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历史上的中国好交情三:舍命之交

春秋时,楚庄王招贤。

西羌积石山,有一贤士左伯桃,年近四旬,未尝出仕。后左伯桃听得楚庄王慕仁好义,乃携书一囊,辞别邻友,径奔楚国。

左伯桃迤俪来到雍地,时值隆冬,风雨交作。左伯桃冒雨迎风,行了一日,衣裳都沾湿了。天色昏黄,他走向村间,欲觅宿处,远远望见竹林之中,破窗透出灯光,径奔过去。

左伯桃轻叩柴门,有一人启户而出。左伯桃施礼曰:

“小生西羌左伯桃。欲往楚国,中途遇雨,无旅邸之处。求借一宵,未知可否?”

那人闻言,答礼云:

“兄台无须多礼,容我取火烘衣,共坐闲话。”

当夜烧竹为火,那人炊办酒食,意甚勤厚。伯桃乃问姓名。那人曰:

“小生羊角哀,独居于此,平生酷爱读书。今幸遇贤土远来,但恨家寒,乏物款待。”

伯桃曰:

“阴雨之中,得蒙遮蔽,更感佩一饮一食!”

当夜,二人抵足而眠,共话学问。比及天晓,淋雨不止。角哀留伯桃在家,尽其所有相待,结为昆仲,伯桃年长为兄。雨止道干,伯桃曰:

“贤弟有王佐之才,抱经纶之志,不图竹帛,甘老林泉,深为可惜。”

角哀曰:

“非不欲仕,但未得其便。”

伯桃曰:

“今楚王虚心求士,贤弟既有此心,何不同往?”

角哀曰:

“愿从兄长之命。”

遂收拾路费粮米,二人同往南方进发。行不两日,又值阴雨,盘赉罄尽,只有行粮一包,二人轮换背负。其雨未止,风又狂作,变为一天大雪。二人行过歧阳,道经梁山路,问及樵夫,答说:

“此去百余里,并无人烟,荒山旷野,狼虎成群,且休前去。”

伯桃与角哀曰:

“贤弟心下如何?”

角哀曰:

“自古道生育命。既然到此,只顾前进。”

又行了一日,夜宿古墓中,衣服单薄,寒风透骨。次日,雪越下得紧,厚可盈尺。伯桃受冻不过,曰:

“此去百余里,绝无人家;行粮不敷,衣单食缺。若一人独往,可到楚国;二人惧去,纵不冻死,亦必饿死。我将身上衣服给你,贤弟可独携此粮,强挣而去。我行不动了,宁可死于此地。待贤弟见了楚王,必当重用,那时却来葬我。”

角哀曰:

“焉有此理?你我虽非同胞,义气过于骨肉。我安忍独去?”

遂不许,扶伯桃而行。行不十里,伯桃曰:

“风雪越紧,如何去得?且于道旁寻个歇处。”

路边一株枯桑,颇可避雪,那桑下止容得一人,角哀遂扶伯桃入去坐下。伯桃命角哀敲石取火,热些枯技,以御寒气。比及角哀取了柴火到来,只见伯桃脱得赤条条地,浑身衣服,都做一堆放着。

角哀大惊,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