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没有谁可以一直年轻 | 牵着的手究竟有着怎样的肌理与指纹

把世界变成你的游乐场

哈喽,艾瑞巴蒂,我是你们的米娅同学

▷◁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维希,她是个迷人的姑娘,有着精致的妆容,轻熟妩媚的打扮。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是似乎做任何事情都不晚的大好年华。

在常人的审美惯性里,越是极端的对比就越是给人以视觉及心灵的冲击。就比如此刻的维希。一袭修身的红色连衣裙,让人看着就担心会陷在砖缝中的细高跟,似乎是刚做了造型的头发随着半低的脑袋颓废又凌乱地垂下,本该看不出瑕疵的妆容被淹没在发丝与掩面的双手之后。

终于结束加班的行人脚步匆匆却也还是会忍不住回望一眼这位颓然地坐在路边花坛上啜泣出声的女孩。不需要多费力也猜得出又是一位还没走出失恋阴影的年轻人,说不定还是在盛装打扮惊喜赴约的心境下被狠狠地“甩了一耳光”,这种打击无疑是避开了肉体去凌虐灵魂来的。

她此刻没有站在桥梁之上红裙飘飘,没有把自己丢在喧闹的酒吧里酩酊大醉,而只是蹲坐在路边,不禁有些滑稽地被路人贴上了理智的标签。狗血的肥皂剧到底荼毒了多少人?如果这都算理智,那么那些失恋之后安静看剧,缩进被子里企图昏睡的人是不是该被叫做没有七情六欲的硬石头。

即便不理智倒也没有什么不对,旁人永远无法真正的理解一个失恋之人到底在经受怎样的痛楚,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们无法真正理解失恋之人到底有没有在经历痛楚。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的感同身受,感同身受不过是一种美好的动向与期望,却是无法被完全做到的。不同的心境与阅历将造就不同的面对及处理方式,旁若无人的大哭,这个,便是维希的处理方式而已。

充满善意的陌生路人在心里说着愿上帝保佑这个可怜的姑娘,也许上帝就是这么的善解人意。一周之后,维希亲昵地挽着一块儿小鲜肉的胳膊,依然精致又迷人。他们和其他刚刚陷入热恋的情侣一般无二,时时刻刻有着说不完的废话,啊不,是情话。两人就这样走向了那晚的花坛,路过时,维希似是自嘲又似是暗讽地说着,“你看就是这个花坛,我和他分手那天竟然还坐在这里哭了好久。”

维希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痊愈、翻篇、新生的全部过程,这种现象似乎成了一些年轻一代的生活中一定意义上的常态。因为常见,所以见怪不怪。

有人说,是因为不爱。维希并没有真正的爱着她的前男友,所有的哭泣和颓然不过是因为遇人不淑的委屈与愤懑,后来另遇新欢,那还有什么是揭不过去的呢。有人说,是因为深爱。维希深爱着她的前男友,自始至终都从未真正的走出过,她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借来新酒浇旧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