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怀宇:国际中国社会史大论战——以1956年中国历史分期问题讨论为中心

作者|陈怀宇,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历史哲学宗教学院与国际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

原载|《文史哲》2017年第1期,41-70页

(本文为节选|请点击页面左下方“阅读原文”获取全文)

摘 要

1948—1972年西欧中国学家们组织了每年一度的学术会议,轮流在欧洲各个城市举行, 发表论文交流学术信息。这一会议最初由西欧学者主办,后来扩展到苏联、东欧乃至全世界,基本形成了一个中国学全球共同体。1955—1956年中国学者两次应邀参加,先后有翦伯赞、周一良、夏鼐、张芝联四位学者参加。他们不仅在会上发表论文,介绍中国近代史研究,还组织了新中国考古成就展,吸引了广大中国学家们的注意。其中最有意义的中外史学交流是1956年巴黎会议上发生的国际中国社会史大论战。会议的主题是中国历史分期问题,中国学者介绍了基于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历史分期理论,适逢欧洲学者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也热衷于经济社会史研究思路,遂引发了国际大论战。这次论战参与者包括当时欧美地区知名中国学家如蒲立本、史华慈、傅吾康、白乐日、齐赫文斯基等,甚至连法国年鉴学派代表人物布罗代尔等也注意到这次大论战,可谓20世纪学术史上中国史学影响最为广泛的一次国际大讨论。这样的大论战不仅是学术全球化的结果,也是冷战初期欧美知识界深受左翼思潮影响的必然产物。换言之,这次大论战的出现受到冷战初期全球政治、思想、学术多重因素的综合影响。

引 言

战时期的中外学术交往远不如现在密切,六七十年代大约是最令人扼腕的一个历史阶段,一方面因为冷战意识形态的原因使中国与居于对立阵营的欧美学界几乎处于隔绝状态,另一方面则随着1960年中苏交恶而不再有密切的中苏科技和学术交往。即便在中国内部,尽管不乏重要成果出现,但总体而言,学术发展较为缓慢。回顾历史,实际上在1958年以前中外学术交流相对活跃,其中尤以1956年最为活跃。有一些学术交往随着近年各种资料的陆续披露,图景越来越清晰,比如中国学者参与西欧青年中国学家会议,便是一例。

西欧青年中国学家会议自1948年至1972年几乎每年轮流在欧洲各地召开,仅有两年中断,一是1960年莫斯科会议因为参加人数过少而取消,二是1968年布拉格会议因为捷克斯洛伐克爆发“布拉格之春”导致当地政治形势恶化而取消。虽然中国大陆学者仅参加了1954年莱顿第八次会议和1955年巴黎第九次会议,但在当时均引起国际学界很大轰动。尽管中国学者缺席了后来的几次会议,但两次参与西欧会议,却让大陆史学界内部当时热议的中国历史分期问题,在欧美学者中间引发了极浓厚的兴趣和极热烈的讨论。这种兴趣既受当时欧美中国学学术发展的内在理路启发,也与当时冷战初期国际政治形势、冷战初期欧美学者的思想左倾大环境密切相关。因此,欧洲青年中国学家会议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放在这三者形成的国际政治、思想、学术和社会网络中进行探讨。当时西欧学者普遍思想上左倾,一些学者对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颇有好感,而在港台地区,却有一些学者对西欧学者的思想左倾抱敌视态度,这样在各国学者之间就形成了非常复杂的政治和思想群体。这些复杂的政治、思想、学术冲突,应在冷战背景下进行分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