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古代贤伉俪:举案齐眉文物图说

《高士图》

作者:卫贤

绘画年代:五代·南唐

保存地点:北京故宫博物院

▲卫贤《高士图》局部

全图请见文末

举案齐眉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有人将其称为“古人眼中最好的爱情”,描绘梁鸿、孟光夫妻举案齐眉最著名的绘画作品,是五代卫贤的《高士图》。

《后汉书·梁鸿传》载,梁鸿个性十足,年少时“家贫而尚节介,博览无不通”,太学毕业后却选择去上林苑中牧猪;“误遗火,延及它舍”,索性把自己赔给对方为佣;有钱有势的家族“慕其高节,多欲女之”,他却迎娶“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年至三十尚未出嫁的孟氏为妻。梁鸿博学淡泊名利,可能与他幼时遭逢新莽覆灭的离乱有关,加之他不屑汉儒皓首穷经的注经方式,宁可去牧猪。如此霁月光风的人,想必也不是“颜控”,孟光愿与他同甘共苦隐居山林,难怪他大呼“此真梁鸿妻也”。

夫妇俩为避盛名而隐居,离开关中,一路向东。路过都城洛阳时,梁鸿忍不住作了首《五噫之歌》,讽刺东汉立国不久便劳民伤财,估计还发了很多其它牢骚,把被史书称为“长者”(虽然这位长者只活了31岁)的东汉最宽厚的皇帝汉章帝惹毛了,下令抓捕他,于是夫妻二人改名换姓,先逃到齐、鲁之间,最后落脚到天高皇帝远的吴中。

举案齐眉的故事就发生在吴中。梁鸿夫妇来到吴中之后,无以为生,只好依附于豪门皋伯通,居住在皋伯通家的“庑下”,为主人“赁舂”。这是梁鸿第二次在别人家当佣人,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位“知心爱人”,“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卫贤《高士图》中描绘的,就是“举案齐眉”的场景。

▲卫贤《高士图》细部

卫贤是南唐最杰出的画家,被称作唐以来的第一能手,深得后主李煜的欢心。这幅画的艺术造诣前贤多有论述,在此无须置喙多言。如果从文献与图像相映照的角度来说的话,倒还有一些可说之处。

杨泓先生指出卫贤画中描绘的梁鸿坐于一张高足大床之上,居高临下,身前又置一几,孟光跪在床前捧举盛有饭食的盘,额头仅能与几面平行,这是卫贤按照五代时人的生活情景所绘,而汉代的实际情况则是“席地起居,多坐于席上,即使设床榻等坐具,也都是低矮的,基本与席地起居相差无几。因坐于席上或在矮床前,把案举到眉际相当容易。”

▲汉代宴饮画像砖,成都市郊出土。汉代人席地而坐,实行分食制,吃饭的时候,每人的面前都放着案,案上有盘、卮、耳杯、筷子勺子之类的餐具。

孟光举的就是这样的案。

从建筑上看,举案齐眉的故事实际发生在皋伯通家的“庑下”。庑与廊经常连用,在建筑群中,廊与庑的位置相近但是功能不同,“廊”是开敞的,强调的是“朗”,而庑是有墙有门的。《汉书·循吏·召信臣传》:“大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燃蕴火,待(恃)温气乃生”,“屋庑”为保暖自然需设门墙。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的225窟南壁龛顶阿弥陀经变中的佛寺,大殿以庑与前方两侧的两座阁楼相连,庑设板门,门上有明显的门钉和铺首,描绘的形象是庑而不是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