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白重恩:企业税费负担重主因在五险一金,建议政府资产支持社保

导读

“如果我们仅看税,从国际比较的角度来看,由财政部门收的税并不算那么高,负担重的那一部分是社保缴费。”

在2月15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白重恩做了上述发言。

白重恩在现场提到了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其中在税负的维度,中国排第131位,综合排名是78名,而在12年这个排名是122位。

根据数据对比分析,中国社保缴费占企业盈利的比重非常高,而其他的税,如果不考虑增值税,其实并不是那么高。如果把增值税算进去的话,中国其他的税的负担大概是38%。“从国际比较的角度来看,负担重的那一部分是社保缴费。”白重恩说。

白重恩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做很多政府主导的投资,也可以用政府的财力去降低税费,这也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如果我们加强对资产负债表的考核,加强对投资绩效的考核,是可以加强政府资产管理,可以适当减少投资的冲动。同时用政府的资产来支持社会保障,就可以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从而降低企业的负担。”

今年年会的组织者叫我讲“经济动力”,“动力”是一个很大的范畴。我想讲一个方面——从财政的角度看经济增长的新动力。首先分享一下我对经济的看法,投资可以简单分成两类,一类叫政府主导的投资,一类是市场主导的投资。这两类投资在经济运行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处理的不好,可能会陷入一个陷阱。

这个陷阱的机理就是,当经济有下行压力的时候,为了保增长,我们就要做财政刺激,当然,最得心应手的就是财政刺激,做政府驱动的投资。当政府驱动的投资增加了以后,就会占用比较多的资源,使得要素价格上升,进而使得企业的盈利能力降低,挤出市场主导的投资。也就是说,当政府驱动的投资多了后,就会影响整体效率,造成整体效率下降。如果整体效率下降,就会带来经济下行进一步的压力,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比如投资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是高度相关的,比如全社会的资本回报率是在下降的,再比如全社会的全要素生产率在78年到07年之间,平均每年以3.34%增长,带来GDP6.68%的增长。还有一个更加微观层面的证据,我们企业的投资回报率的分化程度在08年之前是在下降的,08年之后又升上去了。

为什么我们会进入这样一个循环?主要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之前的做法可能是行之有效的,当基础设施短缺的时候,是需要政府来做投资的。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企业的运行成本和贸易成本也会比较高。但现在情况改变了,投资到基础设施的回报越来越低,刚才我说的这个恶性循环就可能会发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