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天啊!100天100万人被杀的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

种族大屠杀100天,被害者100万,一个国家八分之一的人口消失。

这就是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

绝大部分受害者是图西族人,也包括一些同情图西族的胡图族人。

在信息通畅、交通便利的全球化时代,在联合国成立近50年的时候,百万平民竟死于弯刀和木棍的屠杀之下。

更讽刺的是,大屠杀发生后并没有马上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

胡图族和图西族是卢旺达两个主要民族,20世纪90年代,两族武装势力展开内战,1994年,矛盾爆发到顶点,胡图族极端分子煽动杀光图西人。

劫后余生的”图西“族幸存儿童。

1916年卢旺达被比利时占领,二战后成为联合国托管地,但仍由比利时统治。

比利时殖民者挑选长相举止跟白人更接近的“文明人”,扶持这个阶层,并把阶级上升为种族概念,用 “精英”图西“族”来统治占人口数80%以上的胡图“族”。

大屠杀得到了卢旺达原政府、军队、官员和大量当地媒体的支持。除了军队,对大屠杀负主要责任的还有两个胡图族民兵组织:Interahamwe和Impuzamugambi,同时大量的胡图族平民也参与了大屠杀。

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拿起屠刀成了刽子手。

1994年的夏天,整个卢旺达只有杀戮,在那片被世界遗弃的血海中,看不到任何救赎的希望。

卢旺达死亡人数占当时世界总人口1/5000以上。

1994年的卢旺达内战和种族大屠杀,给卢旺达带来了巨大灾难, 使这个原本贫困的国家雪上加霜,大批劳动力丧失,国家经济处于崩溃边缘。

躲避种族报复而逃离家园。

大屠杀是长期殖民统治种下的一个恶果。在欧洲人来到卢旺达之前,胡图、图西两个部族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

殖民主义者在卢旺达实行“以夷制夷”的政策,在两大部族之间轮番制造矛盾,从而埋下两者不和的种子。

在仇恨洪流的席卷下,胡图人如果不参与屠杀,就会被视为叛徒。

从中国买的10美分一把的甘蔗刀被卢旺达用于种族灭绝。

联合国部队来接走所有白人,真正受到死亡威胁的黑人难民却不许上车。

卢旺达现总统保罗·卡加梅曾指控法国和比利时“直接参与种族大屠杀的政治筹划”,“法国甚至参与行动”。

大屠杀持续三个月后,图西人的“爱国阵线”击败胡图族政府军,夺得卢旺达政权。

为避免冤冤相报,新政府只惩办罪大恶极的屠杀组织者,而对参与集体行动的平民尤其是未成年人尽量给予宽大处理。

卢旺达原来的国旗是红黄绿三色,2001年新国旗法通过,蓝色代替了红色,因为红色让人想到屠杀,卢旺达不愿再见到鲜血。

卢旺达的每所医院都被成千上万等待被屠杀的平民占满。

大屠杀计划事先已被精确制定,卢旺达原政府的军队、宪兵和卫队均参与其中。

据称法国认为卢旺达内战期间,图西族的爱国统一战线是“英美化的非洲对于法兰西化非洲的侵蚀”,卢旺达现政府指控法国是支持屠杀方胡图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