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今天的运营商人,昨日的外企人

联通渠道部副总经理任志国据传去小米虚商任总裁。运营商高层离职并不新鲜,令人关注的是,既然虚商已经被证明是一个不猛不持久的商业模式,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为走而走的选择。

被免职的山东移动总经理颜永庆,现在华为战略部任顾问,这个职位代表的意义,让人很难与当初那个在山东移动掀起巨浪的悍将联系起来。

运营商人出走的原因,说千道万还是钱。不缺钱的,也需要钱来证明价值和存在感。

在北上广深,运营商的薪酬在经过近些年的压降后,生活水准随着物价指数直线下降。北京市房价五环外已经开到6万/平米。可以想象,就算买得起,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质量。

在这些城市里,在运营商工作的集团二级正,移动大约在70-80W,电信60-70W,联通50-60W。根据去年年底公布的三大运营商2015年薪酬状况,董事长一级普遍在60-80W之间,相当于移动集团处长的年薪。不受国资委直接控制的省公司要幸福得多,北京移动的三级经理,税前可以拿到60W,亦与总部的处长持平。

也就是说,做到集团处长,就能看到薪酬的天花板了。

但是在这四个之外的地方,在运营商上班班,还是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

不过,运营商人再就业的道路其实比较窄,要么去运营商的供应商,要么去渠道型企业。

能去阿里、小米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互联网企业用资本回报来为人的工作付费,薪酬很大一部分是股票收入,这部分不算在经营成本,所以互联网公司能够给得起,想象空间也很大。

机遇很多,但为何运营商人的出走,似乎还没有运营商整个体制和工作模式,在客观上造成运营商人能力体系的缺失。

本质上,运营商是一个不掌握核心能力的地方,所有的人可以说是项目经理,去调动资源,驱动供应商来建造大厦;

同时,运营商掌握了垄断性的政策资源,这种资源让运营商成为一个根本不care个人能力的企业。

那么,问题就来了:

如果你长期在一个不需要学习的地方;

如果你长期在一个资源充裕自我繁殖的地方;

如果你长期在一个程序正确大过天的地方;

你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越是在体系内如鱼得水的人,出来成功的概率就越小。

解决办法,只有在运营商这个大温室里,不要变成一个温水中的青蛙,让自己始终在学习曲线中,努力对抗程序化的、流程化带来的懒惰与不作为。

说到底,每一种企业都有毁人的地方,每一种企业都有成就人的平台,关键是你对自我能力的审视与要求。

运营商人今天面临的窘境,其实和所谓外企精英的遭遇差不多。外企在中国的办事处,基本没有核心能力,只是母体光环的延伸,是宇宙飞船的一个起落架,这种“本地化”的原罪,最后导致那些其实还挺牛逼的人,慢慢的就随着工作内容和方式而逐步蜕化了。

移动大V宁宇其实看的很透,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质问运营商人,“你多久没看过程序了?”但是运营内部像他这样勤于学习,勤于思考并且敢于笔耕的还有多少,能如广东联通互联网营销服务事业部产品运营部总经理李韩,数年坚守通信能力互联网化运营梦想的人又有多少。

在运营商的高管架构中,70后是一个断层,这也是一件好事,80后正逐步接手,会带来一些新的气象。新气象的难得之处不是说它能改变国企的体制,能为运营商人的自我修养、工作态度,带来一种年轻、积极向上的氛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