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鹿野:何以成败论英雄——回眸太平天国运动

察网
2017-02-04
+关注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关于太平天国运动,大概有两种说法。传统观点是以胡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为代表,是教科书仍延续着的观点,即太平天国是应该肯定的一场反侵略反封建的农民起义,但是农民本身的局限决定了其不可能取得胜利,所以太平天国的积极意义是有限的。而另一种观点就是改革开放以来的近现代化史观。近现代化史观认为:太平天国运动是愚昧的,是以神权为基础的迷信活动,并没有什么进步性;如果太平天国运动取得胜利的话,就会导致中国社会的整体倒退。

这两种观点是目前史学界关于太平天国运动的,比较占据统治地位的观点。然而这两种观点都带有明显的局限性。

以胡绳为代表的传统观点,带有一种明显的先验的色彩。的确,如果按照典型的阶级分析法来看,农民阶级的确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但是,农民出身的人,未必就一定仅限于农民阶级而不会发生变化。比如,后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也被称之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战争”。同理,太平天国运动也并不只是一场单纯意义上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中提出的《资政新篇》等方案在当时的中国,乃至东亚地区,都是最先进的。《资政新篇》不仅在年代上要早于洋务派,而且,《资政新篇》在内容的深刻性上显然也超过洋务派(比如在近代经济发展以及社会变革方面)。更别说《资政新篇》突出了民族独立的特点,并不像洋务派那样主张一种依附型的近现代化(或者说是一种依附型的发展)。

展开剩余69%

另外,如果放眼全球我们就会发现,日本当时也没有强有力的新的资产阶级,而是以过去旧的西南的领主,特别是中下级武士,代替了资产阶级的作用,进而取得明治维新的成功。而且,从《资政新篇》的内容来看,太平天国运动要比当时日本掀起的倒幕运动内容更加深刻。因此,我们不能说农民阶级一定不会成为资产阶级的替代品,也不能说农民阶级不可能建立起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资本主义国家并不一定要由资产阶级建立。包括日本,俄国等等,都是通过封建地主自上而下的改革方式建立起资本主义国家。试想一下,若太平天国运动推翻了清王朝,接着又实行了《资政新篇》的一些措施的话,领导太平天国运动的农民阶级未必就建立不起来资本主义制度。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胡绳的观点是有一种先验的色彩在里面的。

而像新兴的否定太平天国的观点,就更不可取了。对于任何一个历史事件,如果我们以放大镜的方式挑出相关的一些负面残暴的东西,那么,几乎所有的历史事件都可以找出消极的一面。如果用太平天国运动中出现的一些负面现象,来否定太平天国本身,这种做法本身就带有一种主观的、先入为主的、以偏概全的色彩。因为太平天国这些造反者之所以会冒着生命危险造反,而又有广大的支持者,这就说明当时广大老百姓的确是难以生存了,走上绝路了,才会去造反。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太平天国运动的发生是必然的。所以,我们对这场太平天国运动,是难以否定的。因为无论这些学者怎样地抨击太平天国运动,他们也不可能回避,或者否认当时农民以及广大底层劳动者已经难以生存了的事实,太平天国运动也就不会因为这些人的反对而抹杀了反抗的积极意义。

另外,否定太平天国的这些人,一般都是积极推崇近现代化的,往往对洋务运动充分肯定。而他们对太平天国那层次高于洋务运动的纲领《资政新篇》,却又是一种视而不见的态度。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所谓的近现代化史观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近现代化史观——所谓的近现代化,必须是由上层领导的才能得到他们的承认。准确来说,这种所谓的近现代化史观,其实很明显是站在了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等上层社会的立场上,而非是所谓超阶级的近现代化为判断依据的史观。这些学者对太平天国和洋务运动采用了双重标准也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一点。

但是,太平天国运动的确是失败了。我们恐怕也不能因为太平天国运动有可能使农民阶级成为资产阶级的替代品,从而引导中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就把它简单地肯定了。否则,我们对于历史的探究就会陷入一种混乱的、没有规律和标准的状态。所以,我们还必须接着分析太平天国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个人认为,要探究太平天国失败的主要原因,还是要看当时中国所处的社会环境。在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开始出现民族危机的情况下,太平天国的核心任务应该是点燃爱国主义的激情,进行民族的解放。无论是代表上层的清政府,还是代表下层的太平天国,都应以“是否在此方面做出贡献”做为主要的评价标准。然而,我们也知道太平天国的领导者并没能很好地看到这一任务——太平天国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将基督教做为一种动员工具。而在当时,基督教很大程度上是外国侵略者的侵略工具。虽然太平天国本身有反对侵略的色彩,但是,以基督教做为动员工具,就必然会与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产生隔阂。在别的一些方面,太平天国运动的领导者们也混淆了自己和外国侵略者之间的界限,也就淡化了太平天国运动反侵略的民族解放色彩,这就使它不可能取得成功。也就是说,民族解放任务方面的欠缺,比简单地从农民阶级局限性进行解释,可能更为合适一些。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