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二战中日军的欺骗宣传:三个“倒霉蛋”竟成“肉弹三勇士”

第一军情
2017-02-05
+关注

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大肆宣扬的所谓 “肉弹三勇士”,名头甚至传出了日本列岛。许多日本青少年也立下志向,长大后要向这三个人一样,穿上军装“为大和而战”“为天皇尽忠”。最巅峰的表现,就是后来的所谓“神风”特攻队。然而,令无数日军士兵至死也没搞明白的是,他们很可能做了欺骗宣传的牺牲品。换言之,所谓的“肉弹三勇士”是捏造出来的。

第一军情作者:张岩松

日军挑起“一二八”事变后,遭到中国军队顽强抵抗。

1932年2月22日,淞沪前线,日军第24混成旅团在庙行镇方向所发动的攻势遭到了来自中国第五军的顽强抵抗。眼见部队久攻不下,作江伊之助、北川丞、江下武二这三位来自独立第18工兵大队的普通士兵抱着“爆破筒”,向架设在中国军队阵地前的铁丝网冲了过去,企图为后续部队打开一条进攻通道。最终,他们成功地炸开了一个缺口。据说,在被中国军队射来的机枪子弹打死之前,他们之中的一个还喊了声“天皇万岁”……

展开剩余86%

上图就是所谓的“肉弹三勇士”,从左至右分别为北川丞、作江伊之助、江下武二。

这就是后来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大肆宣扬的所谓 “肉弹三勇士”。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之下,作江等人的名头,甚至传出了日本列岛。在日本占领时期的台湾,许多三年级的小学生就曾在“国语”科二教材上(三年后期)的《爆弹三勇士》(即“肉弹三勇士”)一文“学习”过这三个人的“英勇事迹”:

三个人的心透过手中的破坏筒合而为一。然而,几秒之后,破坏筒就将以惊人的威力爆炸。已经顾不得生死,三个人变成了一个炸弹,直挺挺地向前迈进。目标铁丝网丢出破坏筒。一时之间天摇地动地发出了轰隆隆的爆炸声。我们的步兵队伍见机不可失,开始进行突击。 班长也指挥部下前进。这时,作江倒了下来。“作江,做得好。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呢?”作江回答“没有。我们成功了吗?”班长让作江面对着已经击破的铁丝网,大声地说“看吧!队伍已经突破了那里,正向前突击。”“天皇陛下万岁。”作江这么说,安静地闭上眼睛。

这些宣传,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许多日本青少年立下志向,长大后要向这三个人一样,穿上军装“为大和而战”“为天皇尽忠”。其巅峰表现就是后来所谓的“神风”特攻队。

然而,令无数日军士兵至死也没搞明白的是,他们很可能做了欺骗宣传的牺牲品。换言之,所谓的“肉弹三勇士”是捏造出来的,至少,和他们看到的是不一样。

川岛芳子的口供揭穿了“肉弹三勇士”的真相。

关于“肉弹三勇士”究竟是真是假,不妨先来看看“一二八”事变的制造者之一川岛芳子是怎么说的:

如果把炸药的导火索定为1公尺,炸毁铁丝网后是可以返回原地的,上级错误地把导火线长度减为50公分,因而造成了这3个士兵的死亡。

如此尴尬的现实其实也是出于一种无奈。由于低估了中国守军的战斗力和意志力,导致日军弹药储备消耗太快,在缺乏标准装备的情况下,一线部队不得不使用临时拼凑的装备。作江他们这个小组所使用的“爆破筒”其实就是将炸药装进一根被掏空的毛竹内再装上导火索制作而成。如此简陋的装备,不出事儿才怪!

其实,“肉弹三勇士”根本就不是自愿送死的。

更残酷的事实则是,这三个“肉弹”根本就是被上级军官逼着冲向死亡的。如果翻阅一下当时的日军战地报道,不难发现:即便是那些一线的日军士兵使用这种“简陋”的装备进行爆破作业,也并不意味着爆破手非死不可。在此前的战斗中,就曾有不少日军士兵成功实施爆破而安全返回。只是在看到第1班的成员全部伤亡却未完成爆破任务之后,日军工兵队的指挥官临时决定不再以志愿报名的方式组成,而改为强行指派。换言之,作江这几个“肉弹” 根本就不是自愿为天皇送命的。

为了能够吸引到更多的炮灰,作江他们被包装成了日本的“民族英雄”。

当然,日军高层是无暇考虑这些的。为了能够吸引到更多的炮灰,更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他们开足宣传机器,在那句“天皇万岁”上做足了文章,终于将作江这三个倒霉蛋包装成了 全日本的“民族英雄”。

然而,如果仅用 “虚假宣传”来解释日军高层的这种行为,这个结论也下得未免有些草率。事实上,这种行为有着更深的历史溯源,它甚至与多年前旧日本陆军的建军理念发生转变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日俄战争后,日本陆军内部发生了关于未来军队建设方向的争论。

1905年,随着日本陆军在日俄战争中逐渐取得上风,一场关于未来军队建设方向的争论也随之而来。

本来,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陆军的建设无论是先学法国还是后来改拜德国为师,都强调靠“密集火力”去战胜对手。但到了日俄战争之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最终,“火力制胜”说为“步兵进攻”说所取代。

在战后关于如何获取日俄战争经验教训的研讨会上,曾有日本专家指出,日军炮火之所以未能给俄军造成重大伤亡或封锁其运动路线,主要是炮弹储备不足。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后勤问题而非作战问题;但另一种声音逐渐引起了日本陆军高层的注意,它们认为:那些强调火力至上的人没能注意到的重要一点就是,在“武士道”精神的鼓舞之下,日本步兵可以通过一场“坚决而果敢”的白刃进攻去赢得胜利。而这种“日本人所具有的独一无二”的精神优势,足以弥补日军在战场上因人数和装备上的不足而带来的劣势。而刚刚过去的那场战争似乎为后一派提供了强有力的例证。

就这样,在1907年5月形成的“先期研究成果”中,步兵不仅被视为日本陆军的主要兵种,更被赋予“即便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下,也要坚决的进攻”之使命。稍后,这一理念被陆军军务局局长长冈外史略作修改之后成为日本陆军未来战术学说的基石并被写进了1909年10月修订的《步兵操典》。

所谓“步兵进攻”学说成为日本陆军的“精神圣经”。

从此之后,所谓“步兵进攻”学说成为日本陆军的“精神圣经”,容不得丝毫的批评之声。1923年,当炮兵专家小林顺一郎中佐刚一谈到“由于未能认真研究一战时期欧洲军队所运用的战术、兵力组织和现代兵器,日本军队很可能会走向失败”的时候,立即遭到田中国重中将的严厉训斥,称这是一种足以“摧毁陆军士气”的失败主义论调。愤怒之余,田中还上书总参谋长上原勇作元帅,称像小林这样的军官过于强调武器装备的作用,最终会令“旺盛的战斗精神失去存在的空间”。

203高地上的“尸山血海”成了日本士兵 “勇敢精神”的象征。

很快,强调“步兵进攻”、推崇 “白刃搏杀”的“精神胜利法”走出了学术讨论的范畴,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那个乃木希典。本来,乃木因在203高地的巨大伤亡成为万夫所指,结果因为那里的“尸山血海”代表了日本士兵的“勇敢精神”而被日本军方包装成 “军神”。

这样做的恶果就是:在太平洋战争中后期,虽然成千上万的日军基层官兵向着美军的炮火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玉碎冲锋”,却死得毫无意义。反倒是在硫磺岛和冲绳等地的日本守军,因栗林忠道、牛岛满等人采取了一种比较务实的打法,居然坚持了一段时间。

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是人,但这绝不意味着就此可以忽视科技在战争中的作用。

无论是“肉弹三勇士”还是栗林、牛岛满,这些日本人之死,再次证明: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是人,但这绝不意味着就此可以忽视科技在战争中的作用。

当然,日本的覆灭还有更加深层的原因,那就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是任何邪恶势力都注定无法摆脱的历史宿命。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