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徐州最震撼人心的10条老街,去过5条以上才算徐州人...

指尖徐州mp_cf1
2017-02-11
+关注

或者微博@指尖徐州

采用即发30-100元红包图

业务洽谈:xzlc5188

电话:15695258158

徐州,古称“彭城”,不仅是华东地区的重要门户,且自古便是华夏九州之一,有着6000年的文明史,2600年的建城史。有着大量的文化遗产、名胜古迹和深厚的历史底蕴。

徐州名胜众多,古迹遍地。有不少引人注目、颇具特色的老街,它们忠实地记录着一个城市的兴衰沉浮,承载着一代人的美好回忆。

震撼人心的十条老街

展开剩余95%

最沧桑的街道—大同街

位于徐州市区中心地带,西起彭城路,北至解放路。清代有主管科举考试的察院在其中段(现在的中山堂电影院),所以它原名察院街。但因其东端就是旧城东门之故,又名东门大街。早年当马路初开的时候,是徐州古城中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北伐胜利后,以孙中山的理想世界大同之名代替了察院街。

随着商业的发展,金融业相伴而生。1920年以后,大同街上相继开设了吴汉三的笃生昌、房文宝的万隆永、陈姓的成蚨祥等私人钱庄;公营的有中国、交通、河南农工等银行,一条街上同时汇集了如此多的金融机构,大同街可谓盛极一时。

1930年铺设成简易的柏油路面,这是徐州城出现的第一条柏油路面。那时徐州城一些著名的商店:如经营呢绒、绸布、百货的天成、华丰泰、裕泰祥,以及大餐馆,如致美楼、珍斋、花园饭店等都在这条街上。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道两旁的霓虹灯闪耀着五彩光芒。有的商店更播放着留声机唱片,以广招徕,颇有上海南京路的情调。因而老百姓说它是“小上海”。

1938年5月,大同街遭受日寇飞机轰炸,多年兴盛的店铺变成了一片瓦砾。

大同街的中心是钟鼓楼,这是当年徐州城的最高建筑,现在已成为了市级文物。这座古朴的青砖建筑物如今还静静地屹立在那里,见证着大同街的沧桑变化。

最长寿的老街巷—回龙窝

回龙窝位于彭城路、建国路和青年路的交会处,是典型的闹中取静的地方,它的南面是蜿蜒流淌的奎河。这条纵横交错、总长不足四百米的居民胡同,竟然有着三百多年的历史,是徐州古城真实的写照。虽历经变迁,回龙窝的房屋仍然保留了灰砖青瓦的古老风貌。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想穿过这里,但因回龙窝是个死胡同,无法穿行,乾隆只好顺着原路返回,“回龙窝”因此得名。

令人心动的是,在周遭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包裹中,这里的居民仍保留着淡泊悠然的淳朴民风。清晨、夜晚;日出,月落。带有沧桑岁月的班驳木门缓缓开启、闭合,胡同里的日子水波不惊,一天天的开始、结束……一个个深邃的院落掩映着一个个的故事。

正因为这种境界,这里的老人以长寿出名。八九十岁甚至过百的的老人很普遍。听人介绍,回龙窝长寿老人多,其中水也是重要的因素,回龙窝曾经有很多古井,井水冬暖夏凉,味道甘甜,这里的居民自豪地说:“俺们回龙窝的人就是长寿。”

目前的回龙窝历史街区改造正在进行中,通过整治保护和恢复重建的形式,正着力打造以商务、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历史文化街区。

最感人的老街—中枢街

中枢街西起立德路,东至彭城路。它的西段原来是石牌坊街。因为街上有一座石头建筑的贞洁牌坊而得名。这是当年徐州城内唯一的一座过街牌坊。这条街的东段,旧时原有一个徐州府衙的派出机构,人们叫它二府,因此得名二府街(现百货大楼后,随着彭城广场的建成,已消失)。民国初年有进步人士梁中枢,原为铜山县教育局长。他认为连年军阀混战,人民限于水深火热之中,要挽救危难局势,非振兴教育不可,于是弃官不做,便在现中枢街中山路口原清节堂(清代少年丧夫,无有依靠者得入清节堂,可供吃住之所)内办学。校名为铜山县第一高等小学,自己所得工资亦捐助学校做经费。他日夜操劳,成绩卓著,后因积劳成疾而逝世。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绩,把学校门前的街定名中枢街。

徐州的老街胜迹—户部山

户部山位于徐州中心区,这里是徐州景点的集中地,有回龙窝、戏马台、民俗博物馆、徐州博物馆、云龙山、乾隆行宫。依此而建的步行街,把大批历史遗迹和古建筑群融合到商业步行街中,国内罕有。

户部山是徐州城外最近的制高点。曾有“穷北关,富南关,有钱都住户部山”的俗语。 一些官绅富贾不惜重金在户部山周围择地建宅,中等富户也争相效仿从。从明末至民国初年的几百年间,户部山周围高宅大院密布,民居鳞次栉比。其中,李蟠状元府、崔焘翰林府、郑家大院、余家大院、翟家大院和号称徐州第一楼的李家大楼等最为有名,它们是古城徐州最后的遗存。

山头之顶更有号称“徐州第一名胜”的戏马台,古往今来,吸引了无数仁人志士登临凭吊,刘裕、苏轼、陈师道、贺铸、文天祥、萨都刺等都曾登山怀古,吟诗作赋,你完全能够想到戏马台曾经有过怎样的喧哗。

每到周末、节假日,户部山古玩街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场面很是热闹。各种珠宝玉石、古籍字画让人目不暇接。

一个名副其实的“千古繁华地、徐州不夜城”展现在世人面前,成为徐州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华彩重现的户部山承载着全市人民对彭城鼎立华夏、再现辉煌的美好愿望和执著追求。

最文艺的老街—王陵路

王陵路,东起彭城路,西至永安广场,是徐州一条2000余年历史的文化名街。

汉元三年春,王陵随汉王攻打项羽,在彭城战败。项羽派军到沛县捕获王陵的母亲,想以此招降王陵。王陵的母亲私下送走使者时哭着说:“为老妾语陵,谨事汉王。汉王,长者也,无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使者。”“遂伏剑而死。”,从而了却了王陵的牵挂,使其一心辅佐刘邦。项羽以王陵母亲要挟王陵的计谋落空,勃然大怒,烹煮了王陵的母亲。王陵母亲舍生取义的气节感动了徐州的父老乡亲,徐州的老人们冒着被项羽杀害的危险,让儿子们半夜将王陵母亲的遗体掩埋在徐州城南。

楚汉战争胜利后,相传,王陵自徐州南门匍匐爬行到母墓前泣拜。王陵爬过的这段路,后来也就被称为王陵路。

现今的王陵路,东起彭城南路户部山步行街西门,西到永安广场全长1274米,宽26米,沥青路面。东段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是徐州著名的(海云)电子商业街;中段、西段主要在燕子楼公园北侧绿树成荫,天热的时候常能见到老人在树下喝茶、下棋,这一幕也是成了徐州人记忆的一部分。

最坚贞的革命街—道平路

从少华街南去越过淮海路,有条建国西路,建国西路原名是道平路。1926年,浙军陈仪驻防徐州时曾以自己的字改称“公洽路”,但是群众依然称它为道平路,因为这是另一条纪念革命烈士的道路。

崔道平,徐州邳州人,光绪27年弃笔投戎。在一次密谋刺杀张勋的活动中,不幸事泄被捕。有文章记载,崔道平临刑前,同志们准备在刑场营救,密约崔道平看敌人举枪即倒下诈死,以便乘机“劫走”。但崔道平却大义凛然,面对枪口直立不倒,慷慨赴死。

崔道平就义后,葬于徐州云龙山麓。徐州人为了纪念崔道平,把他居住过的这条路称为“道平路”。

(道平路现已变成建国西路)

今天,这少华街、道平路,已经称为徐州光辉历史的纪念碑!显示了徐州人崇高的革命气节。

最有味道的老街—丰储街

听到丰储街三个字,第一反应就像是来到了徐州的大粮仓。从戏马台站下车,往南走约20米就能看到一条东西走向的巷子,熙熙攘攘的人,大大小小的铺子,热热闹闹的气氛,那就是丰储街。这条东起民主南路、西越奎河南至解放路的街是昔日粮行集中之地,附近睢宁、灵璧、泗洪、泗县的广大农村所产的粮食,均小船装载,沿濉河转奎河而上,运至这些粮行里来待售。北伐胜利后整顿街名时,给它取名丰储街含有“粮丰储满”的祝愿。现如今,虽早已听不到抑扬顿挫的吆喝声,但整条街中纷繁复杂的美食与旺盛的人气,丝毫不会愧对其“丰储”的称号。不管是生鲜、熟食、点心、凉菜、烧烤、汤类、主食……所有的你能想到的美味全部都能在这个大粮仓里找到。从一早起来就能和到的热腾腾丸子汤,到晚上也能吃到的各色美食烧烤夜宵。这绝对是吃货不能错过的一条美味之旅。

最有气节的老街—少华街

少华街原名七星街,因街有四口水井共七个井眼,形如北斗而得名。因这条街是旧县衙所在地,又称县衙门街。

辛亥革命期间的徐州,张勋的盘踞、复辟与独立、镇压与反抗的斗争异常激烈。徐州城一度无驻军,失去控制,匪盗顿起,社会混乱,百姓不安。

1912年7月,王少华被推为铜山代理民政长,维护地方治安,后被张勋部下勒索凌辱,愤而跳楼自杀。此街为纪念王少华更名少华街。

最神秘的街区—老东门

这是徐州最神秘的一座“城中城”,80多年来,民众从未轻易推开他的门扉。

这是徐州最骄傲的一座军事客厅。台儿庄战役、淮海战役指挥部都设在这里,从某种意义上它已是“徐州兵家必争”的最后一块活化石。

1938年5月19日,在日本三十余万精锐数月围攻中,战略重镇徐州沦陷,军事强占之后便是经济掠夺。1939年7月,日本驻徐州领事馆成立,地址就在老东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原日本驻徐领事馆成为国民党警备司令部。解放战争中,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的官邸设在此处。1955年3月,抗美援朝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8军的指挥机关驻进这个院子。1975年,送走了68军,迎来了46军;1978年送走了46军,迎来了12集团军。70余年,这里的碉堡、小楼、片瓦,见证了历史风云中的徐州战事。

老东门的开发,创造性地利用了原有建筑,融合了青砖、红砖、石材、钢构和玻璃等时尚元素,为古老的院落注入新的生命力。

最令人怀念的老街—花鸟市场

此处位于建国东路快哉亭公园城墙外,东起开明街、西至奎河桥,东西长约600米,南从建国东路第一排楼后、北至公园城墙,南北宽约65米。

官方称呼这里是“彭城文化市场”。在坊间,百姓称之为“花鸟市场”,或者“建国路花鸟市场”。虽然名为花鸟市场,但是这里俨然就是北京的潘家园。在徐州老百姓的心里,这里是比“文化城”还“文化城”的地方。妃子的脸盆、王爷的奶嘴、格格的裹脚布……啥都能见到。

这里埋藏着徐州人的记忆。如果没有这个市场,年轻的我们也许没有机会看到那些精美的明式家具、精妙的鼻烟壶和金漆斑驳的怀表。我们从一间店面到另一间店面,从一个摊子到另一个摊子地看过去,彼此都静静地不作声,雅致的心境如同一尊古瓷花瓶一样怕被打破,偶尔也会低声耳语几句,在行或不在行地讨论一番,用心品味那份浓郁的古韵风情。

每当去徐州站,即使背着重重的行李,也要过去看一看,记得那是我最后一次去,临走前刚好下起了鹅毛大雪,市场内人头攒动好不热闹,真是浪漫满怀。

文章转自徐州大汉网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