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民国人物:宋子文

魏晨品读民国_discard
2017-02-03
+关注

宋子文是民国人物里十分特殊的一位,他是“四大家族”中宋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是大财阀孔祥熙和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小舅子、还是一代枭雄蒋介石的大舅哥。他是留洋海归派新兴经济、金融的专家,也是民国时期管位显赫的政要,他曾成功劝说家人答应二姐宋庆龄与孙中山先生的婚姻,也曾反对小妹宋美龄与蒋介石的婚姻,但反对失败。这位经济学博士深受孙中山先生的信任并被委以重任成为首任中央银行行长,也在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里担任财政部长和行政院长。宋子文坚决反对蒋介石一味的讨要经费去“剿共”,也因反对蒋介石违反经济规律而行事拍案而起。他曾与蒋介石发生激烈争执而被蒋介石煽耳光,也曾面对困局扬长而去。“西安事变”爆发后,宋子文主张和平解决,并在第一时间飞抵西安进行斡旋,最终“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但他又因为蒋介石的出尔反尔失信于张学良,在西安答应并担保张学良的人身安全与自由,回到南京后因蒋介石的背信弃义而使宋子文至死都深感亏欠于少帅。宋子文在抗战期间游说美国各方势力为中国的抗日争取了六亿美元的援助,在美国一度成为了知名度仅次于罗斯福总统的人。联合国成立,宋子文是首任联大中国代表。但也因不清不楚的家族和个人经济问题被学者傅斯年等人紧咬不放。蒋介石与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宋子文一家去了美国,后被蒋开除国民党党籍。最终,这位哈佛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最终也只落了个客死他乡。

展开剩余83%

宋子文一生的起起落落与他的性格以及小妹夫蒋介石的意志息息相关,这对郎舅主导了中国近半个世纪,但却以失败告终,此二人也闹了个分道扬镳的下场。不是蒋介石的迂腐无能,也不是宋子文的迷惑不羁,而缘于乱世民国的纷纷扰扰,太多的权势需要去平衡、复杂的政治关系需要去协调、交错的国际利益不能伤害、混乱的军队派系无法整顿。夹缝中的民国首先要生存,其次才是发展壮大。蒋介石之于宋子文是领袖、是必须唯命是从的长官意志、是不懂经济不尊重自由的发号施令者、更是给他提供平台让他走向辉煌的人,而宋子文之于蒋介石则是谋士、是能者、是帮手、也是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密不可分的人、更是经济金融与国际外交的重臣、甚至是蒋介石的替死鬼……

1931年,已经是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行政院副院长、特别外交委员会副会长以及中央银行总裁的宋子文,可谓是官位显赫,身居要职的他被蒋介石委以极大重任。但是蒋介石并不是很安稳,经历了北伐与中原大战的胜利,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的独裁统治苗头日渐凸显,甚至希望自己的独裁合法化,这样就导致了国民党内部的矛盾日益尖锐,很多国民党元老与国民政府官员心生不满,这其中就包括胡汉民,因此,胡汉民等国民党元老成立了“反蒋派”。1930年11月12日,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上胡汉民带头抨击了蒋介石,令蒋介石好不难堪、颜面尽失。于是在1931年2月28日,蒋介石以宴请为名将胡汉民扣留并软禁在南京汤山。至此,矛盾彻底激化并公开。“反蒋派”则开始秘密组织营救胡汉民的行动。

1931年春,有人找到了名噪一时的上海“斧头帮”帮主民、国时期的“暗杀大王”王亚樵,并给了王亚樵二十万,王亚樵便问雇主需要“斧头帮”做什么,来人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蒋”字,王亚樵说:“哦,原来是草头王吶,我也正看他不顺眼。”这个“草头王”无疑就是蒋介石。来找王亚樵的人叫林焕庭(是时任南京国民政府立法院长的胡汉民的儿女亲家),“反蒋派”要救精神领袖胡汉民、林焕庭要救亲家公,于是二者不谋而合,一方出钱、另一方出力,这招“围魏救赵”就此秘密展开。1931年6月4日,蒋介石前往庐山修养,“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得知消息后便组织密谋暗杀行动。6月14日,庐山的竹林里,王亚樵的手下陈成见机实施刺杀但刺杀失败,因为“斧头帮”成员将手枪藏进掏空的金华火腿之中,上了山取出枪后把火腿随意扔在了树林里,被巡逻的警卫发现,因此加强了警惕和戒备,所以陈成的刺杀并未成功。

失败后,“反蒋派”自知再次暗杀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再送四万元给王亚樵,告知刺蒋不成改刺宋,宋子文是蒋介石的大舅哥,同时,蒋介石要讨伐“反蒋派”, 是财政部长由宋子文提供经费,杀掉宋子文可以让蒋介石如坐针毡像无头苍蝇一样,所以一场密谋暗杀宋子文的计划孕育而生。

1931年7月23日早7时45分,由南京开来上海北站的第55次晚点一个多小时后缓缓进站,旅客们熙熙攘攘的下了火车出了站,列车尾部的贵宾车厢也打开了门,两名身穿白色西装头戴白色礼帽的男子也下了车,一前一后的穿过月台。王亚樵与手下见目标出现便采取了行动。车站响起了枪声,人群乱作一团,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中枪后应声倒地,王亚樵见势准备组织撤退,然而就在此时,又突然冲出了另一拨人,朝着倒在血泊中的男子连补数枪,王亚樵顿时懵了,但容不得过多思考,王亚樵等人和另一拨补枪的人都消失在了人群中。

总结了庐山刺蒋失败,并为了此次暗杀顺利成功,王亚樵是做了精心准备的。首先,他打听到宋子文总是喜爱身着一身白色西装,也打听到宋的家在上海,而工作在南京,所以每周五乘火车回上海、周日返回南京。其次,王亚樵成立了两个“刺宋小组”,自己亲自坐镇上海,手下郑抱真负责南京方面的消息打探,并提前购买了刺杀后撤退所用的烟雾弹。第三,王亚樵将上海的参加暗杀人员分为三组:第一组在月台、第二组在候车室、第三组在车站外的马路,并乔装为旅客、小贩。火车进站后,王亚樵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先下车的是两名卫士,然后是两名头戴白色礼帽身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后面有四名卫士垫后。由于两位戴帽子的男人帽檐挡住了脸,远处暗中的王亚樵分不出哪个是宋子文,但之前手下们就打听到,宋子文出行时总是夹着公文包这一细节。而眼前宋子文一行人等穿过月台快走进候车室时,第一组和第二组同时行动实施暗杀计划,对着手持公文包的男子开枪射击。

暗杀完成后,王亚樵一直在思考到底后来冲出补枪的那一波人是谁、被打死的是不是宋子文以及行动的整个过程有没有什么疏漏。

1931年7月22日,也就是暗杀行动的前一天,在上海的王亚樵接到南京郑抱真的密电:“康叔于今晚由南京乘夜车来沪,明晨准到、望迎勿误。”“康叔”是王亚樵给宋子文起的代号,而迎接就是指暗杀行动。本来是周末回沪的宋子文,接到了家里母亲病重的电报,所以选择了星期三就提前返沪。郑抱真买通了宋子文身边的工作人员,才得知此消息,并立即给上海的王亚樵发电通知。

而发电后的郑抱真又从手下那里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郑抱真的“斧头帮”手下在一个日本浪人处买烟雾弹时,得知上海虹口一带的流氓头子常遇清也来买过两枚烟雾弹,并在烟雾弹上画了“斧头帮”的标志,也准备实施一场暗杀并嫁祸给“斧头帮”。常遇清的目标不是宋子文,而是一个叫重光葵的日本人,买凶杀人的是时任日本陆军驻上海武官的田中隆吉,目标重光葵是日本驻上海公使。田中隆吉找到了流氓头子常遇清,以两千万日元和一批毒品收买了他,并给常遇清制定了详细暗杀重光葵的计划。田中告诉常遇清,重光葵在上海和南京两地往返办公,并与宋子文交好,经常一同往返于宁沪之间,所以选在上海火车北站那里人多易于掩护并容易撤离,时间就是当重光葵下车时进行暗杀。

田中隆吉要暗杀重光葵的原因是日本军部向来主张以武力侵略中国,而重光葵则是力主以经济渗透、逐步扩大在华影响力和权益,而反对以武力侵略,重光葵的上一任佐分利贞男也是因为反对武力侵华而被日本军部暗杀的。主张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军部蓄意制造、挑起事端,给关东军的侵略找借口。所以,这一次就轮到了重光葵,欲以重光葵在上海被中国人暗杀为由大肆入侵,这样一石二鸟,即杀死了重光葵这个异己反对分子,又提供了武力入侵的借口。而上海北站最后冲出来补枪的正是受雇于田中隆吉的流氓头子常遇清。

郑抱真为了“斧头帮”不被田中隆吉和常遇清嫁祸,当即决定和重光葵、宋子文同车一起返回上海。从南京匆匆赶回来的郑抱真告诉王亚樵他们在上海北站刺杀的并不是宋子文而是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斧头帮”可能已经被蓄谋嫁祸。因为自己到站后,估计来不及通知王亚樵便向天空鸣枪提醒,但王亚樵这边几乎在郑抱真开枪的同时也开始了刺杀行动。

但事后得到证实,宋子文和重光葵均在这场刺杀中安然无恙。重光葵并未与宋子文一起下车,而宋子文等人下车时走在前面的是自己的机要秘书唐腴胪,当天唐腴胪阴错阳差的替宋子文拿了公文包并走在前面,所以被“斧头帮”的杀手们误以为是宋子文开枪打死,而常遇清当时则认为是田中隆吉对自己不放心又雇了另一波人来暗杀重光葵,所以自己见刺杀开始后为确保成功也上去补枪,就这样机要秘书唐腴胪成了宋子文与重光葵的替死鬼。

这场轰动全国的乌龙暗杀终于真相大白于天下了,胡汉民的亲家公林焕庭、“反蒋派”和王亚樵的“斧头帮”刺杀宋子文未遂,日本军部的田中隆吉和流氓头子常遇清刺杀公使重光葵亦未遂。事后,“反蒋派”的代表胡汉民在国民党内一蹶不振,他和汪精卫等人逐一被蒋介石排挤出国民党权力核心,而日本人也没能以此为借口武力入侵,只得另觅机会。

2017.2.2

下次内容提示:

民国人物:何应钦

关注更多民国史,请扫描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