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古代贤伉俪:举案齐眉文物图说

考古汇
2017-02-14
+关注

《高士图》

作者:卫贤

绘画年代:五代·南唐

保存地点:北京故宫博物院

▲卫贤《高士图》局部

全图请见文末

举案齐眉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有人将其称为“古人眼中最好的爱情”,描绘梁鸿、孟光夫妻举案齐眉最著名的绘画作品,是五代卫贤的《高士图》。

《后汉书·梁鸿传》载,梁鸿个性十足,年少时“家贫而尚节介,博览无不通”,太学毕业后却选择去上林苑中牧猪;“误遗火,延及它舍”,索性把自己赔给对方为佣;有钱有势的家族“慕其高节,多欲女之”,他却迎娶“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年至三十尚未出嫁的孟氏为妻。梁鸿博学淡泊名利,可能与他幼时遭逢新莽覆灭的离乱有关,加之他不屑汉儒皓首穷经的注经方式,宁可去牧猪。如此霁月光风的人,想必也不是“颜控”,孟光愿与他同甘共苦隐居山林,难怪他大呼“此真梁鸿妻也”。

夫妇俩为避盛名而隐居,离开关中,一路向东。路过都城洛阳时,梁鸿忍不住作了首《五噫之歌》,讽刺东汉立国不久便劳民伤财,估计还发了很多其它牢骚,把被史书称为“长者”(虽然这位长者只活了31岁)的东汉最宽厚的皇帝汉章帝惹毛了,下令抓捕他,于是夫妻二人改名换姓,先逃到齐、鲁之间,最后落脚到天高皇帝远的吴中。

展开剩余75%

举案齐眉的故事就发生在吴中。梁鸿夫妇来到吴中之后,无以为生,只好依附于豪门皋伯通,居住在皋伯通家的“庑下”,为主人“赁舂”。这是梁鸿第二次在别人家当佣人,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位“知心爱人”,“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卫贤《高士图》中描绘的,就是“举案齐眉”的场景。

▲卫贤《高士图》细部

卫贤是南唐最杰出的画家,被称作唐以来的第一能手,深得后主李煜的欢心。这幅画的艺术造诣前贤多有论述,在此无须置喙多言。如果从文献与图像相映照的角度来说的话,倒还有一些可说之处。

杨泓先生指出卫贤画中描绘的梁鸿坐于一张高足大床之上,居高临下,身前又置一几,孟光跪在床前捧举盛有饭食的盘,额头仅能与几面平行,这是卫贤按照五代时人的生活情景所绘,而汉代的实际情况则是“席地起居,多坐于席上,即使设床榻等坐具,也都是低矮的,基本与席地起居相差无几。因坐于席上或在矮床前,把案举到眉际相当容易。”

▲汉代宴饮画像砖,成都市郊出土。汉代人席地而坐,实行分食制,吃饭的时候,每人的面前都放着案,案上有盘、卮、耳杯、筷子勺子之类的餐具。

孟光举的就是这样的案。

从建筑上看,举案齐眉的故事实际发生在皋伯通家的“庑下”。庑与廊经常连用,在建筑群中,廊与庑的位置相近但是功能不同,“廊”是开敞的,强调的是“朗”,而庑是有墙有门的。《汉书·循吏·召信臣传》:“大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燃蕴火,待(恃)温气乃生”,“屋庑”为保暖自然需设门墙。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的225窟南壁龛顶阿弥陀经变中的佛寺,大殿以庑与前方两侧的两座阁楼相连,庑设板门,门上有明显的门钉和铺首,描绘的形象是庑而不是廊。

▲莫高窟225窟壁画中的庑。下图为对建筑的复原线描,

取自萧默《敦煌建筑研究》。

同样,“举案齐眉”的故事发生在庑下而不能是廊下。夫妻日常生活的地方自然要能够遮风避雨,居于“庑下”,表明了他们作为帮佣的地位,因此,《高士图》中的建筑的“透视装”只能是艺术的表现。

我相信举案齐眉的佳话,但并不觉得这就是古人眼中最好的爱情,在寄人篱下的生活状态下,举案表示的不仅仅是一种对丈夫的尊重,也是对共同理想的执着,由此迎来的是别人的敬重,“伯通察而异之,曰:‘彼佣以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乃方舍之于家。鸿潜闭著书十余篇。”

卫贤的《高士图》原是六扇屏风画中的一幅(另五幅分别绘黔娄、楚狂、老莱子、王仲孺、于陵子),宋徽宗宣和年间被装裱成了手卷,从它原为屏风画看,这些高士图的目的是希望为观者树立学习的榜样,而非着重于表现小夫妻的美好爱情。

那么,古人理想中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赵孟頫的夫人管道升有一首《我侬词》,也许是最好的答案:“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这才应该是理想中的夫妻。爱情是灵与肉的交融,真正的夫妻,既能在患难的时候相敬如宾,也会在日常的生活里相昵如亲。

“编者案”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最好的爱情究竟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你侬我侬”?还是如木棉与橡树,并肩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也许,毋须标准定义。

对每个人来说,最好的爱情是遇上对的人。即使生活困苦,仍欣赏并敬重丈夫、愿为之举案的孟光,实为“家贫而尚节介”的梁鸿的最佳配偶,夫妇志趣相投,外人瞧着古怪,彼此眼中却只有可爱。而终能如愿嫁给宝哥哥的薛宝钗,却难免于“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梁鸿孟光夫妇举案齐眉的情景复原。绘画:武学奇才桂大富

《高士图》全图

(文章来源:源流运动 《一物Vol.14|举案齐眉》)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