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围观】法国议员助理亲述:这个工作特别适合家人干

他们担任议员助理的工作,同时,也是议员的妻子、丈夫或子女,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面对“任人唯亲”的质疑,他们又是如何反驳?

近日,法国电视新闻台(Francetvinfo)采访了几位身兼“助理”与“亲人”的工作人员,他们几乎都表示,议员助理这种活,还真的特别适合家人干。

作为议会助理,Jean-Jacques Cottel私下也是她“老板”的妻子。她的“老板”是法国加来海峡省(Pas-de-Calais)社会党议员。“人们从不避讳我是他的妻子,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被指责的。您知道,像助理这类工作,由家属担任再合适不过了。”

法律没有任何规定禁止议员如此做,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些动用到国家公共财政支出的“家属助理”,他们的工作量是否符合其收入水平?

“政治是夫妻两个人的事”

“我的工作不是虚职!” Cottel在接受法国电视新闻台(Francetv info)电话采访时说道,“我很清楚自己的职责。”自从丈夫担任议员,她就成为其助理,现在已经有5年了。在这之前,从2001年到2012年,他的丈夫当时担任加来海峡省巴波姆(Bapaume)地方省议员,而Cottel 当时正担任紧邻巴波姆的博朗库尔市(Beaulencourt)市长。“那个时候,我只有80%的工作时间可以花在市政府,其余时间需要为我的丈夫做一些文职工作,这完全是免费的义务劳动。”自然而然,一旦其丈夫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她便“拿下”议员助理一职,并且是全职工作。

对Cottel一家来说,政治是夫妻两个人的事。担任议员助理也是Cottel与自己原先的市长工作的一种妥协。“我负责接待民众、管理日程表、准备各种资料,此外还有值班。我的值班时间是从8点至中午12点,下午2点到4点。”她继续对记者说道:“您看,我现在就在办公室,如果您拨打值班电话,接电话的人就是我。但我的工作时间的确很有弹性。”

议员助理的工作很多很杂。(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我的妻子甚至还要打扫厕所”

Patrice Carvalho是瓦兹省(Oise)左派法国共产党(PCF)议员,他的妻子Dominique担任议员助理。他邀请法国电视新闻台(Francetv info)记者来认证自己的妻子并没有“领空饷”。“到我家来看看我的妻子究竟有没有在工作!她甚至还要打扫值班室的厕所!”他说道。

“我是他的妻子,他需要我”

Patricia Deflesselles是罗纳河口省(Bouches-du-Rhone)共和党议员的妻子,她自称只是名“单纯的秘书”。“只要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会出现在那。”议员助理不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曾是一名葡萄酒培训师。十年前,她辞职并加入了丈夫的工作团队。“我必须在他身边,因为他需要一位值得信任的人。我为他处理信件、行程表、会议,还为他重审一些演讲。我向他提出自己的意见。”

妻子背后的男人

Michel Martinel自称妻子的“专职司机”。他的妻子是社会党议员Martine Martinel。可以说他属于妻子背后的男人。“我的妻子没有驾照,我自告奋勇驾车带她出行。”在妻子当选议员后一年,Michel开始担任议员助理。“我撰写报刊评论摘要,还会复审妻子的演说,我为她准备所有这些。这就是我的工作。”

不过Michel也承认自己可以理解人们对此的质疑,“如果有新法案投票通过禁止议员雇佣家属作为助理,我可以理解,也会遵守法律。这是民主的体现。”(欧洲时报/ 周轶伦 编译报道)

编辑: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