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滴血大教堂

圣彼得堡之圣是帝王之圣,目力所及处处是帝王的身影,除了那些著名的宫殿之外,帝王们极其热衷建造自己的纪念碑,将自己的功绩用石头或青铜铭刻下来,以此塑造历史,统治人们的记忆,流传于万世。帝王的好梦总是被“万世”这魔魇所纠缠的。滴血大教堂便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纪念碑。

现在对这个“景点”简单的解释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是农奴的解放者,他颁布法令解放了农奴,但是后来被恐怖分子刺杀了,人民为了怀念他,在他喋血的地方建筑了这座大教堂,所以也叫滴血大教堂,喋血大教堂,基督复活大教堂。

下图(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许多年来“人民”这个词已经成了一个虚拟的主语,听到它的时候,其实我们不知道具体指的是谁。在一切权力归沙皇的时代,即使“人民”愿意纪念这位“农奴解放者”,也是没有权力去建教堂的,有权建这个大教堂的只能是统治者,是沙皇的继位者,亚历山大二世的儿子亚历山大三世。

当年彼得大帝锐意在一片沼泽地上建一座有出海口的欧化都城,使彼得堡成为通往西方现代文明的起点,他的蓝图明确,这个城里的建筑几乎都是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的欧式建筑。滴血大教堂反其道而行,它的设计特意回到中世纪的俄罗斯,实在是有其宣谕性和象征性的。它很堂皇,凸显在天空的数个圆顶,覆以大量的珐琅,这些装饰神话的物质闪亮,真像是神落脚的地方。还有内部镶嵌的五彩大理石,宝石,精致的马赛克壁画,画中那些神圣与虔信的故事。它立在那里,叶卡捷琳娜运河旁边,通往皇宫的路上。它比彼得大帝的青铜骑士巨大,比尼古拉一世的青铜骑士巨大,比任何金属的和石头的纪念碑巨大。它以宗教的形式把沙皇圣化了,仿佛那是受难的基督。它以它绝对占据视线的巨大,年复一年,不断讲述被圣化了的沙皇的故事。

下图(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亚历山大二世可以算得上一位开明君主,他1855年即位,其时整个世界正处于现代与前现代的撕扯之中。法国大革命已经六十六年了,从那以后,世界已经脱出了专制君主的思维框架,很难理解和掌控。他的老师茹科夫斯基一定跟他讲过,那些踏足欧洲大陆归来的远征军人,是如何由贵族一变而为革命党人,如何发生了要求宪法和解放农奴的十二月起义。他的父亲尼古拉一世果断镇压了那场革命,用绞刑架、牢狱和西伯利亚清除掉了那些十二月党人。那以后三十年过去,世界的大气候不住地流变,俄罗斯这片土地上的气候也变化很大,导致地里长出来的不再仅仅是从前熟悉的驯顺的作物,更有许多新异的不驯顺的物种。古代帝王们划地为牢的统治方式处于飘摇之中,因为风和气候没法划定。不仅革命党人,青年学生,知识者,兵士,农奴,工匠,商人,以致某些贵族们持续不断地要求社会变革,就连亚历山大二世自己也为新思想所动,看出旧的架构难以支撑,而试图改革了。他登基初期对贵族们说,与其等待农奴自下而上地解放自己,不如主动地自上而下地废除农奴制。他看到了制度面临的危险。经过与利益集团几年的博弈,1861年亚历山大二世签署了解放农奴的法令。他成为了伟大的解放者,这个道德光环是极其巨大的。沙皇自上而下的改革继续推进,改革地方政府,建立“地方自治”;改革司法制度,司法机构从行政机构中分离;改革兵役制度;改革财政管理……一时之间整个社会为之鼓舞,改革似乎成了全社会的共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