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文典为什么会看不起沈从文?

国史馆
2017-02-03
+关注

[导读]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有传闻说刘文典与沈从文关系不和睦,其实沈、刘二人往来不多,应是相安无事,但刘文典喜欢针砭时弊,语言锋利,而沈从文性格腼腆

刘文典为什么会看不起沈从文

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有传闻说刘文典与沈从文关系不和睦,其实沈、刘二人往来不多,应是相安无事,但刘文典喜欢针砭时弊,语言锋利,而沈从文性格腼腆、资历稍低一些,二人同在中文系任教,于是沈先生可能就成为了刘文典奚落的对象。刘文典为何看不起沈从文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件事情上面。

刘文典塑像

一、教授事件

沈从文授课非常认真,受到了学生的欢迎。1943年,西南联大聘请沈从文为本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月薪360元。听闻此事的刘文典很生气:“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400块钱,我该拿40块钱,朱自清该拿4块钱,可我不给沈从文4毛钱!他要是教授,那我是什么?”表达了心中的不满。

展开剩余95%

二、跑警报事件

抗战初期,日本飞机经常轰炸昆明,昆明的防空力量较弱,每当飞机来袭,昆明就会拉响防空警报,警报一响起,西南联大的师生们就都往郊外跑,这叫做“跑警报”。有一次警报响起,刘文典与众人一起跑出校园,突然他想起陈寅恪还在后边,于是赶紧回头,找到视力不佳的陈寅恪,扶起他就向外跑,快跑到郊外时,刘文典看到沈从文也在人群里,便上前说道:“陈先生跑是为了保存国粹,我跑是为了保存《庄子》,学生跑是为了保留下一代的希望,可是你什么用都没有,跑什么跑啊!”这可以看出刘文典为何看不起沈从文。

通过这两件事情,便得知言语锋利的刘文典一定得罪了沈从文,但是这些故事都无足考证了,所以也不能妄言评论二人的关系,只有刘文典与沈从文先生的学术造诣是不可忽视的。

文史大师刘文典怎么死的

刘文典,民国时期国学大师,人称怪杰国粹,1889年生于安徽合肥,1958年逝世。他在有生之年潜心研究古典文学,为人狂傲不羁,不受世俗约束,他可以活在纷乱的民国,却熬不过红歌嘹亮的年代,那么清高孤傲的刘文典怎么死的呢?

刘文典墓碑

那时,刘文典老先生在云南大学中文系任教,1952年全国上下各大高校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改造运动的序幕拉开,刘文典老先生就成为了思想改造的重点对象之一,他的古体诗也遭到莫须有的污蔑,被视做反动诗。1957年,刘文典先生被视为右派,遭到批斗,直至1958年的交心运动。但是刘文典的性格是绝不允许自己的人格受到侮辱,1958年云大贴出他的大字报,但是这些带有政治色彩的做法被刘文典嗤之以鼻,刘文典总是用轻蔑和不屑的态度对待这些侮辱,这就致使刘文典成为被批斗的中心,当时云大的党委书记还在大会上公开强调,刘文典是中文系难以攻克的堡垒。虽说刘文典放纵傲然的性格会让他无视这些污蔑,但是一次次的批斗让这位近7旬的老人在精神上受到了创伤。

关于刘文典怎么死的,除了精神上受到摧残之外,刘文典之死还有其他原因。众所周知,刘文典先生是一位无烟不欢的老烟枪,早在西南联大任教授的时候就嗜烟如命,烟杆和烟袋是他的标配,讲到兴奋之处,就“吧嗒、吧嗒”吸上两口,有他在的课堂上每每都是烟雾缭绕,但是谁教他博学广识,狂妄又不失幽默,很多学生偏偏爱听他的课。不过常年累月这样下来,他的身体就受到了伤害。在受批判期间他被查出肺癌晚期,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刘文典并没有公开病情,逃避批判,面对那些污蔑他依然昂首挺胸。最终在1958年7月15日刘文典先生病逝于昆明。

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指什么

邋遢,孤傲,放浪形骸,是典型狂人刘文典形象写照,世人能够记住他不仅是因为他博学、满腹经纶,更是因为他的“狂”,他的狂亦成了一个时代的印记,如今不得不感慨“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

刘文典照片

刘文典好似魏晋风骨式的人物,可坐地扪虱,视万物于无物。刘文典老先生的狂是发自内心的自信,和灵魂深处的文化积淀与底气,所以后人才称他为“民国的底气”。

刘文典老先生20岁出头就到北大任教了,而且深得胡适先生欣赏,胡适先生是刘文典为数不多的良师益友。在北大任教的刘文典正好赶上了北京大学整理古书古籍运动,刘文典作为古典文学的资深研究着,踊跃参加到活动当中。先后校勘整理古籍《淮南子》、《庄子》、《说苑》、《大唐西域记》等,不得不说的是刘文典所做的《庄子补正》,煌煌十卷,极具灼见,奠定了其他在国学界独一无二的地位。

他曾狂妄的说“古今真正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就是我刘文典,其他研究《庄子》的人加起来一共半个!”;他深深的崇敬尊重陈恪寅,却毫不避讳的调侃嘲笑沈从文,说如果陈先生值40钱,他刘文典则值4钱,而沈从文只值得四分钱;他曾当众与蒋介石对骂对打,试问,民国之人有几人如他、历史又有几人如他?

刘文典活在完全自我的境界里,潇洒随行,无烟不欢,爱憎分明,至此不禁再叹,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

对刘文典的评价如何

刘文典,是安徽合肥人,曾在北京大学、国立安徽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任教,是一位杰出的国学大师、文史大师,是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之一,刘文典善于狂言妙论、见解独到,极具传统士大夫的傲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副“狂生”模样。那么世人对刘文典的评价又如何呢?

刘文典照片

刘文典师承刘师培、章太炎,结交胡适,自称“十二万分”佩服陈寅恪,在西南联大中文系任教时,不把朱自清、沈从文这些“才子”出身的教授放在眼里。

追随过孙中山,营救过陈独秀,驱赶过章士钊,痛斥过蒋介石。他内心追逐的永远是独立与尊严,坚守的是对社会命运的思考与悲鸣。

对刘文典的评价的重要一部分便是刘文典的教学与学术研究。刘文典一生治学严谨“一字之微,征及万卷”便是刘文典的治学格言。刘文典学识渊博,一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讲授的课程有《淮南子研究》、《庄子研究》、《先秦诸子研究》、《大唐西域记研究》、《论衡研究》、《杜甫研究》、《史通研究》、《校勘学》、《文选学》等,为传统文化的发展培养了大量人才,并且做出了重要贡献。刘文典的主要著作包括《淮南鸿烈集解》、《庄子补正》、《说苑斠补》、《三余札记》、《群书校补》、《杜甫年谱》等,他在学术上的地位和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贡献,值得我们永远纪念。

刘文典陈寅恪之间的关系

刘文典陈寅恪,二人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都是著名的文史大师,从1929年陈寅恪与刘文典相识于水木清华,到西南联大的五年,到历经家国之难,一直到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二人一直保持着学术上的交流与深厚的友谊,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陈寅恪照片

1929年刘文典到清华大学任教,陈寅恪是清华大学中文、历史两系的教授,1929年12月7日,刘文典与朱自清、杨振声等人发起成立了清华中国文学会,并决定出版《清华中国文学会月刊》,陈寅恪与刘文典二人在此学术期刊上共同发表文章,并从此相识。此后二人在清华大学时期共同参与了“驱吴运动”,共同指导了多位清华大学中国文学部的研究生,同为《清华学报》担任编委。在对对子风波中,陈寅恪表达了与刘文典在学术见解的相同。

七七事变后,二人先后一起被清华大学派往长沙、蒙自、昆明执教,在家国之难,流离失所的执教生涯中,二人相互扶持,保持着友谊。

1941年,日寇攻陷香港,陈寅恪困滞于绝岛,一时下落不明。对此,刘文典极为关注与关心。他曾在授课中提到友人:“陈先生如遭不幸,中国在五十年内,不可能再有这种人才。” 1943年,刘文典因受人污蔑被西南联大解聘,听闻此事的,在广西桂林的陈寅恪非常担忧。陈寅恪致函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文史系主任姜亮夫,推荐刘文典前往执教,半年后,刘文典返昆明。从1944年起,刘文典被云南大学文史系聘为教授。此后,他执教于此,直至1958年去世。

随着历史的不断前行,很多往事都已烟消云散,只有在经历家国之难中,刘文典陈寅恪这样的中国近现代学者的治学精神、深厚情谊、不屈的民族气节会永远被人们传颂。

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的原因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动荡的年代总会出现各类奇才。就如民国时期的文坛一样,民国是中西方文化、中国古典文化与新文化相碰撞的年代,那个年代迸现出了一个个文学怪才,其中比较耀眼的就是代表古典文学的典型代表—刘文典。为什么说刘文典代表的是古典文学呢,因为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

刘文典画像

说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是有依据的,因为刘文典一直研究的就是古典文学,他曾口出狂言“古今真正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就是我刘文典,其他研究《庄子》的人加起来一共半个!”,虽说这句话似疯人疯语,但是就连陈恪寅教授都赞叹他对《庄子》的认识之深。

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是因为他对古典文学的狂热,让他心里只能装得下古风古韵。那刘文典是怎样瞧不起新文学的呢?他不仅很抵触新文化运动,排斥通俗易懂的白话文,而且瞧不起以白话文成就而出名的沈从文,他从不掩饰自己瞧不起新文学。沈从文还曾遭到刘文典的公开侮辱,并且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一次跑空袭警报时,刘文典遇到同样跑警报的沈从文,就正言厉色地对沈从文说:“你跑什么?我跑,是因为我炸死了,就不再有人能讲《庄子》了。”沈从文尴尬不已,但是并未计较,后转头走了。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朴实随性,狂狷耿直倒也不失可爱。

[导读]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有传闻说刘文典与沈从文关系不和睦,其实沈、刘二人往来不多,应是相安无事,但刘文典喜欢针砭时弊,语言锋利,而沈从文性格腼腆

刘文典为什么会看不起沈从文

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有传闻说刘文典与沈从文关系不和睦,其实沈、刘二人往来不多,应是相安无事,但刘文典喜欢针砭时弊,语言锋利,而沈从文性格腼腆、资历稍低一些,二人同在中文系任教,于是沈先生可能就成为了刘文典奚落的对象。刘文典为何看不起沈从文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件事情上面。

刘文典塑像

一、教授事件

沈从文授课非常认真,受到了学生的欢迎。1943年,西南联大聘请沈从文为本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月薪360元。听闻此事的刘文典很生气:“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400块钱,我该拿40块钱,朱自清该拿4块钱,可我不给沈从文4毛钱!他要是教授,那我是什么?”表达了心中的不满。

二、跑警报事件

抗战初期,日本飞机经常轰炸昆明,昆明的防空力量较弱,每当飞机来袭,昆明就会拉响防空警报,警报一响起,西南联大的师生们就都往郊外跑,这叫做“跑警报”。有一次警报响起,刘文典与众人一起跑出校园,突然他想起陈寅恪还在后边,于是赶紧回头,找到视力不佳的陈寅恪,扶起他就向外跑,快跑到郊外时,刘文典看到沈从文也在人群里,便上前说道:“陈先生跑是为了保存国粹,我跑是为了保存《庄子》,学生跑是为了保留下一代的希望,可是你什么用都没有,跑什么跑啊!”这可以看出刘文典为何看不起沈从文。

通过这两件事情,便得知言语锋利的刘文典一定得罪了沈从文,但是这些故事都无足考证了,所以也不能妄言评论二人的关系,只有刘文典与沈从文先生的学术造诣是不可忽视的。

文史大师刘文典怎么死的

刘文典,民国时期国学大师,人称怪杰国粹,1889年生于安徽合肥,1958年逝世。他在有生之年潜心研究古典文学,为人狂傲不羁,不受世俗约束,他可以活在纷乱的民国,却熬不过红歌嘹亮的年代,那么清高孤傲的刘文典怎么死的呢?

刘文典墓碑

那时,刘文典老先生在云南大学中文系任教,1952年全国上下各大高校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改造运动的序幕拉开,刘文典老先生就成为了思想改造的重点对象之一,他的古体诗也遭到莫须有的污蔑,被视做反动诗。1957年,刘文典先生被视为右派,遭到批斗,直至1958年的交心运动。但是刘文典的性格是绝不允许自己的人格受到侮辱,1958年云大贴出他的大字报,但是这些带有政治色彩的做法被刘文典嗤之以鼻,刘文典总是用轻蔑和不屑的态度对待这些侮辱,这就致使刘文典成为被批斗的中心,当时云大的党委书记还在大会上公开强调,刘文典是中文系难以攻克的堡垒。虽说刘文典放纵傲然的性格会让他无视这些污蔑,但是一次次的批斗让这位近7旬的老人在精神上受到了创伤。

关于刘文典怎么死的,除了精神上受到摧残之外,刘文典之死还有其他原因。众所周知,刘文典先生是一位无烟不欢的老烟枪,早在西南联大任教授的时候就嗜烟如命,烟杆和烟袋是他的标配,讲到兴奋之处,就“吧嗒、吧嗒”吸上两口,有他在的课堂上每每都是烟雾缭绕,但是谁教他博学广识,狂妄又不失幽默,很多学生偏偏爱听他的课。不过常年累月这样下来,他的身体就受到了伤害。在受批判期间他被查出肺癌晚期,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刘文典并没有公开病情,逃避批判,面对那些污蔑他依然昂首挺胸。最终在1958年7月15日刘文典先生病逝于昆明。

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指什么

邋遢,孤傲,放浪形骸,是典型狂人刘文典形象写照,世人能够记住他不仅是因为他博学、满腹经纶,更是因为他的“狂”,他的狂亦成了一个时代的印记,如今不得不感慨“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

刘文典照片

刘文典好似魏晋风骨式的人物,可坐地扪虱,视万物于无物。刘文典老先生的狂是发自内心的自信,和灵魂深处的文化积淀与底气,所以后人才称他为“民国的底气”。

刘文典老先生20岁出头就到北大任教了,而且深得胡适先生欣赏,胡适先生是刘文典为数不多的良师益友。在北大任教的刘文典正好赶上了北京大学整理古书古籍运动,刘文典作为古典文学的资深研究着,踊跃参加到活动当中。先后校勘整理古籍《淮南子》、《庄子》、《说苑》、《大唐西域记》等,不得不说的是刘文典所做的《庄子补正》,煌煌十卷,极具灼见,奠定了其他在国学界独一无二的地位。

他曾狂妄的说“古今真正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就是我刘文典,其他研究《庄子》的人加起来一共半个!”;他深深的崇敬尊重陈恪寅,却毫不避讳的调侃嘲笑沈从文,说如果陈先生值40钱,他刘文典则值4钱,而沈从文只值得四分钱;他曾当众与蒋介石对骂对打,试问,民国之人有几人如他、历史又有几人如他?

刘文典活在完全自我的境界里,潇洒随行,无烟不欢,爱憎分明,至此不禁再叹,刘文典世间已无真狂人。

对刘文典的评价如何

刘文典,是安徽合肥人,曾在北京大学、国立安徽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任教,是一位杰出的国学大师、文史大师,是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之一,刘文典善于狂言妙论、见解独到,极具传统士大夫的傲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副“狂生”模样。那么世人对刘文典的评价又如何呢?

刘文典照片

刘文典师承刘师培、章太炎,结交胡适,自称“十二万分”佩服陈寅恪,在西南联大中文系任教时,不把朱自清、沈从文这些“才子”出身的教授放在眼里。

追随过孙中山,营救过陈独秀,驱赶过章士钊,痛斥过蒋介石。他内心追逐的永远是独立与尊严,坚守的是对社会命运的思考与悲鸣。

对刘文典的评价的重要一部分便是刘文典的教学与学术研究。刘文典一生治学严谨“一字之微,征及万卷”便是刘文典的治学格言。刘文典学识渊博,一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讲授的课程有《淮南子研究》、《庄子研究》、《先秦诸子研究》、《大唐西域记研究》、《论衡研究》、《杜甫研究》、《史通研究》、《校勘学》、《文选学》等,为传统文化的发展培养了大量人才,并且做出了重要贡献。刘文典的主要著作包括《淮南鸿烈集解》、《庄子补正》、《说苑斠补》、《三余札记》、《群书校补》、《杜甫年谱》等,他在学术上的地位和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贡献,值得我们永远纪念。

刘文典陈寅恪之间的关系

刘文典陈寅恪,二人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都是著名的文史大师,从1929年陈寅恪与刘文典相识于水木清华,到西南联大的五年,到历经家国之难,一直到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二人一直保持着学术上的交流与深厚的友谊,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陈寅恪照片

1929年刘文典到清华大学任教,陈寅恪是清华大学中文、历史两系的教授,1929年12月7日,刘文典与朱自清、杨振声等人发起成立了清华中国文学会,并决定出版《清华中国文学会月刊》,陈寅恪与刘文典二人在此学术期刊上共同发表文章,并从此相识。此后二人在清华大学时期共同参与了“驱吴运动”,共同指导了多位清华大学中国文学部的研究生,同为《清华学报》担任编委。在对对子风波中,陈寅恪表达了与刘文典在学术见解的相同。

七七事变后,二人先后一起被清华大学派往长沙、蒙自、昆明执教,在家国之难,流离失所的执教生涯中,二人相互扶持,保持着友谊。

1941年,日寇攻陷香港,陈寅恪困滞于绝岛,一时下落不明。对此,刘文典极为关注与关心。他曾在授课中提到友人:“陈先生如遭不幸,中国在五十年内,不可能再有这种人才。” 1943年,刘文典因受人污蔑被西南联大解聘,听闻此事的,在广西桂林的陈寅恪非常担忧。陈寅恪致函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文史系主任姜亮夫,推荐刘文典前往执教,半年后,刘文典返昆明。从1944年起,刘文典被云南大学文史系聘为教授。此后,他执教于此,直至1958年去世。

随着历史的不断前行,很多往事都已烟消云散,只有在经历家国之难中,刘文典陈寅恪这样的中国近现代学者的治学精神、深厚情谊、不屈的民族气节会永远被人们传颂。

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的原因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动荡的年代总会出现各类奇才。就如民国时期的文坛一样,民国是中西方文化、中国古典文化与新文化相碰撞的年代,那个年代迸现出了一个个文学怪才,其中比较耀眼的就是代表古典文学的典型代表—刘文典。为什么说刘文典代表的是古典文学呢,因为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

刘文典画像

说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是有依据的,因为刘文典一直研究的就是古典文学,他曾口出狂言“古今真正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就是我刘文典,其他研究《庄子》的人加起来一共半个!”,虽说这句话似疯人疯语,但是就连陈恪寅教授都赞叹他对《庄子》的认识之深。

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是因为他对古典文学的狂热,让他心里只能装得下古风古韵。那刘文典是怎样瞧不起新文学的呢?他不仅很抵触新文化运动,排斥通俗易懂的白话文,而且瞧不起以白话文成就而出名的沈从文,他从不掩饰自己瞧不起新文学。沈从文还曾遭到刘文典的公开侮辱,并且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一次跑空袭警报时,刘文典遇到同样跑警报的沈从文,就正言厉色地对沈从文说:“你跑什么?我跑,是因为我炸死了,就不再有人能讲《庄子》了。”沈从文尴尬不已,但是并未计较,后转头走了。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刘文典瞧不起新文学,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朴实随性,狂狷耿直倒也不失可爱。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