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拾伍)强势回归【《天算不如人算:闲话袁世凯》连载】

在老家反思了半年,认真琢磨透了官场那些事儿,袁世凯终于等来了李鸿章的召唤。

自从袁世凯离开后,对朝事务,多半由陈树棠打理。陈为人谨慎有余,但魄力不足,成天被朝鲜王室糊弄得团团转。李鸿章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决定重新启用袁世凯,接替陈树棠。

赴朝之前,李特意嘱咐袁世凯来天津一趟,见识见识这位年轻英才。

8月21日,袁世凯走进了天津北洋大臣衙门,拜见大佬李中堂。

进入客厅,眼见正中坐着一位清瘦老者,虽然其人穿着简朴,但目光如炬、不苟言笑,一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迎面袭来。这就是李鸿章。

或许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李鸿章,袁不免情绪激动,居然不敢抬头正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属下袁世凯参见大人,多谢大人栽培。”

看出了袁的一丝紧张,李鸿章起身上前,拍着他的后背,笑道:“慰亭啊,甲申一战,办得干净漂亮。只是你锋芒过露,惹人嫉恨。命你回乡休养,老夫也是不得已啊。”

“不不不,中堂体恤下属,尽力维护,若无大人,我袁世凯早就脱下戎装,穿上囚服了!”

“哈哈哈,你这小子,倒是挺风趣!”李大笑道,“那我问你,此次赴朝,汝认为若想控制局面,最当重视什么?”

“靠人!”袁斩钉截铁道,“人能成事,亦能坏事,无人不生事,有人必出事。属下再赴朝鲜,须与人为善,共襄大举。”

“嗯——”李向袁投来赞许的目光,“看来老夫让你回乡悟道半年,这番苦心并没有白费!”

“那是,中堂之关照栽培,袁某已牢记于心。”

“哈哈哈,慰亭啊,如今就像演戏,戏台已搭成,客人已请到,专等你登场了。希望你如下山猛虎一般!”

果如李鸿章所期待那样,久蛰笼中、未得进食的袁世凯,象一只饿虎扑向朝鲜。

与袁世凯同行的,还有一位关键人物,也就是李鸿章所言的“客人”,朝鲜国王之父大院君。甲申一战,开化派全军覆没,朝鲜已成为闵妃的天下。为了制衡后党势力,李鸿章决定将保守派的精神领袖大院君送回半岛,与后党形成均势。

送回去势在必行,但怎么送却没难么简单。毕竟国王和闵妃都不希望一个政敌的到来。把他们逼急了,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为保证大院君平安返朝,袁世凯向李鸿章请求派大员领重兵前往,孰知李鸿章笑答:“朝人闻袁大将军至,欢声雷动,谁敢抗拒?”

李中堂不啻给袁世凯出了一套难题。

10月5日,袁世凯一行数人抵达仁川。道路两旁,韩国士绅百姓早已络绎相迎,父老妇孺多有痛哭流涕者。从仁川到汉城,七十里路,欢迎队伍绵延不绝。

然而,来到汉城城门口,情形却大不一样。袁世凯抬头一看,城门口挂着三颗人头,仔细端详,原来竟是大院君以往的三位亲信。可见,国王与闵妃有意杀鸡儆猴,暗示大院君好自为之。

进城还是离开,这对于大院君而言,的确是个问题!

不过,对于袁世凯来说,这绝不是问题,因为他是天生的突发事件处理能手。

进入城内,不及休整,袁便照会各国兵船与领事,主持了一场临时的新闻发布会,对韩国政府的冷漠态度大加斥责。这样一来,袁拥有了道义上的优势。

第二天,才有韩国的官员前来欢迎。未等对方开口道歉,袁世凯便质问起来:“昨日我侍奉大院君归国,贵国政府为何无人迎接?”

“这个嘛,大清使臣并非及时通告国王。”韩官员有意诿过于清方。

瞅着对方打马虎眼,袁决定好好杀杀他的威风,于是吼道:“请正告韩王,袁某奉朝命,送还你们国王的父亲,像这样简慢不敬,何以面对君父?无论如何,仪式必须庄重严肃,以照敬重,国王必须迎于郊外!”

与此同时,袁命人故意放风出去,传言国王李熙不认生父,不讲孝义。

半岛舆论很快一片哗然。

李熙与闵妃已是骑虎难下,不得不接招。

几日后,李熙设立帐幕,迎候大院君于汉城南门外。当晚,国王宴请袁世凯,探其虚实。袁自然明白,对付韩王,必须先打一记耳光,再送两颗甜枣,软硬兼施,才能控制局势。与李熙一番加以应酬后,袁有意安抚道:“陛下,袁某此次赴朝,实乃申明朝廷之恩典。全你们的骨肉之亲,存你们的慈孝之义。有我袁某在,决不许大院君干预国事”。

听到袁的这番话,李熙与闵妃猜嫌之意方有所减轻。

之后,袁特意力劝大院君杜门谢客,对于政事,切勿明目张胆地指手画脚,要学会玩潜伏,搞暗战。大院君自然心领神会,摆出一副颐养天年的架势。

经过袁的一通调停,双方算是相安无事。

只是所有人都清楚:原先那个心狠手辣、霸气外露的袁世凯又回来了,而且是个升级加强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