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没有全球战略视野,就没有世界领导权

提示:点击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基辛格在2001年6月出版的《基辛格:美国的全球战略》一书中指出:在新世纪和新千年之初,美国与其说需要一项具体政策,不如说更需要一个长期的理念,“有史以来,美国第一次需要制定一项涵盖无限期未来的全球战略。……如果美国不学会如何去区分自己必须做什么,想做什么,能做什么,那就会耗尽自己的心理和物质资源”。今天的美国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正确的全球战略。

《大国兴衰》的作者早在1987年就指出:由于中国形成了“一个宏伟的、思想连贯和富于远见的大战略,这方面将胜过莫斯科、华盛顿和东京,更不必说西欧了”。从大战略的角度解析大国兴衰,从大战略的高度透视领导境界,就不难看出美国“领导世界”失败的致命伤。

布热津斯基在《第二次机遇:三位总统与超级大国美国的危机》中指出:在冷战后的三位美国总统,他们领导世界的通病是“战略病”,就是战略层次上不去。他指出:老布什“是一个超级的危机管理家,而不是一个战略设计家”。其“原罪”是在“非传统的环境中奉行传统政策”,因此,当整个世界体系处于变动可塑状态,并且普遍对于美国的政治领导和道德领导给予积极响应的时候,在旧的世界体系崩溃、新的世界体系急切需要设计和构造的时候,却没有给人类关于“世界新秩序”的梦想提供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他的因循守旧,使美国失去了冷战胜利这样一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具有更大意义的机遇,美国没有抓住这个伟大的机遇塑造一个伟大的新世界。

布热津斯基指出:克林顿虽然具有很强的领导才能和鲜明的领袖气质,但是他的“原罪”在于“缺乏战略进取心”,缺乏战略的一致性,他用“全球化”的华丽辞藻,来逃避制定和实施现实而长远的战略规划,因此总是被眼前的问题困扰,被国内的政治势力左右。他在美国没有全球对手的情况下,没有抓住机遇创造一个更为广泛的融合世界的架构,世界的反美情绪愈积愈深,而美国却几乎浑然不觉。克林顿“善意的无能”,使美国的战略机遇继续流失。

布热津斯基指出:小布什是一位“灾难性的领导”。他虽然具有强烈的执着和难得的勇气,但是唯独缺乏对于复杂世界的了解,而且还有容易教条化的习性。“9·11”事件给了美国一个锻造全球同盟的难得机遇,但是小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却完全变成了单边主义和教条主义,“如果你不与我们为伍,你就是与我们为敌”,成为以“战时总统”自居的小布什最响亮的战斗口号。结果是,美国的反恐,使世界感到惶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