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到三年换了三任 CEO,万达做电商怎么就找不到感觉?

战略不清晰,思路不明确,而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整体上市的目标,要从何谈起?

已经是第三任了。

周二,万达电商CEO李进岭离职的消息被很多媒体报了出来,他是在2016年2月入职的。

没太多人感到意外,因为 2012 年万达宣布做电商业务以来,几乎每年开掉一个电商 CEO。

在回应外界对于的消息时,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他们从来没有为这个岗位开出过高达 800 万的年薪;更重要的是,电商目前只是网络集团的一块子业务,而且“万达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做电商”。

原万达电商业务部门负责人李进岭

且不论这个表态,是否与万达自己几年前相违背,光是从三年委任三位 CEO、“腾百万”聚首又散伙、以及先后失败的“万汇网”、“飞凡网”这几件事中,就能看出他们在电商业务发展思路上的举棋不定,或者说是手足无措。

而现在,这些矛盾被放入了名为“飞凡”的万达网络架构中,要在市场上寻找新一轮的热钱:按照王健林在万达 2017 年,飞凡今年要完成 A 轮 100 亿元募资,2018 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 年利润过百亿,实现整体上市。

在中国的电商市场内部都已经消化了几轮概念、进行转型之后,万达的这些做法更是显得有点笨拙、对市场概念的跟进也有点后知后觉,却又似乎带着一种盲目的自信、以及拼命想把事情做成的执念。

但如你所见,万达的这把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而且几乎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这样的失败现状承担责任。

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万达在做电商,或者说更大一点的“互联网”概念时,为什么总是摸不准那个正确的方向?以及,王健林想要的那个“实体+互联网”的全新商业模式,到底说的又是什么?

三年三任 CEO,万达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样的人才么?

李进岭的背景资料,看上去就像是万达会喜欢的那种职业经理人:第一份工作在快消行业的“黄埔军校”宝洁,此后又辗转摩托罗拉、百事可乐、艺龙旅行网、芒果网等多家公司,有大公司背景,也有互联网经验。

而在他之前担任这个岗位的龚义涛、董策,职业背景也都不差:

龚义涛曾是 Google 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按照,当时来到万达后,他花了两年时间从零开始,完成了整个 O2O 业务策略的制定、以及“万汇网”后台架构的搭建;

董策则是奢侈品电商“佳品网”的联合创始人,时,正逢“腾百万”宣布合作,因此重新着手研发新电商平台“飞凡网”、并推进电商会员体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