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仓山美景】独步螺洲听涛声

寒风吹面,我在小镇里游走。一条条曲折的小巷,一座座故居、宫庙、宗祠,一个个传奇人物,真实的历史、神秘的传说……密集的信息,推挤着我,从窄长的巷子里一头钻出来,迎面就撞见了惊涛拍岸的乌龙江!到螺洲之前,我在地图上一次次看它,但没想到自己是这样猛一抬头,突然就看到了现实中奔流的江面,看到了隔江巍然盘踞的五虎山。

螺洲,这块由江水泥沙冲积而成的洲地,面积大约只有3平方公里,充其量也只能算个小渔村。然而,烟波浩淼的乌龙江,气势磅礴的五虎山,是它独一无二的恢弘背景。在这样的背景下,聚居其间的世代生民,演绎种种人生传奇,似乎理所当然。行走在这块土地上,我的脚步无法轻快。藏身于窄街小巷的各类建筑,乌瓦雕窗,一石一木,似乎都在无声地叙述着经历的往事。历史在这里堆积起厚厚的卷帙,我虽不能一页页细细翻读,但还是在做了标记的章节间贪婪地看了又看。

一 自宋明以来,螺洲逐渐形成三个宗族村落,现在依然是这样的格局:陈、吴、林三个姓氏,由西向东聚居在店前、吴厝、洲尾3个村。清代,这里的人口不足千户,竟然出了进士27人、举人101人、武举11人。对于一个小镇,这组数字十分惊人。要知道,明清两朝500多年间,福州五区八县范围全部的进士也只有900多名。螺洲,何以在清代取得傲视群伦的科举成绩? 我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要有足够的经济支撑。清代科举,从最低的童生开始,一个童生参加县、府两试(考上了便是"生员"),需要10两银子。这是什么概念?清初10两银子可以买粮10石,约600公斤。相当于三口之家一年的口粮。这只是参加县府两试,若再上一级到省里参加乡试(考上了称为举人),费用就更高了。再往上,参加会试、殿试,就是戏曲故事中常看到的"进京赶考"。从螺洲往京城,光是这一路万水千山走下来,就得多少盘缠?因此,没有相应的经济基础,想考功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迁居至螺洲的三大姓氏家族,在这块泥沙冲积而成的肥沃洲地平原上,拥有良田千亩。同时,乌龙江不仅提供了丰饶的水上渔业,而且让这里的人们很早就通过便利的水上交通走南闯北,生计遍布各行各业。陈氏家族中的著名人物陈若霖,官至刑部尚书。早年却为院试所困,久未考取生员,便决意辍学经商,乘船前往苏州贩布。好在启程前收到北方来的家书阻挡,才有后来在仕途上徐徐展开的瑰丽人生画卷。他的传奇,成为闽剧、豫剧《斩皇子》的原始素材。

耕田牧海,读书经商,经过几代人的辛勤积累,到明清两朝,三大家族已经显示出了雄厚的财力,从遍布街巷的明清建筑遗迹,可见一斑。紧挨着的三个村落,各有自己的泰山庙、各有宗祠,且精雕细琢,不惜物力。店前村有一座美轮美奂的天后宫,洲尾村就有一座清雅旷逸的观澜书院;吴厝村有一座护国显应三刘尊王祠,洲尾村就有一座螺女先娘庙……一座座无声的建筑,宣示着此地已足够富庶,可以满足家族子弟读书入仕的渴望了。 当然,这样的渴望,自宋以来,就弥漫了整个福州,大环境对这个小村庄的影响不可小觑。宋代的福州,读书之风炽盛如此:"城里人家半读书","路逢十客九青衿,半是同窗旧弟兄"。在大宋几百年的科举考试中,福州的成绩全国第一!而偏于福州郊区南台岛的螺洲,这个时候还在积蓄力量,它的井喷时代出现在清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