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猛虎行│山西老虎的前世今生

猛虎出林行,咆哮取人食。

居人虑虎至,荆棘挂墙壁。

虎乃爱其身,惊遁不近侧。

人兮不如虎,甘心堕荆棘。

宋人徐照曾作《猛虎行》,

放在当下,

尤其这几天,

何其恰当。

姑且不论其他,

关于老虎,

关于山西野生老虎的前世今生,

却是早已在关注。

今特推出历史学家刘正刚的一篇考证文章,

以凭吊那些消逝在野莽间的老虎们。

虎是凶猛而又危险的兽类动物,人称兽中之王。所谓虎患是指虎对人及其家畜的袭击。目前史料关于中国境内最早的虎患记载,就发生在西部地区,秦昭襄王时“白虎为害,自秦蜀巴汉患之……虎历四郡,害千二百人。”这之后文献对西部虎患记载颇少,如宋太宗至道元年陕西“梁泉县虎伤人”。明清西部虎患的严重则空前绝后。本文通过地方志、笔记、文集等资料,对虎患与明清西部的发展结合考察,希望能对当今西部开发提供点借鉴。

晋陕地区

这一地区是我国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宋以前,该地域一直是我国政治、经济与文化的中心地。宋代以后,随着我国政治经济重心的向东与向南转移。这一地区相对地落后了。然而,明清时期,随着我国整体人口压力的加大,这一地区的人口也在内部压力下不断向外迁徙,自明初开始这一地区就一直成为人口的主要迁出地。如洪武时期,河南地区的彰德、卫辉、怀庆、开封、河南、南阳等府都接纳了大量的山西移民。

明清时期不断增长的人口压力,导致了山地与边疆土地的大开发。在人类寸土必争的压迫下,以山区为生存基地的各种禽兽也在不断地伴随着人类的山区开发而被消灭。明清时期,我国各地普遍产生的虎患,可能正是人地矛盾的突出表现。

位于山西、陕西与内蒙古交界的河曲地区,明弘治二年秋七月就发生过“虎狼噬人”的现象。大同府的灵丘位于太行山区,在天启六年秋九月也发生“猛虎伤人”案。到明末清初时,灵丘虎患十分猖獗,清初人宋起凤在《稗说》卷1《兽食虎》记载:“大同灵丘山中数多虎,相率十数成群,当昼噬人。灵丘驻褊帅,常牧放营马山下,虎时就群中残啮去。军人相戒,捕之不得”。老虎不仅吃人,而且还猎食军马,这些活动居然是白昼进行。这只能说明此地的山区土地开发迅速且人口密度高。

事实上,仅山西而言,明清时期,其境内的老虎活动记载已相当多,如嘉靖十一年冬南部的解州运城发生饥荒,“虎入禁垣踞池神庙”。嘉靖年间中部汾州孝义县“郭外高唐、狐岐诸山多虎。一樵者朝行丛菁中,忽失足堕虎穴。……日落风生,虎啸逾壁入,口衔生麋,分饲两小虎……樵遂骑而腾上”。此与清王士祯《池北偶谈》卷20 《义虎》颇雷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