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何二战里同盟国士兵投降数量是日本兵的160倍?

你与你所埋葬的这些野蛮敌对者有云泥之别。你的敌人来自一个奇特的种族——人类与猿类的杂种。如果文明继续存在,我们就不得不坚持到底。我们必须灭绝这些日本人。

——托马斯•布莱梅(ThomasBlamey)将军

1942年12月25日

如果在战时对平民生命及财产的任意破坏仍然是非法的,那么,在太平洋战争中,使用原子弹的决定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仅有的近似于纳粹领袖指示的手段。

——拉达宾诺德•巴尔(RadhabinodPal)

在东京战争罪行审判上的发言,1948

对一个低劣种族的战争

在欧洲,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变本加厉的继续。然而,在太平洋进行的则是另一场战斗。以上两段引言的第一段证实了这一点。对美国及其盟友(布莱梅是澳大利亚人)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它是边疆冲突、印第安战争和种族之间战争的继续,它在全体人民的无意识中,经常调动起一种偏执的不信任及种族灭绝的冲动。今天,这看起来几乎难以置信。

但是在战争期间,人们或多或少都会同意。美国海军上将哈尔西(WilliamF.Halsey)曾经说:“仅有的好日本佬是一个已死了6个月的日本佬。当我们到达东京,我们将在东京的曾经所在(‘whereTokyowas’,暗指东京届时已消失)举办一场小型庆祝会。”他从不曾放过任何机会,称日本人为“愚蠢的动物”或“猴子”。

▲(右1)切斯特·威廉·尼米兹,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中,临危受命,使遭重创的太平洋舰队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自信心。成为美海军永不陨落的将星。就连美国的最大级别航母也使用它的名字命名的。

不断向西推进边疆,曾是美国历史上不变的特点。当针对日本的战争开始时,美国的外围已经到达夏威夷(这场战争之后它确实被归入美国,成为联邦的第50个州)。凭借战斗,边界一个岛屿一个岛屿地逐渐逼近日本群岛。不同于意大利人和德国人,日本人被描述为这样一个种族:不仅与众不同,而且与文明甚至人性格格不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战争期间,不同于德裔或意大利裔美国人,日裔美国人全体被限制到集中营里,正如保留区里的印第安人。他们不是承担个人责任,而是承担“遗传”责任,对他们的拘禁是一种预防措施。

从太平洋寄给菲尼克斯市(Phoenix)女职员的日本人颅骨,以及战后收集人类遗骸的习俗,都有直接的先例,像华盛顿军医博物馆(ArmyMedicalMuseum)这样的官方机构收集“印第安人”的颅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