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北京的“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北京内城有九个城门。按方位分又有东西南北四个城区,俗称“四九城”。不同时期,各个城区的居民各有特色,也互有变化。清末有“东富西贵、南贱北贫”的俚语,民国初年又有“东贵西富、南贫北贱”之说。甚至有人认为今天的北京仍是如此。但实际上,无论是古是今,现代人对这句话的认识基本上都是错误的,很多时候都是以讹传讹而已。

在清朝时,内城住的是八旗子弟,全都是满洲贵族,所以根本不存在富贵贫贱之说。这“富贵贫贱”四字,说的是住在外城的人。所谓的“外城”,是相对“内城”而言。内城是哪里呢?就是如今北京地铁二号线所围绕的那一圈。“外城”,也就是宣武门,前门,崇文门以南;广安门、广渠门,永定门以北的范围。

编的话:“东富”不仅指粮仓多在东城,而且这里当时多有巨商大贾和殷实之家居住,是很富有的。东边靠近通惠河,南来北往的船只都要经过这里,漕运码头更是一片繁忙,所以很多大商贾都搬到东边来住,为的是上货卸货方便,而且崇文门是个税点。

所以有钱的商人越来越多。但有些重要物资是不能在自由市场上自由买卖的,尤其是战略物资及供皇家用的东西。所以,在以现在的王府井为中心的东城区附近,就形成了重要物资集散地。用现在的概念来理解,就是重要物资的仓储与流通基地。现在那里还有禄米仓、海运仓等地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那附近居住的也多是大商贾,而非小商贩。如胡雪岩这样的人物。所以东城是富的。

西城的宣武门内外以及西四等处,有许多王府,住的多为清朝的显贵,因之称“西贵”。清朝的大臣们分为满汉两拨,满臣可以住在内城,但是汉臣虽也有例外,但百分之九十九都要住在外城。清朝时沿什刹海、后海、北海、中海、前海一线,也聚焦了太多八旗后裔与达官显贵,皇家气息浓郁,王府、相府林立。

大家熟悉的纪晓岚,也是进不去“西贵”的地盘的,所以只能住在今天的晋阳饭庄,也就是两广路上,属于外城的西边。而再往西的虎坊桥的湖广会馆,当初也是明朝重臣张居正的府邸。既然西边住的都是大臣,按照封建社会的地位排序:士农工商。“士”自然就是“贵”了。

南城多为劳动人民和民间艺人。也就是一般老百姓住的地方。既然东西两厢已经被达官显贵所占,那老百姓自然就搬到南边更宽敞的地方了。所以南边是北京城最有人情味儿的地方,也是北京民俗的精华所在,可以找到各种老字号,还有著名的穆斯林聚集地,和闻名遐迩的天桥。

而北城,因交通不够发达,影响了商业的繁荣。像今天北太平庄以北地区(即亚运村、奥运村一带),当年是臭气熏天的晒粪垃圾场,而晒粪场直接供应再北面的果林。富人们吃得好,粪的质量高,好粪长出好果木,果品用来制果脯,果木用来烤鸭。所以,北京的果脯、烤鸭一直很出名。因为都是为贵人服务的人聚居,所以,相对于西城的贵人来说,北面住的都是“贱民”。

这清朝流传起来的“东富西贵”,到了民国初年,又有了变化。辛亥革命之后,军阀混战,政局不稳,那些夺得实权的达官新贵,没有依照早前清朝的惯例住在西城,而是对日渐繁华的东城青睐有加,大部分选择居住于此,比如朝阳门里的东四、王府井、景山东街等处:朝内北小街吉兆胡同有段祺瑞的花园,东四六条流水巷有徐世昌的宅寓,铁狮子胡同有外交部长顾维钧的私邸,这些住所都修得富丽堂皇,壁垒森严,一时变得十分显赫。“西贵”也就因此转而变成了“东贵”。今天在这里就不详细简述了。

小 编后话:其实,北京很早就是个多民族的“移民城市”,是很包容的中国人居住地。现在的北京早已成为包容万象的国际化大都市了。今天,这句“东富西贵,南贫北贱”早就不适用了,这不过是旧时北京外城的简单概括,到如今这只是一种历史的残留而已。和今天的北京格局关系不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