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母亲的语言

母亲今年整七十岁。与母亲结缘半生,最欣赏是她老人家的语言。

母亲文化水平不高,只有小学程度,却是个文学爱好者,是我最早的文学启蒙老师,最早的知心伙伴。我还没上学她就教我背了一些毛泽东主席诗词.如"咏雪""答李淑一"等等,年幼的我虽对诗词语句不太理解,但对“我失骄杨君失柳”的沉痛竟有戚戚之感。

母亲还会随口说出一些不知出处的韵语,象"樱桃好吃树难裁,不下苦功花不开,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后来才知道这是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的插曲。

我最早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也是母亲看完后给我转给我看,当时好多字都不认识。还有《青春之歌》、《林海雪原》、《战斗的青春》等。有时讲一些关于打油诗的民间故事,三十多年后,我对这些诗词与故事尚记忆犹新,经常讲给儿子听。

最让我敬佩的还是母亲的语言,言不甚深,语不甚俗,整个一个民间语言大师!妈擅长用民间谚语来评点人事,比如说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就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天气热时吹电扇也不解决问题,她马上说"打伞不如云遮月,扇扇不如自来风",表达对儿女的疼爱是"老猫床上睡,一辈留一辈",表达对人家儿女的羡慕是"好虎一只能挡路,老鼠一窝全喂猫"。

生活中,母亲妙语连珠,俯拾即是.最有红色幽默意味的是她对家人的评价,也是家里引为经典之作,即评价父亲是"一个猫两脑袋__二虎",是表示心眼不够用之意。

母亲对我的评价与父亲大致相同,她一直也认为我缺心眼。但比起父亲,用语明显文雅多了,就是——"半朝銮架"(东北俗语,也是脑子不太好使之意),后来这个评价经弟弟重新诠释为"皇后是整朝銮架",那我姐的"半朝"当是贵妃之意了。我大呼理解正确,虽对贵妃之侧颇有微醋,因为如此岂不便宜外子?那谁是皇后呀?

这几年,一直在外求学,与母亲朝夕相处的日子很少,让我领略母亲妙语的机会大大减少,所以每次放假回家,都没话找话,引她说话,好进行恶补,以解平时之憾!

(母亲生日之际,贴出读博时一篇旧文,权为祝寿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