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桑弘羊 干的漂亮 汉武底定帝国千年基本经济模式 2

龙旗天下之大政商道
2017-02-10
+关注

本文原创作者 天机龙韬

帝国:强盛与衰弱之间

——中国历史的启示

之七、桑弘羊,干的漂亮!(承前预后,奠定帝国经济长久格局,汉武帝新经济政策解析。)

「于赫圣祖,龙飞晋阳,底定万国,奄有四方。功格上下,道冠农黄。」——《旧唐书•音乐志三》

(二)盐和铁,桑弘羊运筹战争资源

【本篇导读:从汉文汉景两帝演绎"文景之治"时期的完全私有制(货币也是私人铸造的)或说是充分自由市场主义到汉武大帝的"盐铁官营"和货币国铸,很多那时代的人以及我们这时代的人不习惯啊。汉代不习惯以至于定性汉武帝桑弘羊的新经济政策是"与民争利"从而咒骂不停的,是本来就道德本源理想主义色彩的部分儒家士人,例如史上著名的汉昭帝时霍光主持的那场"盐铁会议"上 与桑弘羊对垒的"贤良文学"们,很多年以后,我经过深入研究才明白了他们其实本来就是大地主大商贾的代言;今人咒骂他开创了"该死的国企"先河的,是充分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西方学术战士们,他们不是代言,学的就是这些,不拼命推销还怎么活呀?

展开剩余94%

然而,无论如何穿越古今地咒骂,国营经济却是自商鞅变法(国有经济开端)以及秦汉立制(国有经济确立)的"汉民族中华"挥之不去的传承;这之后,我们将看到,商鞅变法自然这是整体私有经济中的部分领域的国有,恐怕再过100年,我还得重复说这样的话。

此刻,我们论说的汉武帝桑弘羊在运筹抗击匈奴的战争资源~盐和铁!这些资源是从"民"那里夺来的,原先,这些资源真正的都被民间私人所把持。但是,真正需要厘清的是:拥有盐和铁甚而能够冶铜矿铸造铜钱货币的"民",真的是民吗?我们万万不要替汉武帝痛恨的"豪猾们"(豪强大地主和大商贾)代言还替他们向我们自己收他们放给我们的高利贷利息啊,那可是,大灾变时被迫借的,利息是"驴打滚"的。】

上图:桑弘羊舌战群儒,图片来源于网络。

开始于汉武帝元狩年间的,盐铁官营的全面推行和完善,这是桑弘羊为彻底解决对匈奴战争、以及开边拓土时期财政困难所采取的一项主要措施。

“武帝凭藉文帝、景帝的积蓄,忿恨胡、粤的危害,登上帝位几年后,严助、朱买臣等人收复束瓯,对付两粤,江淮问骚动不安,花费巨大。唐蒙、司马相如开始开通西南夷,凿山开通了千余里的道路,来扩充巴蜀,巴蜀的百姓疲乏了。彭吴穿越秽貊、朝鲜,设立了沧海郡,这样燕国和齐国相继发动变难。等到王恢在马邑设谋,匈奴断绝和亲,侵扰北部边境,战事连年不止,天下都为此而劳苦。战事一天天多起来——

这以后,卫青每年以数万骑兵出击匈奴,便攻取了河套以南地区,建筑朔方城。当时又开通了西南夷的通道,劳作的人数万,千里挑送军队的供给,大概花费十多钟才能送去一石,散发钱币于邛、僰两地来征集人员。几年后,道路仍然不通,蛮夷因此而几次攻击,官吏派兵诛杀了他们。用尽了巴、蜀的租赋却不足以抵偿所花的费用,就征求豪民到南夷种田,把粟交给地方政府,从都内接受粟钱。在东面设置沧海郡,人员的花费同南夷相比拟。又发动十多万人筑城守卫朔方,水上转运相当远,从山东开始百姓都要遭受劳累,花费几十万至百亿,府库更加空虚。皇上就号召百姓能够提供奴婢的可以终身免除赋税或劳役,是郎的可以增加俸禄。纳羊做郎官,开始于这时候。

“这以后四年,卫青每年率十多万人攻击匈奴,斩杀捕捉敌人的兵士受到的赏赐有黄金二十多万斤,但汉朝的兵士和马匹死的有十多万,兵器和镗甲以及运粮的费用还不包括在内。于是大司农上奏说常用的钱以及赋税已用完,不足以支付战士的费用。有关官员请示令百姓可以买爵位以及用钱来换取免除或减除不准工商业者为官的罪罚;请求设置受赏的官职,叫做武功爵,每级十七万,共值三十多万金。各买武功爵官位的人先试着授官;千夫武功爵与五大夫相同;有罪再减二等;买爵可以到乐卿武功爵,以突出军功。军功多数使用超等封赏,功大的封侯和卿大夫,小的封郎。官途杂而且头绪多,这样官职就乱了。”

“又过了一年,骠骑将军依然再次出兵攻打匈奴,大获全胜。浑邪王率领几万人来投降,于是汉朝派出三万辆车去迎接他们。到来后,授给他们赏赐,赏赐包括有功的人。这一年耗费共一百多亿。”(《汉书•食货志下》)

可见,汉武帝帝国时期的开边拓疆奠定中华疆域土地、开通西南地区交通的著名的千里“五尺道”、连同陇右关中到汉中巴蜀地区的著名的“褒斜道”等重大交通基础工程的建设,以及对长期严重威胁北方边疆地区安全的游牧部落匈奴的战争军费,是主要的帝国财政支出。很显然,因为经济领域经济路线、经济制度的革新滞后,社会财富主要集中在豪民商贾以及诸侯王手中,也就是“藏富于民”;另一个非常显著的事实是,这些藏匿着国家大部分财富的豪民以及巨商大贾,并没有在国家战争以及开疆拓土等这种最艰难时期,能够贡献出一些财富给国家以输极难。

这时候,富豪都争相隐匿财产,衹有卜式几次请求纳献财产来帮助政府。天子就破格提升卜式为中郎,赐给左庶长的爵位,赏十顷田,向天下宣告,来规劝百姓。开始,卜式不愿做官,皇上强行授予他,才逐渐升迁为齐国相。

“又过了一年,山束遭受水灾,百姓很多都饥饿困乏,于是天子派使者用尽郡国仓库的粮食来救济贫民。仍不够,就召集富人来借贷。这些仍不能相拯救,就迁徙贫民到关以西的地方,以及补充到朔方以南的新秦中,有七十多万人,衣食都要依靠政府供给。好几年,贷钱给生产和作业,使者分批护送,前后车相连,花费以亿计,政府大空虚。而富有的商人有的积贮财货,役使贫民,运输的车子有好几百辆,有的住在邑中囤积居奇,贱买贵卖,封国的君主都低头仰仗他们供给。冶炼钢铁,铸造器物以及煮盐,财产有的积累达万金,但不支援政府的困难,百姓更加困苦。”(《汉书•食货志下》

盐和铁产品,都是属于山川园池的产物,在没有施行专卖之前,以及专卖停止之后,都施行征税,作为皇室收入以及作为有关土地所属的王、候封地以及公主汤沐邑辖区的领主的私奉养。

研究中国古代地方财政的学者郭浩在《汉代地方财政史》一书中说:出土的的汉初封泥有“齐铁官印”、“齐采铁印”,说明汉初诸侯国设置铁官,享有采铁权,当时,“盐铁未笼,布衣有朐邴,人君有吴王”,盐铁收入成为地方诸侯重要财源。

汉初盐铁管理的一般方式是“民得占租鼓铸,煮盐”,《二年律令 金布律》载:

诸私为卤盐煮济汉,及有私盐井煮者,税之,县官取一,主取五。

采铁者五税一;其鼓销以为成器,有(又)五税一。

民间冶铁的情况,我们列举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记载的一些案例——

蜀地卓氏的祖先是赵国人,冶铁致富。秦国击败赵国时,迁徙卓氏,卓氏被虏掠,只有他们夫妻二人推着车子,去往迁徙地方。其他同时被迁徙的人,稍有多余钱财,便争着送给主事的官吏,央求迁徙到近处,近处是在葭萌县。只有卓氏说:“葭萌地方狭小,土地瘠薄,我听说汶山下面是肥沃的田野,地里长着大芋头,形状象蹲伏的鸱鸟,人到死也不会挨饿。那里的百姓善于交易,容易做买卖。”于是就要求迁到远处,结果被迁移到临邛,他非常高兴,就在有铁矿的山里熔铁铸械,用心筹划计算,财势压倒滇蜀地区的居民,以至富有到奴仆多达一千人。他在田园水池尽享射猎游玩之乐,可以比得上国君。

程郑是从太行山以东迁徙来的降民,也经营冶铸业,常把铁器制品卖给西南地区少数民族,他的财富与卓氏相等,与卓氏同住在临邛。

宛县孔氏的先祖是梁国人,以冶铁为业。秦国攻伐魏国后,把孔氏迁到南阳。他便大规模地经营冶铸业,并规划开辟鱼塘养鱼,车马成群结队,并经常游访诸侯,借此牟取经商发财的便利,博得了游闲公子乐施好赐的美名。然而他赢利很多,大大超出施舍花费的那点钱,胜过吝啬小气的商人,家中财富多达数千金,所以,南阳人做生意全部效法孔氏的从容稳重和举止大方。

鲁地民俗节俭吝啬,而曹邴氏尤为突出,他冶铁起家,财富多达几万钱。然而,他家父兄子孙都遵守这样的家规:低头抬头都要有所得,一举一动都要不忘利。他家租赁、放债、做买卖遍及各地。由于这个缘故,邹鲁地区有很多人丢弃儒学而追求发财,这是受曹邴氏的影响。

但是官营盐铁生产本来也同时存在,只是不成规模因而难成气候而已。

从董仲舒给汉武帝的策论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经济社会的大致情形,以及盐铁之经营,是操控占有在诸侯王以及大商贾之手中,且利益极其丰厚。“古代官府征收人民的税不过十分之一,他们的要求容易供给;役使人民不过三天,他们需求的劳力容易满足。人民的财力内足以奉养老人,尽到孝心,外足以事奉皇上供给税赋,下足以尽心爱护妻子儿女,所以人们高兴地服从皇上。到了秦朝就不是这样,实行商鞅的法制,改变帝王的制度,废除井田,百姓能够进行贸易,富有的人田地纵横交错,贫困的人没有放下锥子的地方。又独占河流大湖的利益,占有山地森林的富饶,放纵越制,以奢侈相贵;邑中也有人君的尊贵,里中也有公侯的富有,弱小的百姓怎么能不穷困呢?又连月轮番服兵役,完了后,又为中都官服役一年,驻守边境一年,所服的劳役是古代的三十倍;田租和口赋,盐铁的利润,是古代的二十倍。有的人耕种豪民的田地,交纳十分之五的税。所以贫困的人常穿牛马的衣服,食猪狗的食物。又加上贪婪暴虐的官吏,妄自加重刑戮,百姓担忧没有寄托,就逃亡山林,转变为盗贼,囚犯塞满了道路的一半,审判案件一年以千万计数。汉朝建立后,因循不加以改变。古代的井田制虽然难以猝然实行,应尽量接近古制,限制百姓以私人名义占有土地,用来补充不足,并堵住兼并的道路。使盐铁的利润都回到百姓手中。释放奴婢,废除擅自杀人的权威。减轻赋税,减省徭役,来宽松百姓的负担。然后可以很好地加以治理。”(《汉书•食货志》)

最初的盐铁官营,是由那个著名的“酷吏”张汤提议,汉武帝与他“创新的中朝”共同商议决策的,时任大农令(财政最高长官)的郑当时立即着手办理此事,他向汉武帝推荐了大盐商东郭咸阳和大冶铁商孔仅。尽管当时规定商人(贾人)不得为官,但是为了解决战时财政困难,汉武帝还是决定打破常规,任命二人为大农盐铁丞、分别负责盐和铁的官营事务。

大农令上疏转达盐铁丞孔仅、束郭咸阳的政策建言说:“山和海,是天地的宝藏,应归少府管理,陛下没有私心,就让大农丞帮助收取赋税。希望招集百姓自给费用,用官府的器械来煮盐,官府供给煮盐的工具。不劳而食的诸侯想擅自掌管山和海的货物,以达到富有,从平民中获取利润。阻止这些事情的议论,听到的不能再多了。敢私自铸造铁器煮盐的人,钳他的左脚趾,没收他的器物。郡县不产铁的,设置小铁官,由他来管辖所在县的铁器。”让孔仅、束郭咸阳驰驿通知天下兴作盐铁,设置盐铁官府,让以前富有的盐铁人家做官。”(《汉书•食货志下》)

经过数年的规划和准备,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孔仅和东郭咸阳拿出了具体方案。这是一个“募民煮盐而官府专卖”的做法,具体来说,就是由官府招募盐户,煮盐的费用由盐户自行负担,官府只提供煮盐的铁锅——牢盆,成品盐完全由官府收购和销售。至于铁的官营,则是由官府彻底垄断,规定凡是产铁的郡里均设置铁官,即使不产铁的郡里也要在县里设置小铁官,铁的冶炼和铁器的制作与销售一律由铁官销售。在盐铁官营后,民间就不能再擅自煮盐和冶炼,更不得私自贩盐和铁器,敢于违禁的处罚是在违禁者的左脚戴上六斤铁锁的刑罚,并且没收器物。

从当时的情况看,孔仅和东郭咸阳的盐铁方案是比较严密可行的,不顾商贾和许多官吏表示的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汉武帝奉行干大事需要:“沮事之议,不可胜听”的一贯风格,很快批准了这个方案,任命“使孔仅、东郭咸阳乘传(乘传(chéng zhuàn)主要是指乘坐驿车奉命出使,古代驿站用四匹下等马拉的车子)举行天下盐铁,作(建立管理机构)官府,除(任命)故盐铁家富者为吏”。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大批原来在盐铁方面有管理能力的商贾被选拔任命为盐铁官营新经济政策的执行者。

《汉书》卷二四下《食货志下》记录了这项盐铁官营方案施行的成果——

汉朝连续出兵三年,打击西羌,消灭两粤这些南蛮北夷,并且在粤番禺至蜀南首次新建设立了十七个郡,都沿用这些地区的既有制度治理,没有征收任何赋税。

负责供应新设郡县官吏、驻军粮饷的南阳、汉中,运输车马被扣押,新建的这些郡县也时时有反叛举动,还杀掉汉朝派遣的官吏,汉朝发兵前往击灭叛众,每次都是一万多的军队,军需粮秣全部来自大农令官府,大农令官府当时执行均输盐铁的新经济政策,故而可以完全承担这些军费筹措重担的。

孔仅因执行新经济政策有力,三年时间便晋升大农令。

然而,因为各自代表的利益基本无法调和,矛盾与漏洞迅速展开与呈现。

汉武帝的初衷是完全垄断盐铁业,以持久解决政治上的“大一统”以及军事上的“大战略”所亟需的庞大财政需要,这不是仅具商贾头脑的孔仅、东郭咸阳们所能理解和体味的。并且孔仅等人主持的盐铁官营,通过安插一些商贾使得很多旧日富商仍旧可以经营盐铁获取利润,还进而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吏治混乱状况,“吏道益杂,不选,而多用贾人矣”;随着新经济政策的全面出台,汉武帝全面夺取市场的意图已经明朗,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孔仅等人的态度也渐渐变得消极。史载孔仅就与御史大夫卜式一起对算缗、盐铁等新经济政策表示出不满——

齐国相卜式(就是捐赠朝廷二十万钱支持北伐匈奴的那个牧羊人卜式)上书,表示父子愿意为南粤而死。天子就下诏进行褒奖表扬,赐给他关内侯的爵位,以及黄金四十斤,田十顷。通告天下,天下人没有响应。诸侯有上百名,没有一人要求参加军队。到了饮酎的时候,少府检查酎金,列侯由于酎金份量不足而被削夺侯位的有一百多人。于是就授卜式为御史大夫。卜式当上御史大夫后,看到郡国大多反映政府不便作盐铁,铁器质量差,价格贵,有的强迫百姓购买。而船又有算赋,以船运货的商人少,商品昂贵,就通过孔仅反映船只征收算赋的事。天子由此对卜式不满意。

卜式眼见多数郡国都不支持反而阻扰县官行盐铁新政,又看见官营铁器质量低劣且价格有些小贵,还强令人民购买;还因为新经济政策中的算缗告缗,车船停运避算而商人商业经营活动减少,物价开始不断上涨,而有所疑虑。而孔仅因为御前评论车船算缗的政策,惹起汉武帝的不满。

汉武帝决定撤销孔仅等人,并开始频繁撤换大农令的人选,自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颜异为大农令,到桑弘羊领大农令,前后不到十年时间,大农令更换了六人,任期多则两年,少则仅一年。原因大多是“处其位而非其朝,生乎世而讪其上,终以被戮而丧其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却诽谤身在其位的朝廷,活在汉武帝一朝的治理下却讥讽诽谤污蔑君上,这些人必然落得个被杀而丧其躯的结果。

而在桑弘羊署理大农后,情况就完全改变。无论是代理大农令,还是以后被正式任命为大司农(财政最高长官),桑弘羊在武帝时期主管财政竟然长达二十三年之久。即使是桑弘羊被贬职的武帝后期,汉武帝也仍然让他主管着财政,一个原因是桑弘羊的禀赋和能力出类拔萃,更关键的原因是桑弘羊能够充分地理解和支持汉武帝的战略意图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很好地满足汉武帝大一统、大战略的需要。

桑弘羊出任代理大农令后,首先着手解决国家财政制度的混乱问题,混乱自然是因为管理缺位,因此,主要着眼点是管理机构的革新问题。

桑弘羊奏请设置了“大农部丞数十人,分部主郡国”。数十人的专门官员被划片分成若干个部,分别主管全国所有郡和国。这次不一样,按照他的设想,除开监管各郡国的农桑等财政事务外,更重要的就是即将全面展开盐铁官营的全面国有化。

至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大农令改称大司农后,大司农系统又进一步扩大了组织机构,除大司农中丞外,大司农的属官增加了太仓、均输、平准、都内、籍田五令丞和斡官、铁市两长丞。

他们的岗位职能分别是,太仓掌管郡与国上交的漕粮,均输掌管郡与国贡献的货物,平准掌管平抑京城物价,都内掌管国库,籍田掌管公田(国有土地)事务,斡官掌管盐铁专卖和酒酤(gu),铁市掌管各郡国的铁官。

从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相关理论考量,执掌明确,无缝链接。

桑弘羊在扩大大司农属官的同时,对郡国地方财政官员也进行了改编和重组。以往隶属于郡与国的诸仓(主管仓库)、农监(主管农桑)、都水(主管水利)等六十五个长丞,统统被划归大司农管辖。

从这些大幅度的体制改革看,汉武帝对桑弘羊高度放权以及信任有加,后来的豪强大地主、大商贾代理人“贤良文学【汉制,官员拔擢主要依赖察举秀才、孝廉和贤良文学等,以及中央朝廷的太学生选用两条途径,这就是汉帝国的察举也说成是选举的官员选拔任用制度;而这些被擢拔的官员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国策后,需要掌握一经或者数经的儒学经典,如此财力雄厚的强宗豪右也就是地主阶级子弟,可以通过游学掌握经典,并通过关系密切的地方官员的选举,步入仕途,故此处明确《盐铁论》中所谓的贤良文学们,正是强宗豪右也就是大地主阶级以及大商贾阶级的代表】在汉昭帝时期的那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辩论会——盐铁会议上与桑弘羊辩论时,评论说,汉武帝“用君之义(议),听君之计,虽越王之任(文)种、(范)蠡不过”。

当然,最擅长做事情的人也最擅长抓住关键环节的人,整顿盐铁官、增加设置盐铁官的地区,也是最得力的措施。

根据目前学者研究整理的那时情况,经过桑弘羊的努力,当时全国一共设置了三十五处盐官,和四十八处铁官。

根据历史学家林剑农的分类,这些设置盐官的地区大致囊括了汉朝时的主要产盐区域,东南沿海地区的海盐产区(渤海郡、东莱郡、北海郡、千乘郡、琅琊郡、会稽郡)河东地区的池盐产区(河东郡、太原郡、南郡、钜鹿郡)北部边郡的湖盐、池盐产区(陇西郡、安定郡、北地郡、上郡、西河郡、五原郡、雁门郡、朔方郡、渔阳郡、辽西郡、辽东郡)川滇地区的井盐产区(蜀郡、犍为郡、益州郡、巴郡),盐铁官营前,这些产区的私营盐业都非常发达,国家对其只是征收盐税而已。

很快,我国历史上最早的、最大规模的盐铁业国营企业就发展了起来,汉元帝时一位名叫贡禹的官员上书描述说:现在汉家铸钱事业,以及冶铁的管理机构全部都设置专业管理人员,驱使当地刑徒甚至驻军,开山取铜铁矿石,每年动用的人员都在十万人以上,每一处的铁官管辖的冶炼工人平均都有千人,南阳(宛)瓦房庄的一个汉代冶铁遗址,总面积竟然多达十二万平方米,在仅仅三千平方米的发掘区域内,就找到三个铸造区、一个炼钢锻区、熔铁炉七座、炒钢炉数座,典型的规模化、标准化、流程化大工场制造,全国四十八处铁厂应该都有差不多的规模。

“铸铁柔化”、“铸铁脱碳钢”等工艺技术的革新也在这个时候呈现。

以前的气象则是“往者豪强大家,得管山海之利,采铁石鼓铸,煮盐,一家聚众,或至千余人。”但这样千余人的盐铁商应该不多,大比例都是那些小作坊式的工场,“家人合会,褊于日而勤(堇)于用,铁力不销炼,坚柔不和。”冶炼工艺技术不可能实现什麽突破。

凭借卓越的管理领导能力,桑弘羊铸币、盐铁官营、均输与平准等等新经济政策,都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使得汉武帝在对北方正面的匈奴人的大战中,敢于放开手脚,在弹性防御战略中的局部,主动先发攻击得以随机随时都可以投入战役中,无后顾之忧,占据主动。

《史记》卷三0《平准书》载:盐铁官营后,汉武帝巡幸全国,“北至朔方,东到太山(泰山),巡海上,并北边以归。所过赏赐,用帛百余万匹,钱金以巨万(亿)计,皆取足大农”。

就是那场讨伐汉武帝与桑弘羊政治的盐铁会议上,桑弘羊阵营里的官员都免不了要再三议论桑弘羊的事迹,有沾沾自喜的确切面貌。

“桑弘羊大夫发扬齐桓公、管仲治理古齐国的事迹,就在统一掌握盐铁两样事业上,运用自然山川的资源禀赋,满足了地方官的用度。”

“大夫各运筹策,建国用,笼天下盐铁诸利,以排富商大贾,——是以兵革东西征伐,赋敛不增而用足”。国家取代富商大贾,运用盐铁事业的巨大利润,为大战略的施行养兵用兵,居然可以不增加人民税赋,就已满足需要。”

“大夫桑弘羊君,以治粟都尉的职务管理大农令的事务,运用如同中医学那样的针灸穿刺之法,打通经济链条上的稽滞环节,从方方面面、百条通道上疏通商品流通,各地地方政府因此而财政资源充实。这个时候正好是开边拓疆、四方平暴乱的特别时期,战事的耗费,以及战后封赏有功将士,都以亿万钱计,这些巨额的军费赏资,都有赖于大司农的运筹。这些都是盐铁专营的新经济政策结出的硕果。”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