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法萨卢斯大决战解析:古代战争为什么会有很悬殊的伤亡比例?

言武堂
2017-02-03
+关注

都是冷兵器对砍,有些典型战例中弓箭手甚至骑兵都很少,都是手持剑盾的步兵,为什么有时甚至有好几万比十几的伤亡比?那几万人都是怎么死的?

例如坎尼会战,都知道罗马士兵被汉尼拔包围,但是再怎么包围也得面对面的砍啊,为啥都是罗马人被砍死了呢?难道是罗马人自己发生了踩踏事故?

拿凯撒和庞培的法萨卢斯大决战举例吧,这场战役基本决定了当时罗马内战的成王败寇。

Ⅰ.基本信息介绍:

一、作战场地

法萨卢斯平原,处于北希腊南端,和色萨利地区多见的山间平原一样平常,周围由500米高不到的丘陵围绕,中间的开阔平原东西长20公里,南北长17公里。在平原的北部边缘附近,有条没有桥也可以照渡不误的小河,向东缓缓流淌。

率先从西边到达战场的凯撒方在平原的正中央构筑阵地,而从北部抵达的庞培,虽然也在平原的中央构筑营地,但是他选择了在地势更高的地方。

展开剩余90%

二、战力对比

双方的战斗力对比如下:

——庞培军——

110个大队的重装步兵共4.5万人

庞培过去的部下2000人

骑兵7000人

共计5.4万人投入大决战

——凯撒军——

80个大队的重装步兵共2.2万人

骑兵1000人

共计2.3万人

其中500名步兵留守营地

至此法萨卢平原上出现了步兵4.7万对2.2万,骑兵7000对1000的大决战。

需要提出的是,庞培方平均每个大队有430人,而凯撒方平均只有275人。庞培方军队数量多,而平均质量并没有凯撒方高。

三、阵型布局

两军的营地大约相距7公里,如果把法萨卢斯平原一分为二的话,庞培方的营地就在东半部分,凯撒方的营地在西半部分,因此,这个从营地中将敌人引出来的布阵,有一条河位于庞培方的右边,凯撒方的左边。

双方阵型布局:

——庞培方——

离河较近的是庞培军的右翼,由来自奇里乞亚和西班牙的雇佣兵组成,庞培认为他们的战斗力冠绝全军,因此将他们安排在没有骑兵守卫的右翼。

中央是从叙利亚过来的两个军团。

左翼是两年前借出兵帕提亚为由从凯撒手中夺来的两个军团。除上述兵力以外,其他的步兵,包括庞培手中的2000名老兵,都平等地分配给左、中、右三个部分。

重装步兵团的最左边是7000名骑兵,并且由十分熟悉凯撒指挥习性的、前凯撒得力副手拉比埃努斯担任指挥。

庞培自任总指挥,扎营于大军左翼背后的矮山丘上。

——凯撒方——

左翼——第八、第九军团担当主力

中央——第十一军团担当主力

右翼——第十军团、第十二军团担当主力

最右——骑兵

总指挥是凯撒,他的位置和庞培遥相呼应,坐镇于右翼的背后。但是凯撒不是扎营在高地上,而是骑在马上。

四、战术想法

双方基本战术想法:

庞培方战术想法:骑兵团在战斗刚刚打响时猛攻凯撒方的右翼。在主力部队投石之前(即在主力部队加入战斗之前),右翼进攻必须要把凯撒方逼入崩溃的境地。之后,骑兵团绕道敌军背后,抢在敌方之前到达河边,完成对敌包围,以期在主力重装步兵陷入危险之前结束战斗。

这个想法是建立在庞培方骑兵兵力优势的基础上的,并且可能参考了伊苏斯会战、坎尼会战、扎马会战等经典会战,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步兵未动之前由骑兵从背后包抄,然后全歼敌人。

凯撒方战术想法:将经过高卢战役洗礼的重装步兵打造得更具机动性,也就是说,当庞培方的骑兵按照“教科书”绕到其背后进行攻击之前的这段时间内,他们能够一直支撑着威胁敌人两侧和正面的步兵,并且从三个方向进攻,进行包围战。同时通过特殊手段,消灭敌人骑兵的机动性,以期瓦解敌人的核心战斗力,从而赢得胜利。

五、凯撒方“秘密武器”。

1、“步骑混合队”

将平时守护队旗的轻装步兵共400人从日常任务中调离,这些身手矫健的士兵被添加进1000名骑兵之中,组成步骑混合队。他们都是年轻人,又都是轻武装,因此行动迅捷,既可以在骑兵身后和骑兵共乘一匹马,也可以突然从马上跃下,战斗力惊人。

这是凯撒在反复布阵时不断演戏积累经验才迸发出的战法。

2、“人肉栅栏”

挑选出从高卢战役第一年就跟随他,身经百战的近2000名精兵,编成了一个特别军团,目的是在敌人7000名骑兵猛攻时,这些老兵们要张开双臂站在敌人面前阻挡攻势。为了出其不意,凯撒将这个特别军团安置在右翼的 背后,也就是自己的近前。

凯撒年少时曾以两手放在头后交叉的姿势骑乘裸马,之后又和素有”马背上的民族“之称的努米底亚骑兵或日耳曼骑兵拔刀交战,并且士兵们都是有口皆碑的,所以这是凭借他对马这种动物的习性了如指掌才想出的法子。

面对数量上占压倒性优势的庞培方骑兵,凯撒的战略方案是:首先让“步骑混合队”假装抵抗同时闪开,让敌方骑兵认为由此可以轻易地绕行到凯撒方背后。就在此刻,2000名精兵站出挡住骑兵攻势。与此同时, “步骑混合队”也到达了敌方骑兵的身后,这样,就将敌人的7000名骑兵迫入了“栅栏”之中,从而消灭敌人骑兵机动性的突击力。

Ⅱ.会战经过:

一、开战准备

凯撒方迅速建营后,凯撒为了一扫之前在都拉斯包围战中吃了败仗的低落士气,庞培方在法萨卢斯平原安营扎寨的第二天,凯撒就让自己的军队在阵前掰开战斗阵势。通过逐渐前移阵型,一方面使得军中士兵能够习惯敌人,另一方面则是方便自己观察敌人阵型,从而想出破敌之计。

二、决战开始

庞培军的营地构筑在一个较高的山丘上。从他的营地到下面的平原之间,是一片开阔而不太陡峭的坡路。凯撒在反复操练布阵的同时,庞培也将自己的军队拉到小坡度的开阔山脊,而不是平原上进行布阵。这样的局势令凯撒不能开战,而凯撒也一直找不到有利战机。

为了避免持久战从而导致自己处于不利的被动局面,凯撒尝试诱敌作战。拔营出发的军号吹响后,凯撒军有意识地让满载物资的运输车队横穿平原,从敌人的眼皮底下路过。

另一方面,庞培的军营内也早已充满了打决战的气氛。士气高昂的庞培方在凯撒方的诱敌刺激下开始从营地中出来活动,布阵位置比前几天更远离了营地的栅栏。

终于,凯撒在知道己方已离开不利的战斗地形后,立刻命令军队停止行动,将所有的非战斗物品统统都放下,简单动员后下令展开战斗阵型。布阵结束后又骑马趋至全军阵前,进行了简短的演说。随后凯撒方发起攻势。

三、决战历程

1、会战第一阶段

两军之间,还隔着一段足够双方军队奔走激战的距离。此时发起攻势的只有凯撒的军队,而庞培禁止己方军队有所行动。庞培考虑让凯撒方的步兵持械奔袭两倍的距离,等他们到了庞培军面前时,应该会有些疲劳和困乏,会导致本来排成一线的阵型溃散,那时再进行迎击,应该是对己方最有利的。不过,这个战略对早已身经百战的凯撒精英们来说并不适用。

凯撒方的第八、第九、第十一、第十二、第十军团的精英作为先头部队出征。飞奔到一半时,他们注意到庞培军依旧岿然未动,凭借多年征战的经验,他们在没有接到任何指令的情况下突然停止了。他们停下奔跑的脚步,调整呼吸,整理队列,之后再持枪,开始突击。因此当他们到达敌人面前时,气息不乱、阵型不乱,十分整齐。

虽然如此,庞培军还是抵挡住了这次进攻,毕竟他拥有3倍于敌的兵力。同时庞培方阵型也没有溃散,全线压上应战。

2、会战第二阶段

庞培随即命令最左的7000骑兵发动总攻。攻击开始的同时,轻装步兵们开始漫天射箭,以掩护骑兵的攻势。

3、会战第三阶段

凯撒方的“步骑混合队”装出惊恐的样子迅速撤退,庞培方的骑兵乘胜追击,突然,凯撒一声令下,一直处于隐藏状态的2000名精英开始行动,装作害怕逃走的“步骑混合队”也配合着反击,就这样,把庞培方骑兵赶入蓄谋已久的“栅栏”战斗开始了。

负责掩护骑兵的庞培方弓箭手们首先被击退,接着,7000骑兵没有任何一骑可以轻易从“栅栏”中突围。凯撒的“栅栏”兵手持长枪(而非通常那样把其作为标枪投掷出去)逐渐缩小包围圈。

但是这毕竟是由人组成的“栅栏”。最终,得以逃脱的庞培方骑兵三三两两地朝平原逃去,凯撒方士兵也无法追击。

4、会战第四阶段

凯撒命令瓦解敌方骑兵的“栅栏”们从侧面进攻敌人左翼。

庞培方的左翼正与凯撒方的右翼厮杀正酣,因此,此次进攻和庞培左翼的正面攻击相加,让庞培军陷入了正、左面,背后三面受敌的困境。

庞培方的中央和右翼仍然保持了不溃散的队型坚持战斗,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凯撒方还保留了一部分实力强劲的老兵没有上阵。迎击数量三倍于己之敌的较年轻的士兵和中坚士兵此时被换下休息,老兵数量虽少,但是疲劳度为零,反观庞培方的士兵早已十分疲惫。就在他们苦于招架时,刚刚经过休整的凯撒方士兵再度上场,从庞培方的两侧和背后夹击。

至此,庞培军的左、中、右三军全盘崩溃,再无一人能保持战斗姿态。

5、追击

庞培方完败的士兵弃大本营于不顾往河边高地逃去,凯撒方则决心追击到底,向庞培方大本营发起进攻。

进入敌方营地后,凯撒禁止士兵掠夺敌人逃走时放弃的物品,紧接着令人追击从营地后面脱身北逃的庞培,最终没有捉到。

同时,凯撒将自己军队三分,一部分驻守机房大本营,另一部分驻守庞培方大本营,亲自率领最后一部分共四个军团渡河向敌人逃走的高地方向追击。

凯撒命令士兵们在高地与河流之间挖掘壕沟,让逃窜在高地之上的敌军欲靠近河流而不可得,逼得敌方逃兵投降。

注:本文转自知乎 作者:夏文昊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