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日本“老子议员儿秘书”成为政治传统

在日本,国会议员享受的福利,放眼全球也属于最高水平。他们除了任职期不被逮捕、在国会发言免责、丰厚“岁费”等三大特权,每人还可以公费聘请三位秘书。

三位秘书分别为公设第一秘书、公设第二秘书,以及国会议员政策担当秘书,工资由政府通过议员银行帐户公费支付。按照国际惯例,国会议员一般需要自己支付秘书薪水。而日本国会议员们不仅不用自己“买单”,还肥水不流外人田,大都聘请儿子、女婿等直系亲属来担任秘书,放在身边言传身教,将他们培育成自己的接班人。这一风气最盛的2002年,147名国会议员聘请了自己的直系亲属担任秘书,占到议员总数的近一半,以致日本媒体将这一现象称作“世袭政治”。

虽然有以权谋私之嫌的“世袭政治”饱受社会诟病,但是战后几十年来,日本无论哪个党派执政,都没有采取什么实质性措施进行限制。可以说,作为日本根深蒂固的“政治传统”,谁在这上面都没有底气。

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是从担任其父安倍晋太郎秘书开始从政生涯的。1979年4月,安倍晋三大学毕业后进入神户制钢会社工作。不到3年,他就被当时担任外务大臣的安倍晋太郎叫到身边担任秘书。直到1991年安倍晋太郎去世后,安倍晋三又顺利继承父亲的政治地盘及班底,当选众议员。当年的秘书生涯,让安倍晋三学到了很多重要的经验。父亲一直为自己派系的成员太少而苦恼,所以安倍晋三担任首相后最重视培养自己的派系。他甚至不惜屈尊,给新当选的党内议员一一打电话表示“收编”之意,培养出了一支人数众多的“安倍近卫军”,牢牢掌控自民党。安倍晋太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以虚弱之身出访苏联,力图签订两国和平条约,最终未能达成目标。安倍晋三作为秘书,当年与父亲一起四处奔走,将与俄签订和平条约当成了父亲的遗愿。这也是他对处理日俄关系非常积极,甚至不惜得罪美国“讨好”普京的一个“私人原因”。

日本自民党的“新生代政治家”小泉进次郎,28岁当选国会议员,30岁担任自民党青年局长,32岁就成为了内阁府大臣政务官,有“自民党熊猫”之称。他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从政生涯也是从担任父亲秘书起步的。2007年他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就被父亲招致麾下担任秘书。在小泉纯一郎的大力培养下,不到2年就“出师”参选众议员,并顺利当选。在自民党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小泉进次郎始终顺风顺水,一是凭借了父亲的威望,二是担任秘书期间学习到了父亲“八面玲珑”的本事。

日本自民党现任干事长二阶俊博的秘书二阶伸康,属于“半路出家”。他在全日空航空公司工作20多年后,开始担任父亲的秘书。记者由于工作原因,一直与他保持着密切联系。作为“自民党二把手”的儿子与秘书,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但是,二阶伸康为人谦逊,从来不摆架子,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细致周到。去年12月5日,记者在自民党总部采访二阶俊博。为了让素材更为准确详尽,采访过程中他马上四处联系采访中涉及的人。采访快结束时,相关人士就来到了办公室,他的效率让记者印象深刻。12月23日,记者在东京一家酒店再次采访二阶俊博。采访结束时,二阶伸康拿出专门从和歌山县老家带来的美酒,送给记者表示真诚感谢,让人感觉到了浓浓的人情味。1月2日,记者跟随二阶俊博前往他老家和歌山县采访,一路上的行程,二阶伸康安排得细致入微,一环扣一环,中间没有出现任何偏差,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干练。后来,二阶伸康告诉记者,为了不增加政府负担,他这个秘书不拿公家工资,属于“私设秘书”,是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当记者问他对于国会议员聘用子女担任秘书的看法时,二阶伸康说,子承父业在日本属于一种传统,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这种现象,政界也不例外。如果不给国家造成负担,能好好为社会服务,可以理解。“子女秘书”做得如何,日本民众最后会用选票给出认可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