业最终决定其市值高度的必然是其内在价值的积累,而一个人最终决定其人生坐标高度的必然也是其专业能力,胸襟视野,看待事物的方式与价值观。当一个人的综合能力历练积累到了一个份儿上的时候,所谓的机遇才会“突然”开始多起来——其实不是机遇的突然增多,而是自己符合机遇的条件域足够宽阔了,就像一条查询语句,你必须有足够多的“符合查询条件的资格”,各种机遇(这里可以假设它是个正在不停执行查询动作的组织)的查询结果中才会出现你的名字...你符合的条件越多,资格越高,你名字出现在“机遇”这个查询结果中的次数才会越多。而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成功?我觉得这与价值投资的成功者也有相似之处:我认为首先是努力,其次是天分,再次是方法,最后是坚持。没有努力,再好的基本面也经不住无穷的挥霍;天分无疑是重要的,让天分发挥在合适的领域才能产生化学反应(可以理解为男怕入错行的延伸);有天分,但是缺乏正确的方法,只会事倍功半甚至错失良机;无论走哪条路都是困难多多诱惑多多,没有真正思考清楚以后的坚持和抵御诱惑,再好的基酒也都无法获得充分的发酵而最终成为佳酿。郭德纲可能是一个5流的厨师,3流的主持人,超一流的相声演员;马云可能是一个3流的记者,2流的老师,1流的餐厅经理,超一流的互联网老板;都梁和麦加可能都是一个3流的职工,2流的军人,1流的通俗作家...每个成功的人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在正确方向上的努力和坚持(这么看似乎方向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认为没有经过足够的努力和尝试以及反思,其实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和才华在哪个方向。所以我还是将努力放在第一位)。同时我也毫不讳言感谢当下的时代,给予普通人足够丰富的发展选择,这在过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里都是不可想象的。价值投资者为何总是无视短期的波动?因为他们的眼中有更广阔的天地,有更深邃的远方。生活中那些最终成功的人何以能够忍受寂寞孤独与坎坷而坚韧不拔?因为他们有更远大的梦想,有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人生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所谓“一夜发达”的背后,其实是无数个夜晚的守候,只不过没有走到灯光下的日子从来无人关注而已。投资与人生一样,总是面对无数的未知数。价值投资可以看做是关于如何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的一个过程。这种简单化的要点就是以“顶级规律”为依托,排除杂音,找到一个简明但是高度确定性的逻辑支点的过程(我们在巴菲特,芒格的很多投资介绍中都能够看到这种“逻辑支点”的存在)。但分不清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看不到事物的两面性,纠结于某一个细节问题无法自拔忽略整体,偏执与某个正确的点而得出“正确但是偏颇”的结论,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的情况。一个价值投资者,虽然首先应该具备宽广的学习能力,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的能力。经济学家看投资与价值投资者的显著区别就在这里,前者能够说上一大堆特别有道理而且非常非常复杂的东西,但是最终的结论却总是“什么都有可能”。而后者,并不是没有看到投资世界的复杂性,恰恰相反,正是价值投资者意识到了复杂的严重性,所以才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更加具有确定性的领域中,这是一种投资的智慧,其实也是一种人生的智慧。不管是在投资中还是在其它的业务领域,我的一个强烈感受就是:能够将复杂的事物,以简单和易于理解,甚至是卡通化的方式一语中的的,才是真正的专家和高手。价值投资者应该学会由现象抽象本质的能力,很多投资的道理实际上已经是哲学,而哲学的本质也是对各类零散现象的不断本质化的抽象。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个好的价值投资者,往往又是思想很富有哲理的人,这绝非偶然现象。最后,成功的人生和成功的投资还有一个相似的地方:需要坚持不断的去做大概率的事情,但是又要避免一些灭顶的小概率事件。我想起了08年看到的报道,一个私募基金经理由于暴跌而跳楼自杀了。毫无疑问,在他跳楼前,他都是同龄中优秀的个体,一定经历了大量的长时间的正确的积累。但是一个错误的做法(他一定是动用了大量的杠杆),导致小概率事件发生后的灭顶之灾,一切努力瞬间化为烟消云散。何必?何苦?人生中何尝不是经常见到这样的事情?一个本来极其优秀的人,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小概率事件爆发,导致其一蹶不振甚至彻底消失。站在整个人生的角度来看,这就是笔极其不合算的买卖了。但是这些事情之所以会频繁的发生,当然是因为其中必有诱人的地方。很多价值投资者可能最难跨过的不是学识,而恰恰只是诱惑的冲动。这不仅仅是个学识的问题,更多还是结合了成长中形成的价值观等等复杂的东西,所以所谓的价值投资,修的何止是学问,还有品性等等各方面。但也正因为如此,人生的历练与投资的驱动,才能更好的合二为一相辅相成。最终,一个好的价值投资者,也必然需要一个好的人生价值观及修养层次,因此一个价值投资者的自我修养,恐怕注定是一辈子的事儿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