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高端制造业回归美国,低端在东南亚,中国剩下什么

自从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的经济大国的重要经济策略看,主要大国都开始反思制造业政策,反思“后工业化”的思维,重视制造业成了后危机时代经济大国争夺全球新的经济战略制高点的关键。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生的总统,他的竞选纲领中更多的是打制造业的牌。这主要是为了迎合美国国内蓝领阶层对美国制造业外流的不满以及出现的美国实体经济与金融服务业之间严重的“断层线”的担忧。

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在金融危机之后大力推行“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为了强调制造业的重要性。从回归美国的企业数量看,2010年仅有16家,2011年为64家,2013年有210家,2014年有300多家,逐年增长。当年奥巴马强调 “再工业化”,目的是为了保持美国在全球制造业竞争方面的领先地位,并为新一轮产业革命进行充分的准备。

美国人从来没有放弃制造业,美国制造业一直是美国国民经济强有力的支柱,2005年之前,制造业一直都在美国的GDP中占有最高的百分比。如果看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美国作为全球制造业数一数二的强国,占据了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很多高端。在美国的产业部门中,制造业所占比重一直在所有行业里排第一,没有其他产业可以取代它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没有坚实的制造业基础,服务业和金融业将崩溃。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制造能力,它也不可能会有创新能力。

笔者认为,全球制造业的多中心化是一个难以改变的事实,制造业的供应链和产业生态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项短期内难以改变的“产业公地”。中国担心的不是特朗普的政策,也不是东南亚等国家的成本优势,而是对制造业在一个国家经济竞争力中的核心地位的认识,是对制造业竞争环境恶化的漠视。未来决定一个国家经济版图和竞争力的,仍然是制造业。

国际形势资讯,再论中国经济未来。天王揽金老师对发售、股票、大宗商品白银、天然气、沥青等投资理财有兴趣却无从下手或者已经在接触却并不理想的朋友,或者手上有套单、锁单的朋友,可与本人交流,获取每日投资获利资讯、行情走势分析,交易策略指导。想联系本人的朋友,添加天王揽金老师交流指导wei鑫yhb9471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