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一种附庸风雅,叫做诗词大会

二十四史赏析_wtg1
2017-02-12
+关注

中国诗词大会火了,十六岁的少女武亦姝火了,靠着背诵一些古典诗词外加青春靓丽的外表而一夜走红、备受推崇,也许充分满足了看客们意淫中的才女加美女想象。在这个经济一蹶不起、萎靡不振的时代,在这个光怪陆离、悲风骤起的时代,武亦姝的小清新、诗词大会的貌似风雅似乎能给人们一些鸵鸟式的慰籍。

将只适合三五知己独赏、吟咏的古典诗词办成万人云集、千人点赞的诗词大会大概只有这个奇葩的时代才会如此。中国古典诗词一直是用来寄托个人感情或者讽刺时代的,而不是用来做赞歌或者邀赞赏的。《尚书·尧典》说“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庄子·天下篇》说“诗以道志”。

自从孔子提出“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中国诗词就确定了含蓄蕴藉不张狂的基调。温柔敦厚、内敛丰富、冲和中正的美学思想不仅成就了古典诗词之美,也成就了古典音乐、书画、园林的独特魅力,这与西方古典艺术的大开大合、荡气回肠、奔放自由的审美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以说,中国古典诗词是小夜曲,不是大合唱。是一二野老之负喧,是三五知己之激赏,最多是十个、二十个诗友的雅集,唯独不是“千万人吾往矣”的“盛世”大会。中国古典诗词适合“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意境;或者如蒋捷所说“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展开剩余78%

即使是古典诗词的雅集或诗会,也是以创作诗词为主,而不是背诵诗词。历史上比较有名的诗词集会有邺城雅集、兰亭雅集、香山雅集、滕王阁集会、清朝时期扬州集会等。

三国鼎立格局形成后,曹氏父子以魏都邺城为中心,经常云集宴游,诗酒竟豪。曹丕曾回忆当时的盛况:“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后人则评价说“诗酒唱和领群雄,文人雅集开风气”。

东晋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书法家王羲之邀请当时的名士谢安、孙绰、许询、支遁等十余人到绍兴城外的兰亭修禊,组织“曲水流觞”活动,并各赋诗二首。王羲之更是将已成诗编为一辑,并写出序文,即是举世闻名的《兰亭集序》。

白居易晚年隐居洛阳香山,与洛阳八位长者结为九老会,隐山遁水,参禅吟诗,《香山雅集》由此而来。“空门寂静老夫闲,伴鸟随云往复还。家酿满瓶书满架,半移生计入香山。”是香山雅集的最好写照。

《红楼梦》里的四次诗会将古典诗词雅集做了最生动的描述,在大观园里,春有林黛玉发起的“桃花社”,夏有探春发起的“海棠”、林黛玉发起的“柳絮社”,秋有湘云发起的“菊花社”,冬有李纨发起的“赏雪社”。大观园的女儿们一个个锦心绣口、文采风流,“创作”出一首首妙趣横生的诗词,并进行品评论定,更加赋予了大观园人间仙境的无限魅力。

中国古典诗词不仅强调含蓄蕴藉,更强调“悲愤出诗人”,信奉“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

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幽芳自赏、孤愤自悲的诗词才最能打动人心,才最受推崇,也才最具永恒的魅力。或沉雄,或悲艳,或哀矜,或清愁,都只适合小群体内的吟唱、回味,而不适合赶集式的背诵大会。

陶渊明青年时期也曾写下“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并不被诗家所看好。慨然退隐之后,他直抒胸臆,所写诗歌句句直抵人心,《归去来兮》、《饮酒二十首》等都是典型代表。如“栖栖失群鸟,日暮优独飞;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

因植孤生松,敛翮谣来归。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这样的诗歌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者山水清嘉之地,才能读出那种清新隽永的味道,才能触动自己久违的心弦,这岂是“刘姥姥们”赶集所能领悟的。

杜甫一生潦倒、颠沛流离、仕途蹭蹬,但他没有囿于个人的政治得失和生活苦难,而是推己及人,为国忧患。自家茅屋为秋风所破,一般人大概会自叹倒霉,他却能上升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境界。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三吏》、《三别》中的悲苦怜悯诗句,都只有深切关注时代和国家命运的人才能体悟出韵味来,一群群搔首弄姿的女子能背诵出什么感觉?

李煜前期的诗词作品,大多瑰丽柔媚,尽述宫闱之乐、闺房之趣,如《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可谓俗不可耐,没有一首经典之作。

南唐亡国之后,李煜词风为之一大变,如王国维所说“改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所做诗词题材广阔,含意深沉,沉郁哀婉,《破阵子》、《虞美人》、《浪淘沙》等都成为千古绝唱。“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等等,都只适合阅尽沧桑的人独自品味感叹,而不适合哗众取宠式的背诵。

在信息搜索、知识检索极其便利的当今时代,人们欠缺的不会是诗词知识,而是鉴赏诗词的能力,平仄有致的审美能力,甚至是创作诗词的能力。一个人背诵再多诗词,但是不能体味古典诗词的独特魅力,依然只是“邯郸学步”而已,只是“鹦鹉学舌”而已。

更为要命的是,古典诗词中不仅有含蓄蕴藉的自然之美,更隐藏着不少陈腐的儒家“忠孝”思想,不加品鉴的背诵只会让这些思想沉渣“随风潜入夜”,潜移默化的影响年轻一代。

古典诗词不是用来当众背诵的,而是适合独自或者三五知己吟赏的。在喧嚣的诗词大会上背诵那些“温柔敦厚”的诗词,无处不给人一种滑稽之感,无处不给人一种附庸风雅之感。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子不语(微信号:13714982102)

春风能解冻,和煦催耕种

三国演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荐语: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热血三国,谁堪魁首?

诗经

荐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大美诗经,你不来,她怎敢老?

古文观止

荐语: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作者皆殊列,名声岂浪垂。古今佳作,开卷有益!

网友推荐好文

回复“数字关键词”,可看对应热文

【1】“二十四史”,指的是哪24部史书?

【2】《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3】《汉书》:开创“包举一代”的断代史体例

青梅煮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谈古论今!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