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回味民国丨 最暖心的情话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似乎再也没有一个时代,能像民国那样滋生出让天地动容或与草木同朽的爱情了。民国才子配佳人的爱情令人赞羡,浪漫的邂逅,携手共度一生固然美好,倘若在途中一方的离别,另一方也不必忧伤,温柔地说声再见。

胡适与江冬秀

1917年,胡适在安徽绩溪迎娶“小脚夫人”江东秀,震惊了北京文化界,陈独秀拍着桌子叫他离婚。

胡适后来成为北大校长后,对此事颇多自嘲,还提出了著名的“新三从四德”

太太外出要跟从,太太的话要听从,太太讲错要盲从;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发怒要忍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花钱要舍得。

林徽因与梁思成

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爱情故事众人皆知,她一生中遇到的男人都不是凡夫俗子,且都和这位大才女有着某种程度的志同道合。

她和徐志摩分享的是诗意,和金岳霖交流的是学术,和梁思成一生的话题,是谈不完的建筑艺术。

后来在北平,当梁思成问林徽因:

“为什么是我?”

林徽因则俏皮地说:

“我会用一生来回答,你准备好了吗?”

冰心与吴文藻

冰心与吴文藻,一位是蜚声文坛的才女,一位是享誉学界的巨子。

这对学者爱侣,在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他们携手扶掖,互慰互勉,相濡以沫。

无论是花好月圆,抑或是荆棘遍地,他们生死相依,两颗心充分地享受着琴瑟和鸣之音,共同守望着忠贞而精诚的爱情。

在回到燕京大学教书之前,冰心写下了她生平难得一见的爱情诗篇

躲开相思,

披上裘儿

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

小径里明月相窥,

枯枝———

在雪地上

又纵横的写遍了相思。

吴文藻对此的回应则是一封呈报给冰心父母的求婚信:

爱了一个人,即永久不改变……

我自知德薄能鲜,原不该钟情于令爱。

可是爱美是人之常情。

我心眼的视线,早已被她的人格的美所吸引。

我激发的心灵,早已向她的精神的美求寄托……

我由佩服而恋慕,由恋慕而挚爱,由挚爱而求婚,这其间却是满蕴着真诚。

杨绛与钱锺书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杨绛与钱钟书是天造地设的绝配。

胡河清曾赞叹:“钱锺书、杨绛伉俪,可说是当代文学中的一双名剑。钱锺书如英气流动之雄剑,常常出匣自鸣,语惊天下;杨绛则如青光含藏之雌剑,大智若愚,不显刀刃。”

在这样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两人过着“琴瑟和弦,鸾凤和鸣”的围城生活。

在《围城》成功问世之后,钱钟书亲自作序:

这本书整整写了两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