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青铜国宝虢季子白盘里的宫心计?

最近忙得人不人,鬼不鬼。但是想念着大家,爬上来给大家新年献个礼吧!

中国艺术品自古多以文物古玩的形态出现,我们也习惯了艺术品在不同时空里的流动和流通。有流通也就有了多种揣测和悬案,有了各种好事者。

前不久看到东京大学汉学专家平势隆郎教授写的《从城市国家到中华》,这个系列是讲谈社“中国的历史”,目标读者是非专业人士和中小学生。

平势隆郎教授是先秦史研究权威。这本书算日本版的“先秦那些事儿”。

内容基本是不同文本之间的比较和互文,与其说是历史,不如说是研究史实如何被编写的史学(historiography),不知道普通大众乃至中小学生能否看下去。

平势隆郎的解读新意满满,他以出土战国简和文物为依据,来谈谈《春秋》左传史记是怎么建构历史的,并讨论天下、文字、出巡、城幾等概念的形成。比如大禹治水其实是巡视领地,分划州界,乃是国土局的干活。

不过,当平势君写到虢季子白盘上的铭文,我可就起了疑心了。

虢季子白盘是国家博物馆里镇馆之宝之一。

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虢川司。其足可宝贵,不但在于年代久远,器型宏大,工艺精巧,更在于111字铭文。

挺好看吧,看不明白吧。我也不明白。

不过有翻译:

佳(唯)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作)宝盘。

不(丕)显子白,壮武于戎工,经维四方。搏伐,于洛之阳。折首五百,五十,是以先行。子白,献馘于王。王孔加子(仪)。王各(格)周庙宣榭,爰乡(飨)。王曰:“白父,又(有)光。”王赐乘马,是用左(佐)王;弓,其央;赐用戉(钺),用政(征)蛮方。子子孙孙,万年无疆。

说的是佳(唯)十又二年,正月,虢季家的子白造了宝盘。伟大的子白,壮于武功,震慑四方,出征玁狁啊,在洛水之北,杀了五百,抓了五十,所以先行,威武的子白啊,献敌左耳给了王,王非常赞赏子白的威仪。王来到成周太庙的宣榭,大宴群臣。王说:“白父,你的功劳显赫,无比荣耀。”王赐给子白配有四马的战车,以此来辅佐君王。赐给朱红色的弓箭,颜色非常鲜明。赐给大钺,用来征伐蛮夷。(子白作器以使)子子孙孙万年永远地使用。

所谓“玁(xian)狁(yun)”就是历史课本上说的西戎。戎者,凶也,西戎就是西边的凶徒。长期以来以中华文明为中心的思想作怪,也许你想当然以为西戎之于西周就象西哥特人之于罗马,是蛮族。谬矣谬矣。

让殷商文化突然崛起的青铜冶金技术到底哪来?中西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争论了超过半个世纪。这个故事很长很好玩,反正根据80-90年代以来的考古发现,大概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新疆东部和罗布泊地区已经开始广泛运用铜器,形成了中国境内最早期最广泛应用铜器的遗存。而这又与欧亚草原的安德罗诺沃文化有联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