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春秋 | “卧薪尝胆”,吴越争霸背后的历史

作者:张经纬

天生吴越

越国是春秋时代最后登场的一个国家。《越绝书》说,“越伐疆吴,尊事周室,行霸琅邪,……率道诸侯,贵其始微,终能以霸”,概括了越国的主要事迹。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越国。

在街闾巷陌,戏曲舞台上,还有另一个越国。这个越国由西施美奂、范蠡诡谲、越王坚忍、吴王误国等颇富传奇色彩的故事组成,留下“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兔死狗烹”等至今耳熟能详的成语。这个越国非常精彩,有挥舞宝剑的“越女”,有伐木如山的“木客”,天生笼罩着一种江南的氤氲,遮住了越国的过往。

越国仿佛一颗耀眼流星,划过“春秋”最后的夜空,又瞬间殒没,和另一个转瞬即逝的吴国交织在一起。越国和吴国的羁绊很有规律,先是越国攻吴,接着吴国伐越。先后“称霸”,又迅速消亡。唯一的不同是,越王勾践被困时,向吴王献出“美女、宝器”,这位早期文献中没有出现姓名的“美女”给后来“西施”的出现创造了文学空间,帮助越国伐吴成功,最终灭吴。从人口到疆域覆盖了吴国的版图,就像西施和夫差故事所隐喻的那样,最后在浙北、苏南融合成一个整体——吴越。

当我们走出西施和夫差的温柔乡里,告别伍子胥与伯嚭一忠一奸的戏曲脸谱,或者越王勾践只能共辱而不能同荣的道德训诫,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疑问:越国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

西施浣纱(水墨画),吴山明绘。

没有“西施”的吴越之争

较晚出现的《越绝书》等著作共同塑造了“吴强越弱”的早期印象,借此衬托勾践隐忍复仇的“大逆转”剧情。戏剧效果是好的,给后人的误导却是巨大的。

吴国核心位于太湖平原的东侧,越国则据有钱塘江以南的绍兴-宁波平原,属于一衣带水的近邻。吴、越之间的第一次联系,就是以一次争端开始的。《吴越春秋•阖闾内传》提到,吴王阖闾以“越不从伐楚,南伐越”,吴国打赢了这次位于“槜里”(浙江嘉兴)的战役。没多久,越王勾践又和吴国在槜里打了一仗,《左传》还是记录为“吴伐越”。这一战中,阖闾被越人砍中脚趾,伤重死了。接下去就是所有吴越传说都要演绎的,吴王夫差围困勾践于绍兴,为父报仇的事情。

浙江桐乡“古吴越讲解”碑

即使围住了越国,《国语•越语》提到,勾践派越国大夫文种去游说夫差,给出了一硬一软两个假设,如果要和越国硬碰,越国“有带甲五千人将以致死”,两败俱伤还不好说;如果解围,越国也能提供“带甲万人事君也”,供吴国驱策。在文种开出的条件面前,夫差只好撤兵了——没有“西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