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二十六年,一位阿富汗人的漫漫救赎路|小说+电影《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是阿富汗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一部小说,于2003年出版,是美国2005年排名第三的畅销书。

全书围绕风筝与阿富汗两个少年之间展开,一个关于风筝的故事,是一部关于人性的背叛与救赎的小说。

阿米尔是老爷的儿子,哈桑是仆人的儿子,从他们降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不同的命运,虽然他们形影不离,虽然他们喝一个奶娘的奶水长大,却依然无法改变他们的地位和处境,哪怕是残酷的战争,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这注定的不公平不是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决定,而是因为阿米尔是普什图人,而哈桑是哈扎拉人。

(哈扎拉人,波斯语“一千”,意指“千户”的后裔,也就是蒙古军队的后裔。阿富汗人称他们为“中国人”)

长相酷似中国娃娃的哈桑是阿富汗的哈扎拉族人。哈扎拉人是蒙古人的后裔,他们属于伊斯兰什叶派,在阿富汗,哈扎拉人是备受逊尼派的普什图族人欺压,他们是阿富汗的“低等民族”。

哈桑对阿米尔忠诚无比,保护他,为他撒谎,可以为他做任何事,视阿米尔为好朋友。因为地位的悬殊,阿米尔从不认为他与哈桑是好朋友。他只会在没有人玩的时候,找哈桑玩,却绝不会在客人来访时叫上哈桑一起玩游戏。

因为在阿米尔的内心深处,始终认为哈桑只是一个哈扎拉人。“最终历史不会改变,宗教也是。他是什叶派,我是逊尼派,他是哈扎拉人,我是普什图人。这些没有能改变得了。没有。”

哈桑为了替阿米尔追回象征胜利的风筝,途中遭到恶少阿塞夫的强暴。阿米尔目睹了现场,没有挺身而出,却选择了逃跑。但是他的逃跑并不仅仅因为他的懦弱。

“我逃跑,因为我是懦夫。我害怕他折磨我。我害怕受到伤害。我转身离开小巷、离开哈桑的时候,心里这样对自己说。我试图让自己这么认为。说真的,我宁愿相信自己是出于软弱,因为另外的答案,我逃跑的真正原因,是觉得阿塞夫说得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为了赢回爸爸,也许哈桑只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我必须宰割的羔羊。这是个公平的代价吗?我还来不及抑止,答案就从意识中冒出来:他只是个哈扎拉人,不是吗?”

哈桑,那个高喊“为你,千千万万遍”的纯真少年,那个始终视阿米尔为兄弟、朋友的忠诚少年,阿米尔辜负了他,他的辜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懦弱,还有他心灵深处的卑劣的等级思想。

我可以原谅阿米尔的懦弱,却无法原谅他的卑鄙。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自己内心的安宁,选择栽赃的方式赶走哈桑。

善良的哈桑再次洞悉阿米尔的内心秘密,选择了隐忍和承全,和父亲离开了阿米尔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