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快递小哥撑起千亿市值 受委屈只能打110求助

夜里11点半才吃晚饭,这是快递小哥方浩创下的个人记录。

他不知道自己一天送了多少个快件,中关村写字楼里的人上班,他开始工作,写字楼里的人下班,他还在工作。

这样的生活,21岁的他已经过了4年。

“北京没什么好”

方浩的老家在河南南阳,初中毕业之后,他就离开了老家。先是跟着老乡去了天津,在一家三星的代工厂做电子产品配件。流水线上的生活对方浩而言并不难,刚去没多久他就当上了小组长,但是半年后他就离开了那家工厂。

“天天跟坐牢似的,一点都不自由。”2012年,方浩跟着另一个河南老乡来了北京,做起了快递员。

方浩不知道,他此时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当中。

2012年,作为电子商务下游的重要环节,快递业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缘行业站在了聚光灯下,与阿里京东一起成为电商大促的绝对主角。

但是方浩的这份工作其实也没有坚持下来,他自己也记不清楚究竟出出进进快递公司多少回了。每次辞职去干点别的工作,不到半年时间又回来干快递。干快递“憋屈”了,他又出走。

快递公司是他的围城,他在这里进去又出来。

方浩来北京之后,一直住在上地,当初450元的房租经过4年之后,已经涨到了1200元。

北漂4年,他对北京没什么感情。“北京没什么好的。”

尽管对这座城市没什么好感,他也并不想回老家。在老家,与他一般年纪的人大都没什么正经工作,“混着”是老家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状态。他不想要那样的生活。

但是快递员的生活也不是他想要的。2012年他身边有很多河南老乡都在干快递,现在很多都不干了。

“我已经打110报警了”

方浩可以找出至少十条不要干快递的原因,但是第二天一睁眼他还是要去上班。

刚入这行,他有过怨言和愤怒,但现在提起遇到的“奇葩”客户,他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看开一点就好了”。

去年,他给银科大厦的一位女士送包裹,“当时我把包裹亲自送到了收件人手里,但她没有签字。我赶时间也没强行要她签。过了两天之后,她打电话到站点说自己没有收到包裹。她们公司没有监控,问她是什么件,她也不知道,说是朋友寄的。”

方浩非常肯定已经把包裹亲自交到了她的手里,但是这位客户就是不依不饶。

被逼得没有办法,方浩当着客户的面打了110。客户见他报了警便不了了之。

快递员最害怕的就是遇上纠纷,凡是投诉和纠纷快递站点负责人是不会出面解决,谁负责派送谁就负责到底。快递员处理得不好还会有罚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