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陆大鹏:作为译者,翻译人名和头衔最让我头疼

本文原载《澎湃新闻·私家历史》,作者陆大鹏。

约定俗成与尊重原文的矛盾

作为历史书的翻译者,我的主要烦恼在于,在翻译人名、头衔等的时候,如何在这两方面之间平衡:A,尊重原文和逻辑;B,照应中国读者的习惯。在A与B之间苦苦挣扎的时候,虽然我努力做到一致(consistent),但常常做不到。或许人类给无序的自然强加自己创造的秩序,注定是西西弗斯式的努力。

比如,翻译外国人名,一般有两个原则:一、 名从主人,即按照本人的语言发音来翻译。比如F1方程式赛车手Michael Schumacher,他是德国人,就应当用德语来读Michael,那么就是“米夏埃尔”,不是英语的“迈克尔”。德国人写的书里把太阳王路易十四写成Ludwig XIV,不能按德语翻成“路德维希十四”;法国人把英王Charles I读成“夏尔”,还是得按照英语读音翻成查理一世。

二、约定俗成,即大家已经习惯的东西,即便不是那么正确,也不要标新立异。比如Sherlock Holmes,翻译成“福尔摩斯”,今人看来莫名其妙,当初可能是受译者的方言影响,但今天如果我们再把Holmes按照标准发音译为“霍尔姆斯”“赫尔姆斯”,怕是没人认账。

以上两者很难兼顾,尤其涉及欧洲历史时。名从主人和约定俗成的矛盾,可以说是A和B矛盾的一种表现形式。现在一般所说的神圣罗马皇帝Charles V(查理五世),若按照“名从主人”的原则,就麻烦了,他的血统特别复杂,成长经历也颇为曲折。他从小在佛兰德(今天的荷兰和比利时部分地区)长大,可以说他的母语是荷兰语和法语。那么,他的名字是否应当是“夏尔”(法语)或“卡雷尔”(荷兰语)?他是西班牙国王,是不是得按照西班牙语,读他的名字为“卡洛斯”?后来他当了德意志皇帝,是不是得他把叫“卡尔”?这个问题恐怕要把人烦死。好在中国历史学届的前辈,已经定下了“查理”这样约定俗成的名字,尽管它并非与这位皇帝真正有关系的任何一种语言,而恐怕是从英语来的。

再举个例子,1066年,诺曼底公爵征服英格兰,从此往后几百年,英格兰王室是讲法语的。所以按照“名从主人”的原则,征服者威廉就不是威廉了,是法语的纪尧姆(Guillaume);狮心王理查也不是理查,应当是法语读音“里夏尔”。

诺曼人骁勇善战,中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在北欧征服了英格兰,在南欧征服了意大利南半部分和西西里岛,建立所谓西西里王国。西西里曾经被拜占庭和阿拉伯人统治,讲希腊语和阿拉伯语的人很多。那么,这些讲诺曼法语的国王,统治着讲意大利语、西西里语、希腊语、阿拉伯语的臣民,我们应当怎么翻译国王们的名字?“Roger”是“罗歇”(法语)、“鲁杰罗”(意大利语),还是干脆用大家最喜闻乐见的英语“罗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