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2017年新闻出版行业应保持乐观?

来源:TheMediaBriefing

作者:ChrisSutcliffe

编译:杨柳依

去年TheMediaBriefing发表了一篇题为《运行恐惧:出版商为何如此担忧》文章。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很多未预料到的问题出现,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这一年中媒体行业所克服的困难和实现的突破。为了应对新挑战,出版业有的关闭了传统内容服务,而有的选择加强和巩固传统内容供应,也有的发布了新设备和服务项目,希望实现数字化转型。

因此,今年我们不想再强调让行业担忧的情形,而是解释一下什么可以让出版商对未来十二个月的发展保持乐观。

“付费订阅”慢慢步入正轨

2017年很可能向我们证明,用户已经养成了为线上数字内容付费的习惯。线上新闻向来被看作是人们顽固地拒绝付费的内容类型之一,但在2017年接近尾声时,线上数字新闻订阅用户群的萌芽将会出现。

到底是因为随着社会发展而促使用户形成的本能反应,还是人们真正已经习惯了付费新闻的环境还有待观察。但我们更倾向于第二个答案。

“通过对于控制减少传统媒体广告流失,和数字订阅用户的翻番,《泰晤士报》将损失降低了五百万英镑,基本实现持平。”

几个星期后,TheMediaBriefing将发布欧洲成功的付费内容战略报告。在此报告的研究过程当中,几乎每一次采访都会提到一件事,就是大部分受访者都认为,到17年底,订阅将成为多媒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欧洲成功的付费内容战略

人们正致力于寻找新的投资方式

数字广告一直是出版商的痛处。即使在数字广告技术进步和实现智能发展的今天,数字广告也从来没有真正带给出版商满意的收益。再联系到数字广告透明度和可见度问题,很多出版商也刚刚从“只凭借数字广告就能保证生存”的美梦中幡然醒悟。

更糟糕的是,两家企业垄断数字广告市场的格局也在去年年末基本形成。

“双头垄断情况,新的IAB数据出炉,谷歌和Facebook的营收明显,相比起来其他企业则是竹篮打水。”

谷歌和Facebook因其巨大的用户数据量,完全主导了广告空间,其他媒体公司只能被挤在两者中间。因此,即使是最大的数字出版商也开始有到压迫感,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出版者认识到,数字广告本身不能维持整个系统的运作,出版业本身也要对这个问题负责。

来自Medium 的Ev Williams 表示,“进一步思考这个问题,很明显,这个破碎的线上媒体系统本质上是广告驱动的。它根本不为用户服务,或者说,它根本就不是为此设计的。我们日常看到的绝大多数文章、视频或其他内容都是由商业公司 直接或间接 投资制作的,为的是实现公司的某些目标。内容的测评,宣传和奖励,都是由它能多大程度地实现投资者的目的而定。结果,我们得到的是……好吧,就是现在的情况。而且在变得越来越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