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关于沈括(1)为什么首先该是个历史学家

最近有一种使命感,即把沈括作为一个主题来研究。

起因可能是看胡道静的《梦溪笔谈校正》,是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胡道静诞辰百年纪念版。原来是以看看胡的学问的角度去读这本书的,确实胡做学问的功夫很好,校注非常详细,钩沉出新,大大增加了阅读《梦溪笔谈》的乐趣。也正是在这一次的阅读过程中,突然发现我以前错过了沈括。

年轻的时候把《梦溪笔谈》当作闲书看掉的。它提供了我许多故事,作为一个理工男可以运用的谈资十分合格。比如这一则:

山阳有一女巫,其神极灵。予伯氏尝召问之,凡人间物,虽在千里之外,问之皆能言。乃至人中心萌一意,已能知之。坐客方弈棋,试数白黑棋握手中,问其数,莫不符合。更漫取一把棋,不数而问之,是亦不能知数。盖人心所知者,彼则知之;心所无,则莫能知。如季咸之见壶子,大耳三藏观忠国师也。又问以巾箧中物,皆能悉数。时伯氏有《金刚经》百册,盛一大箧中,指以问之:“其中何物?”则曰:“空箧也。”伯氏乃发以示之,曰:“此有百册佛经,安得曰空箧?”鬼良久又曰:“空箧耳,安得欺我!”此所谓文字相空,因真心以显非相,宜其鬼神所不能窥也。

现代的我们很少有机会能够这样测试一个女巫了,对吧?这种实验报告无论其准确度如何,相信大家都会是津津乐道的。当聊天的时候有人谈灵异事件,这则故事往往可以增趣不少。再如这一则:

濠州定远县一弓手,善用矛,远近皆伏其能。有一偷亦善击刺,常蔑视官军,唯与此弓手不相下,曰:“见必与之决生死。”一日,弓手者因事至村步,适值偷在市饮酒,势不可避,遂曳矛而斗,观者如堵墙。久之,各未能进。弓手者谓偷曰:“尉至矣。我与尔皆健者,汝敢与我尉马前决生死乎?”偷曰:“喏。”弓手应声刺之,一举而毙,盖乘其隙也。又有人曾遇强寇斗,矛刃方接,寇先含水满口,忽噀其面,其人愕然,刃已透胸。后有一壮士复与寇遇,已先知噀水之事,寇复用之,水才出口,矛已洞颈。盖已陈刍狗,其机已泄,恃胜失备,反受其害。

看过这种描写后,再看武打小说,一个武侠小说小说家的各种说法就会显得异常苍白。小说家闭门造车,会构思出一个人一手拳一手掌地打过去却在半途掌变拳拳变掌啊什么的高深招数。这些种种歪门的武功招式再神奇,或者其名称再神奇,我们却可以肯定,在现实高手的过招中都不会比得上沈括找到的“隙”的作用。过招者必须制造和利用隙,以及反利用对方造隙时候的隙。两个武林高手对峙着却不出手,正是在互相等待对方因为动手而产生的破绽,不是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