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回族人物】 和平老人郭南浦 (下)

西安回坊
2017-02-16
+关注

【回族人物】

和平老人郭南浦 (下)

郭南浦

1948年,中国的革命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毛泽东主席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入全面进攻,我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国民党军进攻。国民党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后任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为顽固抵抗,垂死挣扎,从西宁到兰州亲自布防。为了稳定人心,他极力拉拢有威望的上层人士为其效力。他亲临郭南浦的住所拜访,还委以“高级参谋”,“高级顾问”之职,诱其出山,但南浦先生却以“年迈力衰”为由婉言拒绝。但他对人民的解放事业却竭尽全力,特别是在宁夏和平解放过程中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展开剩余95%

8月30日,兰州市10余万人举行盛大集会,欢迎解放军入城。

彭德怀主持并指挥了这次盛况空前的解放军入城式。

满城鲜花。满城锣鼓。满城红旗。

一列游行队伍的最前面,走着一位银须飘拂的老人,他叫郭南浦。这是一位在宗教界享有很高威望的上层人士,他头戴一顶白帽,白胡须飘拂在胸前,带领一队伊斯兰宗教界的人士和回族同胞,载歌载舞地迎接解放大军。

原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林一生同志在他的《宁夏解放回忆录》中,记述了他奉彭德怀司令员的命令,随郭南浦老人等和平代表团成员进行劝降活动的所见所闻:

为了配合我军强大的军事攻势,早日解放长年在宁马奴役下、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宁夏回汉人民,兰州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遵照彭总的指示,敦请兰州回族中有声望和对宁马有影响的人士郭南浦先生,原国民党的退休军政官员、回族知名人士以及宁马高级军官的亲属等十余人,组成赴宁夏“和平代表团”,配合我军军事攻势,进行劝降活动,争取和平解放宁夏。

一九四九年九月五日,十九兵团杨得志司令员、李志民政委会见了代表团。对他们不畏艰辛、长途跋涉去宁夏做和平解放工作,表示赞赏并给予鼓励;指出代表团到宁夏地区后的具体任务,可同驻在固原、黑城一线的六十四军领导,依据具体情况,研究确定。兵团联络部派我们三名干部和五名警卫战士随代表团同行。杨司令员亲自向我交待,要千方百计搞好代表团旅途生活,切实保障他们的安全。同时,批给了我们二百枚银元,作为旅途生活费用(刚解放地区尚未通行人民币)。

九月六日,代表团乘一辆卡车,从兰州出发,出东梢门,沿西兰公路,驶向固原方向。

太阳依山时分,我们来到六盘山下的瓦亭。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镇,约一、二百户人家,大多为回民。我们决定住下来。

没有料到,我们这一卡车军民混杂的不速之客,竟给这个小镇带来了惊恐和不安。许多居民不明真相,都躲了起来,给我们的食宿造成了困难。

我们先在村边两间茅草屋前落了脚,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头戴白帽、颌下一绺灰须的回族老人。我们说明了来意,并且告诉他这里有你们的领袖人物郭南浦先生,他露出惊讶的表情!不一会儿,为我们找来了几名回民老者,他们见到郭南浦,道了声“赛俩木”(问安),显得非常谦恭和尊敬。

郭南浦向他们介绍了去宁夏的和平使命,并说明了我们几名解放军的任务;我们也向他们宣传了解放军的约法八章和党的民族政策。之后,我们这一行人,便受到了热情的款待。阿訇亲自宰羊,为我们连夜准备好丰盛的晚饭,虽然没有美酒(回民不饮酒),却饱尝了一顿鲜嫩的羊羔肉。

饭后,我们算了帐,按价付给了银元。郭老先生向村里的回族人民宣传了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指出中国历史上只有共产党才把我们回民看成一个民族,尊重我们的民族习惯,今后,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能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许多老者听后都频频点首。

翌日晨,许多居民自动围拢来,为我们送行。我们悄悄询问一位回族老人,才知道郭南浦是甘肃、宁夏回民中一位颇具影响的老硕长者(当时他已八十一岁)。这里的回族群众久闻其名,只是未见其人;今天能见到他,都感到十分荣幸。

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军长,解放后曾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济南军区司令员的 曾思玉中将在他的解放宁夏回忆录中,是这样记述郭南浦老人的:

我们军部驻扎在固原县三营时,一天,一野政治部联络部的同志带来一位回族老人。他高高的个子,红红的脸膛,皓首银须。他一见到我就笑着说:“您是曾军长吧?我听说过,今天能看到你真是荣幸。”我们热情地接待了老人,他拿出介绍信对我说:“我叫郭南浦,是彭德怀司令员介绍我到这里来的。我带着他给马鸿逵和马鸿宾的信,到中宁和银川去劝说他们走北平傅作义的和平道路。”我问他有把握吗?他说马鸿逵不一定,但马鸿宾有希望。我请他转告二马要审时度势,不可执迷不悟。如他们不及早下决心停止抵抗,其下场是不妙的。然后,我们招待郭南浦先生吃了便饭,又派汽车为他送行。

军指挥所由同心县北进至马家河湾时,迎面驶来一辆卡车。经过联络后,得知是郭南浦老先生从中宁回来了。我同傅副政委、袁佩爵主任在马家河湾的沙滩上与他会了面。我说:“郭老先生,您不顾年事高迈,为解放宁夏辛苦奔波,我们十分钦佩。”老先生很认真地回答:“我愿尽微薄之力,为解放宁夏做点贡献。”又我问他:“老先生,您与马鸿宾谈判有没有结果?”郭老先生说:“有结果,马鸿宾愿意接受解放军总部颁布的约法八章,他让我来代请贵军停止前进,以便商谈。”我笑了笑对他说:“老先生,您是个有经验的人,这么大的部队能停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喝西北风吗?马鸿宾要我们停止前进,无非是想争取时间做准备,妄图在长山头之线与我军决战。”郭老先生一听急忙摆着手说:“不、不,他们决不敢打,八十一军已开始往黄河北岸中卫县撤了,马鸿宾的儿子、军长马惇靖还在中宁。

马鸿宾曾对我说过:大势已去,打是打不出名堂的。”郭老先生抬起头,望着我军浩浩荡荡的队伍,面有难色地对我说:“曾军长,那你看怎么办呢?”我说:“请老先生再劳神去中宁一次,劝告马惇靖,马家军面前有两条路,战与和。要战,他必将全军覆灭;要和,就走北平傅作义的道路。时间不等人,他再不下决心就千金难买后悔药了。不管马惇靖是战是和,这与我军前进不前进没什么关系,请你告诉马惇靖,只要八十一军起义,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保证八十一军全体官兵的生命和私人财产的安全,解放军说话算话。”郭老生听此言后顿解愁眉,连连点头说:“曾军长,有您这话,我就再去中宁一躺,马惇靖不敢打,他会起义的。”说完急忙登车返回中宁去了。

十九日上午,敌军长马惇靖亲自来到黄河中的一个沙滩上谈判,但他不敢过来,估计他还存有戒心。我们决定派傅崇碧副政委和作战科长唐皎同志赴沙洲,请马惇靖一行过来谈判。下午七时,我代表十九兵团,马惇靖代表敌八十一军在富宁公司中宁办事处正式签了和平解决协定。

李志民上将在他回忆录中写道:为了使“塞上江南”兔遭炮火,根据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和彭总的指示,我们想尽可能争取和平解放宁夏。据联络部长甄华汇报,兰州市有一位著名的中医大夫,名叫郭南浦,是西北地区伊斯兰教界的上层进步人士,已七十多岁。他早年参加过孙中山先生组织的“同盟会”,与于右任、沈钧儒、傅作义、邓宝珊、马鸿逵、马鸿宾、马子健等知名人士颇有交情。他拥护我们党团结抗日的主张,曾为声援“西安事变”,为营救我西路红军出过力;此后,又曾积极进行过团结抗日和反对内战的宣传,并利用他担任国民党甘肃省参议员的特殊身份,为营救我被捕的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作过贡献,在回族同胞中很有声望,如果能请他出面为和平解放宁夏做些工作,可能会有作用。

我和杨司令认为这个意见很好,马上向彭总报告,并根据彭总的指示去拜访郭南浦先生,转达彭总对他的问候,并对他说:“郭老,您是西北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您的为人我们是了解的。以前您为人民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人民感激您。现在解放了,您者要保重身体,还要为建设大西北出力。”郭老对彭总和兵团首长对他的尊重和诚挚的关怀非常感激,再三表示谢意。此后,我们又去看望他两三次,把关系搞得更密切一些;然后才对他谈起当前西北战场的形势和我们希望能象北平那样,和平解放宁夏。

郭老当即慷慨地表示:“我愿将共产党对回家之情义和对国民党军队之政策转告他们(指宁马),晓以大义,请他们学习傅作义将军,走‘北平方式’的和平解放道路。”我们考虑他年逾古稀,现在又处在战争环境,北上银川路途遥远,怕他经受不住长途颠簸劳累,他却坚决地说:“这种大事写封信或差遣个人去都不行,非我亲自去当面劝说不可,时不我待,马上就得走。”我们赶紧将郭老的意愿报告彭总,彭总同意让他亲往银川,并指示我们要妥加安排,一定要保证郭老的安全和健康。九月六日,即由联络部派出的林义生等几位同志陪同以郭南浦先生为首的“赴宁和平代表团”乘车前往银川。

临行前,我和杨司令亲往送行,并再次嘱托郭老:“如果宁夏方面有和平解决的诚意,因我们都在进军途中,联系不便,您可直接打电报给兰州彭总,并电告我六十四军负责人曾思玉、王昭、傅崇碧诸同志,他们会配合郭老行动的。”我们深知,和平谈判一定要有军事压力相配合,否则难有成效。所以,九月二日,六十三军的右梯队即从兰州出发,沿兰宁公路北进,九月五日梯队又分两路沿黄河两岸北进,九月八日,我兵团机关率六十五军(作预备队)沿黄河南岸向宁夏进军。

郭南浦先生率“和平代表团”一行乘车赶到银川后,先劝说马鸿逵及其子马敦静(国民党驻宁夏兵团司令官)起义,但他们父子二人顽固不化,断然拒绝;郭老立即转移目标,劝说马鸿宾。马鸿宾虽是马鸿逵的堂兄,并挂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之职,但他的兵马少,不得不受制于马鸿逵,堂兄弟之间平日矛盾也颇多,所以,在郭老劝说下,且又大军压境,马上默许可以接受我军的和平条件,因目前马鸿逵父子仍掌握着军政大权,需等待时机才能行动。九月十九日,退守中卫地区之敌八十一军军长、马鸿宾之子马淳靖在我大军逼近的形势下,由其父及郭南浦先生授意,亲自带人到中宁与我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副政委傅崇碧和六十三军军长郑维山谈判,表示接受和平解放宁夏的条件,率部举行起义。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上将每当回忆起解放宁夏的经历,对郭老先生当年的神情举止历历在目。在他的回忆录《横戈马上》中《忆解放宁夏》一文中是这样叙述的:

“这里,我要提在和平解放宁夏中不畏艰险,任劳任怨,做了不少工作的郭南浦(即均三)先生。郭先生是位老中医,在甘肃、宁夏伊斯兰教上层人士中有较高的威望和影响。兰州解放后我和兵团李志民政委曾几次看望他。这位老人身材瘦长。常穿一件银灰色长衫,戴一顶雪白的回民小帽,童颜鹤发。虽已年过七旬,却动作灵敏,头脑清楚,爽朗健谈。那时他刚得一子,我们每次去他家,他都将幼子抱出来,讲些笑话。当他知道我们要进军宁夏,又有意和平解放问题时,便主动承担向马鸿奎及马鸿宾通报信息的任务。

他说:‘我们与他们虽不同姓,却系同族同教。我愿将大军对回家之情和为国为民的宗旨,转告他们。’我们担心他年事已高,此上银川路途遥远,万一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这位老人却引用古语侃侃而谈:‘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马之智可用也。’我们将郭老先生的意愿报告了彭总。彭总同意后,我们要兵团联络部长甄华选几位有经验的同志,与郭老先生研究入宁后可能遇到的问题,如何开展工作,同时将此事告知已在的六十四军负责人曾思玉、王昭、唐子安和傅崇碧同志,要他们注意保护郭老先生的安全。

我六十四军向宁夏进军中宁以南马家河湾时,郭南浦先生等从中宁赶来,向军队领导同志转达了马鸿宾求和的意愿。军领导同志赞扬了郭老先生为了宁夏人民不辞劳苦,长途奔波的精神,请他转告在中宁的马淳靖,尽快下定最后决心。郭老先生返中宁又转赴银川。这时马鸿奎已往重庆,宁夏的军政大权均由儿子马敦靖代行。马敦靖对郭老先生不但避而不见,反而封锁信息,派人监视,以至限时要郭老先生等离开银川。后马鸿宾接待了郭老先生一行。他说:‘马敦靖虽是我的侄儿,但我们多年已不来往。此事他不找我,我也不能找他。只有八十一军马淳靖部我能负责。’之后,马鸿宾派车将郭老先生一行从银川送往马淳靖处。

经郭老先生的反复做工作及其他各方面配合,我们要六十军代表十九兵团向马淳靖发出通知,表示我们欢迎他们起义,并愿意与他们谈判起义的具体事宜,但不能拖延。我们限定了谈判的时间,明确指出‘过时不候’。这样,马家父子才最后下定了起义的决心。八十一军起义后,我们报请彭总批准,任命马淳靖为该军军长,甄华为该军政治委员。彭总还向马鸿宾发出了贺电,马鸿宾给彭总回复了谢电。我们还以十九兵团领导人的名义,将一面绣有‘和平老人’四个大字的锦旗,送给了郭南浦老先生,这四个大字是李志民同志书写的。

9月23日我们离开兰州半个月的时候,银川解放了,宁夏解放了。这块坐落在我们伟大民族摇篮黄河之滨,有17万多平方公里,200多万回、汉、、蒙等族同胞的土地,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这就是杨得志上将对郭南浦老先生在宁夏和平解放中的历史性贡献客观的记叙。

根据中共中央的安排,郭南浦老先生赴北京参加了于1949年9月21日在北平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怀仁堂亲切接见了郭老。在与郭老等全国各界代表人士合影时,特意把郭老安排就座于第一排最中央的位置,而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分别就座于郭老的两边,这充分体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这位“辛亥革命老人”、“和平老人”的关怀和对民族代表人士的尊重。

“为国为民耗尽老马之余力”

解放以后,郭老历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委员,省政协常委等社会职务。此时,他虽已年逾七旬,还积极主动地参政、议政,尽心尽力地在新中国建设事业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解放初期,当地需要培养一批少数民族妇女干部去开展工作。但当时的回族妇女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何况参加社会工作。郭老深明大义,主动把郭月兰、郭春兰两个女儿送到西北民族学院学习,后分别任职于市教育系统和妇联工作。

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活动中,他主动申请参加慰问团赴朝慰问志愿军。在家境并不十分富裕的情况下,他把兰州广武路 (新关街)33号的老宅子卖了旧币4.4亿元,折合人民币4.4万元,把其中1.5万元,捐献于抗美援朝,3000多元投资于兰州清真食品厂(现团结公司),还买了1.5万元的国家建设公债。正如他说的:“我晚年别无所求,只有为国为民耗尽老马余力,心足矣。”

然而,正是这位可敬的老人,却在那极左的岁月里,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这位长期以来与共产党肝胆相照,与人民荣辱与共的辛亥革命老人、和平的使者,含冤于1958年4月愤然辞世。

然而,历史是公正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

平反冤假错案。杨得志等中央领导同志十分关心郭老的问题,中共甘肃省委对此案给予高度重视,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认真复查后,于1984年元月彻底为郭南浦老先生平反昭雪。省委于1987年9月为南浦先生举行纪念会,杨得志.李志民在甘肃省五大班子纪念郭老先生的大会上致函高度赞扬了南浦先生为祖国.民族.社会解放.建设所做的功绩。“要弘扬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无私奉献的品格.以教后人!"。省委常委会议并决定在兰州华林坪革命烈士陵园为郭老树立纪念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上将亲笔为郭老题词:“南浦老人赤子心,宁夏解放建功勋。”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