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色情是男性对女性宰制的工具吗?

上个月微信曾推送了这篇文章,节选自陈宜中《何为正义》一书的第七章《色情管制与言论自由》。有书友留言从性别权利的角度提出了疑问,其实关于这个问题,《色情管制与言论自由》中已经论及,只因整个章节近两万字,微信因篇幅所限未能完整呈现。

《色情管制与言论自由》从维护言论自由作为公民基本权利的视野,对色情管制进行了严谨的学术研究,除了上次推送的对德沃金的“色情权利”论说的修正,还认真评估了两类管制色情的理由,一是“对一般人的冒犯性”此类管制理由,二是“色情助长性犯罪”、“保护青少年及儿童”以及“色情伤害女性”等常见的伤害说辞,其中就包含了对色情与性别平等的探讨。对于这两类管制理由,作者认为前者“很不妥当”,后者“效力有限”。

除了“色情管制与言论自由”,《何为正义》中还研究了许多富有争议性的议题,比如,仇恨权利不该管制吗?公民有拒战的权利吗?性交易该除罪化吗?等等。书中还有哪些有趣的正义论辩?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见《何为正义》一书的导言以及。

___________

色情与女性

文 / 陈宜中

节选自《何为正义》

标题为编者所加

(一)色情与妇道

19世纪后期英美的反猥亵法案,皆以“保护女性免于色情污染”为其重要考量。彼时英美(男性)立法者相信:色情猥亵物将会“败坏与腐化”女性的脆弱心灵,因而使其偏离妇道。(L. Wheeler, 2004; Sigel ed., 2005; A. Friedman, 2000; Juffer, 1998)至今也仍有论者认为,色情对父权家庭的最大威胁在于“性可发生在婚姻外”“女性不必守贞”“女人该获得性满足”等讯息。(Posner, 1992: 372-374)

在男性所主导的性秩序下,女性受到更强的身体规训。性活动太醒目的女性(包括妓女、实践性解放的女性主义者),向来被视为父权家庭的“他者”,或者需要惩罚,或者需要控管。故现代男性统治者不时以“保护女性”为由查禁色情,以防止女性因接触“与妓女有关之事”而偏离妇道。(Nussbawm, 1999: ch. 11; Shrage, 1994: ch. 6)

维多利亚时代的女性

维多利亚时代以降,部分积极争取妇女权利(如投票权)的妇女运动人士,激进地想要消灭一切“与妓女有关之事”。她们强调自己是良家妇女或贤妻良母,并把妓女与色情视为女性耻辱和“社会净化”运动的清除目标。“女人要选票,男人要贞洁”是19世纪英国妇运的著名口号。(Bartley, 2000; 2002; L. Wheeler, 2004; Connelly, 1980)为了向男性争取权益,主流妇女运动时而对“与妓女有关之事”展现出更激越的道德姿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