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人老哏老戏码 国民党注定沦丧

春节假期结束,国民党主席选举战火重新燃起,外界原本期待新任主席选出,将是国民党重新团结,再度出发的开始,但这场选战明枪暗箭此起彼落,支持者相互杀伐,5位候选人皮里阳秋,竞选策略“对人大于对事”,党内竞争渐渐变为零和式血腥厮杀,愈来愈多人认定,选战结束是国民党真正分裂的开始。

凡此种种,都让人对国民党前途难以乐观,今日为选举恶言相向所割开的伤口,不会在选后自然愈合,如果众候选人及选举干部不能把“对人”拉回“对事”,进行理念的君子之争,那么党主席选举将不是国民党重返“执政”的开始,而是裂解的祸端。

为什么一场党主席选举,把国民党上上下下搞成悬崖边输不起的武士,非得刀剑对决、你死我活?这显示出国民党出现了上中底三层的恶化结构。在上层结构,这一场选战大佬尽出,许多参选者都把它当成“人生最后一战”,因为是“最后一战”,所以非赢不可,也因为是“最后一战”,输了就算拉着全党玉石俱焚,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政治成本”。

五位参选人中,最年轻的韩国瑜也60岁了。两位年过“耳顺”的候选人,加上三位已“从心所欲”的候选人,已成为一场“老人游戏”。高龄不一定是问题,若能努力跟上新趋势、新民意,亦可有所作为。但老将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让国民党主席选举回到二三十年前的语言与节奏。

五位候选人开记者会、拜票、走春、拔桩、找大佬、谒陵、泪眼缅怀蒋经国、成立青年军都是老掉牙的旧招数,没有一丝新意与新气象,每次出场,都再一次显露国民党的老迈与不接地气。

这些陈腐过场,已属“上流”作法,等而下之的,则是放黑函、纵容团队斗争其他参选人,甚至传出砸大资源冲人头党员,重伤国民党形象,也恶化国民党体质,一旦发生重大选务弊端,国民党就真的万劫不复。恶质竞争下选出党主席,党已千疮百孔,不要说重新赢回民心,连如何平复选举伤痕都有登天之难。

在中层结构,除了国民党大佬不争气,国民党青壮世代也没骨气。社会常有一股声音,国民党不给年轻人机会,这句话是事实。对比民进党2018年县市长的选举,各县市或是四小霸在争出线,或是五强棒拚支持,青壮世代个个头角峥嵘、能征善战,国民党呢?不要说青壮世代有战力者几稀,在四五十岁鼎盛年龄群中,台湾人喊得出名字的恐怕没几个。

但这全是因为国民党没给青壮世代机会吗?这只对一半,国民党的青壮世代本身也有一半的责任,当知,机会是“闯来的”,不是“等来的”。国民党青壮世代被严重“驯化”出“怯战”与“等待”这两个糟糕的特质。

怯战,是惜名如金,没有抗压性、害怕被抹黑,失去了为理念冲锋的勇气;等待,更是投机性格,等着其他人冲锋,冲出了成绩就搭便车,冲到阵亡就少一个竞争者。但怯战者与等待者却忘了,当战友一一倒下、战将一一被歼,就算国民党最后只剩自己一人,也还是难逃倾覆。

众人皆知国民党党员结构已与台湾社会严重背离,有投票权的党员约莫三十万,放在2300万的人口里,代表性极为不足。这使得角逐党主席的人,都得面临诉求全体民众的“大群”,还是诉求有投票权党员的“小群”的二难。一旦在选举时,党主席参选人为了胜选,选择向扭曲的党员结构靠拢,如何期待当选后能够摆脱竞选时期的包袱,重新迎向中间路线,赢回“执政”?

国民党的觉醒与自救,并非国民党一党之事,一个没有国民党或蓝营、只剩大绿和小绿的台湾,两岸关系将失去缓冲、加剧磨擦。而从民主巩固、法治维护的角度言,台湾也将失去对民进党恶霸、滥权本质的制衡,坐视民进党走向强取豪夺与贪腐,台湾向下沉沦。

为了台湾,期待国民党要角们眼中要有人民,切莫辜负党员与支持者,更不要忘了人民,要有“戒之在得”之心适时放手。蓝营支持者也要心怀苍生以台湾为念。国民党青壮世代则要有舍我其谁、挺身而出的豪气。蓝大佬放权,五六七年级站出来,一起大辩论国民党的前途,一起大改造国民党的党员结构,否则,党主席选举之后的国民党,难有明天。

本文原载于台湾《中国时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