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誉为我国三员虎将的将军是谁?曾和父亲相依为命

迷蒙历史堂
2017-02-01
+关注

在大别山、桐柏山交会的湖北孝感小悟山下,有个叫刘家嘴的地方。1915 年3月3日,刘震就是出生在这里一个穷人之家,刘震原名刘幼安,是家中的独 生子。全家只有一斗半(7分)田,刘父刘德显是个老实人,起早贪黑,也不够糊 口。由于过度劳累,刘母在刘震5岁时就离世。母亲去世后,家境更加艰难,父 子俩相依为命。刘震开始拣粪、拾柴、放牛,还干家务事。父亲对小小年纪的他 要求很严,规定他每早得拣一筐粪,有几次他拣粪不够一筐数,不敢回家,只好 坐在野地里直哭。

在7岁时,一天晚上父亲把他叫到身边说:

“幼安!你娘在世时就说过,我们家只有你一个崽,家里不好也得送去读几 年书,要不•个大字不识,将来人家会看不起的,还会受人欺。”

此时乡里还没有公学。他上了私塾,读的是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每天“之 乎者也”,弄不懂也记不住,只能死记硬背,枯燥无味。父亲管教很严,晚上一有 空就督促他读书习字。在父亲的严格督促下,他渐渐对读书有了兴趣。但好景 不长。3年后,父亲的哮喘病发作,而且越来越严重,一天对他担心地说:

“我这个病无钱医治,非拖死不可,我死了不要紧,没把你抚养成人,我死了 也闭不上眼。”

父亲边说边流泪。刘震“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一个劲地 对父亲说:“不会死!病会好的!我不读书了,帮你种田。”

展开剩余73%

父子俩紧紧地抱在一起,沉浸在哭泣中。10岁的他也由此綴学了。

第2年,父亲的病有些好转,刘震就开始跟着他学种田。因为父亲的身体还 不大好,他又年幼,干重的农活父子俩都有困难。只得把租种的三斗田退了,只 种自家的一斗半田。这样粮食就更少了。为了渡过青黄不接的难关,从这年冬 天开始,他又跟父亲上山砍柴,一同挑到松林岗、花园集镇上去卖。

父亲体弱,肩负着沉重的柴担,驼着背,喘着粗气,走路一步一步的,很艰 难。即使这样,他还是心疼年幼的儿子,生怕他压坏了幼小的身躯,每次只让儿 子担50斤。有时,刘震一个人担柴去卖。他就挑上六七十斤,想多卖点钱回来, 但人小力不足,在路上压哭了好几次。

这一年年底,父亲要打算让儿子去学木匠手艺。刘震听人说当徒弟不仅挣

不到分文,还要挨打受骂,对父亲说:“我不想去学木匠。”

父亲劝他说:

“伢仔!我是为你着想。你也晓得,靠我们家一斗半田种的粮食不够吃,租 地主的田要缴高地租。做生意你还小,我们也没本钱。你不去学手艺怎么办?常 言说‘百艺好藏身,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有了身手艺,将来也好有个谋生的路子 啊!”

刘震还是不愿去学木匠,便说:“到小河镇去学个店员也好嘛!”

父亲说:“我没这种关系去求人的。你仔细想一想,还有什么出路可走的 啊?”

刘震想了一会。确实没有别的出路,在父亲苦口婆心地劝说下,只好答应 学木匠试试看,从此开始了学徒生活。可在这年头学手艺还不如说是当下人。 师傅整天叫他拣粪、种田、劈柴、担水、做饭,还要帮师娘照看孩子、洗尿布,真是 无所不干。至于木匠活,师傅最多只教点粗活“手艺”,如劈木柴、拉大锯等,真 正的手艺从不传授。结果,学了两年,他只是学些劈木柴的粗活儿。后来在红四 方面军,一次他遇见30军政委李先念,两人说起小时候都学过木K的事儿,李 先念说:“我们红军可以组织个木匠团了。”

刘震笑着说:“我是不行,我只是学了些照看孩子之类的家务活。”

这是后话。

1926年9月,北伐军攻克孝感,大悟也建立了一支30人的赤卫队,孝感东 北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1930年4月,伪县府保安队乘赤卫队在磨刀山整训之 机,勾结当地红、黄学地主武装2000余人进攻磨刀山。在红军的支援下,赤卫 队打垮了敌兵的进攻,狠狠地教训了这伙反革命。不久,孝感赤卫队发展到七 八百人,改称赤卫军。年仅15岁的刘震也参加了。

但是,很快他萌发了参加红军的想法,但母亲已去世了,他心中顾虑很多, 怕自己参军远走,伤父亲的心。琢磨了一些时候,他想了个主意,先试探一下父 亲的口气,便说:“爹你常说,跟共产党走才有出头之日。我要是当红军走了,你 愿意不愿意?”

父亲一听没有答复,半天不做声,只是坐在屋里发愣。刘震懂得父亲的矛 盾心情,没紧着追问。过了好一阵,父亲才开口说:

“幼安!你晓得,你娘去世早,家里就你一棵独苗,从我心里说,是舍不得你 远走的!既然你自己愿意去,我也不拦你。”

他一听,高兴极了。

1931年9月,乡苏维埃主席动员赤卫军和青年参加主力红军,他第一批报了名,全乡六七个村子共40多个青年被批准参军。临行前,父亲对他说:

“你放心走吧!家里事不要挂念。”

然后,他再三叮嘱:“到队伍里要听领导的话,守纪律,好好干,解放穷人。” 父亲的眼睛湿润了,儿子也不知不觉地落下泪水,父子俩依依不舍。

从此,刘震告别了孤独的父亲,告别了养育的故乡。这一离别就将近20年。 1949年底,广西战役结束后,他在武汉治病疗养,便回到久别而又思念的故乡, 一踏上故土,家乡的山山水水依然如故,村庄基本还是原貌,只是显得旧了些, 但是父亲却已离开了人世,当年同他一起参军的40多名伙伴都已先后为革命 捐躯,幸存者只有他一个人。

在刘震的战斗生涯中,他与曾同班一起战斗过的韩先楚、陈先瑞被誉为我 军的三员“虎将”。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