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第一次到越南,遭遇越南姑娘的诘责

越南航空公司的小飞机

继续聊第一次出国的经历。

结束了在老挝的访问,我们坐上越南航空公司的飞机前往越南。那时越航的飞机很小,是前苏联生产的图134,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飞机。坐上去感觉飘忽忽的,从舷窗望出去是崇山峻岭,令人提心吊胆。但穿着民族服装的越航空姐真心挺漂亮的,给人非常淡雅的感觉。

中越之间有着很深的历史恩怨。和朝鲜一样,越南在历史上曾经是中国的附属国,多少年来与中国的关系都是若即若离、似敌似友。

而我们是战争之后出访越南的第一个军事代表团。

我对越南一直没有什么好感。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时,我还在上小学,听到广播里说到越南鬼子对迫害华侨、侵占我边境领土的消息,真把我气得六窍生烟(还差一窍,那时的脑子还没有开窍)。

我1985年考上军校,当时中越的边界战争正打得火热。《血染的风采》正是中国大地上最流行的歌曲,只是后来没想到唱这歌的军中女歌手会是那样的一个结局。那时我们学校里学越语的人比学英语的人还多,他们毕了业大多是要去中越边境的。刚刚毕业的那一届学生还上老山前线实习了一个月,看着他们在猫儿洞的照片,我曾经羡慕不已。那时无知的我充满了战争的向往和对越南的仇视。这种仇视一直延续了很久才淡下来。

后来我读书多了才知道,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战争不过是一个实现政治目标的手段,许多战争是可以避免的。这令我对战争背后的政治动机产生了许许多多的疑惑。而到现在,我对战争已经只剩下了反感。对于好战的人只剩下深恶痛绝了。

所以说知识越多越反动。

飞机降落在河内机场的时候,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穿着灰绿色军装的“越南鬼子”,自1979年以来我就是这样被教育的: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不仅狡猾,他们还对我们的华侨、边民犯下滔天罪行。小平同志说要教训他们,于是有了那场战争。其实后来接触大量参加过这场战争的军人,包括后来许多肩扛将星的高级军官,他们跟我讲起过这场战争的落后和残酷。

我们向胡志明墓献花圈

我的领导检阅越军仪仗队

但是本着“向前看”的精神,作为战争结束后第一个访问越南的中国军事代表团,我们对越南的访问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所到之处,受到了极其热情的接待。双方在交谈中都在追溯两国之间过去的战斗友谊,没有人谈到那场持续了十年之久的边界战争。在越军总医院参观的时候,会说中文的医院院长紧紧抓住我们的手,留着热泪高呼中越友谊万岁。还唱起了那首中国人曾经都会唱的歌曲《越南-中国》,歌词是这样写的:越南中国,山连山、水连水,同胞兄弟难分离.....同饮一江水,早相见,晚相望,清晨共听雄鸡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