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情人节前夕同志“新人”也想尝尝婚姻之苦

2017年情人节前夕,北京的鸟巢、水立方、北京大学正门、清华大学正门、颐和园正门、国子监、大栅栏、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五道营、烟袋斜街、前门等地标建筑前出现五对同志(LGBTIQ)“新人”,他们有的身着礼服,有的与新人造型的卡通展板合影。他们手上的Slogan表达了支持婚姻平权的主题。

多元性别,多元声音

这些“新人”中有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跨性别者以及友好的异性恋者。他们手上的标语,如“也让我尝尝婚姻之苦吧”、“何时让我赚回份子钱”、“自由恋爱 不分性别”、“要婚姻平权,不要家暴”、“假如我手术,希望Ta签字”等,体现了新世代的婚恋观。年轻的一代认为公民不论性倾向和性别身份都有权利选择结婚或者不婚,并且在婚姻中,应该做到对“家暴”零容忍。

在当天的活动中,参与者与路人进行了互动。街访时,有一些受访者还是表达了对同性婚姻的不认同,但接受采访的青年人普遍更加支持婚姻平权。当参与者喊出“支持婚姻平权”的口号时,一位不远处的阿姨高声呼应:“支持!”

现如今,各方社会呼吁“婚姻平权”的声量越来越高,全球已经有20个国家或地区在法律中设有同性婚姻制度。去年台湾地区在婚姻平权法案上获得了突破性进展;中国大陆也出现了同性婚姻登记第一案。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年对性少数的婚姻平权议题更加包容。然而性少数群体仍然面临种种问题,如在生活中遭受歧视、被误认为是精神疾病、被指责道德败坏以及在法律层面的相关权益缺失或无法得到保障。

婚姻权益,不是特权,只是公民的基本权利

“公民有很多权利与婚姻权捆绑在一起。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因为不能结婚,性少数群体很多权益都无法被保障。”异性恋志愿者萌萌受访时如是说。志愿者卡卡提到:“我是跨性别者。在中国跨性别者不做完全套手术就很难修改身份,也无法和异性结婚,而有的人身体和经济状况无法去实施全套手术,这也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不久前,广州一位中年拉拉的同性伴侣突然去世。这之前,她照顾身患绝症的爱人12年,放弃工作,尽心尽力。尽管她的伴侣曾口头表示希望将自己的两处房产留给她,但她们只能是法律上的陌生人。现在,她伴侣的父母将这个与自己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陌生人”赶出了家门。

这样的遭遇,不只在中国大陆,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出现过类似的悲惨事件。此外,同志伴侣因无法在国内合法生育,很多人只能选择去国外代孕。但凡婚姻权益一日无法得到落实,每一个同志个体就要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承受种种这般的磨难。与此同时,这些年轻人也强调,婚姻平权的内涵并不是婚姻至上、生育至上,而是说作为公民应该享有结婚和生育的权利。参与者马悠悠指出,我们提倡的婚姻平权,一定是包括尊重不婚者不结婚的权利。

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了多元性别和性别平等的意识,对于爱情和家庭都有了与老一辈不一样的理解和需求。婚姻和家庭这样一个议题,将来也可能会有被重新定义的一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