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魔篼往事】女人的贴心首饰盒

文字丨『誰最中國』编辑部图片丨来自网络

箱,从竹,相声。

《文选.潘岳射雉赋》注:“凡竹器,箱方而密,笼员而疏”

可见,箱本是一种方而密实的器具。

因这幽密,箱子又多了一份别样的风情。

箱子外是一方天地,箱子内又是另一重世界。

古时男女成亲,有三书六礼,男方去有聘礼,女方来有嫁妆,其中都少不了置物的箱子。《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自陈出嫁场景,便有“箱帘六七十,绿碧青丝绳”的盛况。

在夫权时代,箱子是一种隐喻,是女子身份无言的表征。十里红妆,之子于归,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从闺阁中走出的女子,褪去少女的稚气,带着相守一生的期盼,忐忑不安地,走向她的良人,完成身份的转换,成为宜家宜室的新妇。箱子,便是这沉沉期盼的寓所,箱有几层,心事便折几层。

江南地区曾流传过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大户人家若是生女婴,便着人在庭中栽种香樟一棵,待女儿出闺之时,香樟也已是

华盖亭亭。女儿出嫁,这株同岁的香樟被做成两个大箱子,在里面放入丝绸,便成了最好的陪嫁。因为丝绸谐音厮守,两箱丝绸,便是两厢厮守

初次听到这个传说时,满心满眼都是惊艳。古人何其浪漫,两个箱子也能蔓生出这许多深情来。我们姑且不去考证这个传说的真假,只凭这两厢厮守的美丽意象,也能窥见中国女人藏在箱子中丝丝缕缕的情愫。中国女人的箱子不仅仅只是一个置物的器具,更藏着一个瑰丽生动的世界。

无论古今,女人与衣服都是最亲密的情侣。衣服了解女人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波澜。

张爱玲曾经说过,对于不会说话的人来说,衣服就是一种语言,随身携带的袖珍戏剧。在张看来,个人是住在个人的衣服里的。衣服是装载的容器,内里装载的是想要表达的灵魂。

对于习惯温良恭俭让的中国女人来说,衣服确实是最好的语言。

春有百花,秋有皓月,浪漫的中国女人将绮旎藏在心上,置于箱中。盛唐鲜妍惹花妒的石榴裙,明朝色如月华的月华裙,民国时期颠倒众生的旗袍,都是中国女人精心准备的一出出戏曲。

《海上花》一书中,从长三书寓到花烟间,弄堂巷子里的女人与衣服的关系更是密切。侯孝贤导演将小说搬上银幕后,在光影之间,女人的心事也变得更加幽密。黄翠凤为自己赎身的时候,鸨母清点财物。堂上一字码开的木箱内,丝帛布匹,旗袍长衫,是一堂打开的风情。

在远去的年代里,中国女人对于美最直观的表述便是衣服。张爱玲、陆小曼都是衣服的忠实拥趸者。在她们的箱子里,一袭旗袍,都浓缩着生命的华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