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历史三调”视角下的“胡蝶戴笠关系”考辩(一)

文丨石城畔

前言

近来,一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把军统首脑戴笠与电影皇后胡蝶的往事又推到了大众前台。我花了六个多星期在海峡两岸,及原始民国报刊中收集,整理,阅读了多份材料,试图在我的目(能)力范围内,穷尽相关的所有材料。现在在这些已知材料的基础和理解上以时间为经,事件与人物为纬,条分缕析,把这个扑朔迷离,并不断被解构演绎的故事中的史实、疑点、推测交错杂糅在一起,再进行一番考证辩析,并提出一些我的见解。由于梳理较细篇幅很长,全文将分八章及后记,依次发出。

美国学者柯文教授在他的《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书中有个著名的“历史三调”说(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历史?人们经历的历史、历史学家笔下的历史和神话化的历史三者之间存在什么样的互动关系?)。如把“历史三调”套用在“胡蝶戴笠关系”上:当时的政府档案文件和原始的报刊新闻记录,及时代的大背景,这些可算是“事件”;各个亲历者的一些回忆录(文章),直接参与者的想法、感受和行为,与后来重塑历史的学者的不同看法,这些可算是“经历”;各种八卦文章和影视作品的演绎,可算是“神话”。

在大历史的画轴中,这只是一个极细微“点”,但细细剖析亦可呈现出陪都重庆的云遮雾掩,抗战后方的物资流转,戴笠的身影,胡蝶的迷踪,潘有声的担当,及沈醉的回忆……

【胡潘当年在上海大东酒楼的婚宴,可以注意的看点是胡蝶礼服上都是蝴蝶】

第一章 .一些基本情况综述

(一) .大陆的两本书和海峡两岸的四篇质疑文章

1.近年大陆的三篇质疑文章

首先,在我已见到的(几乎)浩如烟海的文章中,有三篇大陆近年的分析文章观点接近。它们是:凤群先生的《胡蝶事迹考》(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年第17卷第1期);温兆海先生的《胡蝶戴笠艳闻质疑》(南方都市报,2016年04月12日); 谌旭彬先生的《“电影皇后胡蝶被戴笠霸占”之说,是伪历史》(和后面的编读往来)(腾讯历史2016-12-23等)。凤群先生的的观点是“胡蝶与戴笠同居一说破绽百出,难以置信”,温先生的观点是“时至今日,没有任何确凿之证据证实胡蝶是戴笠的情妇。”谌先生的观点是“电影皇后胡蝶被戴笠霸占”之说,是伪历史”。 凤先生的文章是发表在学报上,受众较窄;温先生的文章是发在都市报上的,扩散甚大;谌先生的文章是连续发在门户网站上的,影响尤巨。

2. 1989年台湾《传记文学》已刊发过一篇质疑文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