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抗战时期八路军如何冒充日本兵?学不好日语的都牺牲了……

来源:青年参考作者:萨苏

1.“学不好的,都牺牲了”

笔者曾经对文艺作品中的一种描述不屑一顾,那就是八路军居然能冒充日本兵。这是因为,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日语是一门非常难以吃透的语言,它的发音、变格等微妙之处极多,不是真正的日本人很难说得天衣无缝。即便是在日本呆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开口说话,不用3句,对面的日本人就会恭维起来——“您的日语说得好极了!”

言外之意是,你讲得再流利也能听出是外国人。

在上世纪30年代,精通日语的人更少,连鲁迅这样号称日语流利的,今天看他的日文信件,都有“惨不忍睹”之感。既然如此,在连高小学生都当知识分子看待的八路军里,谁能有那么好的日语水平,冒充日本兵都不被发现呢?

然而,和当年在冀中做过敌工工作的老八路朱占海谈起来,老人却告诉我,冒充鬼子这种事一点儿也不稀奇。他当时在任丘等地活动,敌工部的人经常把鬼子的电话一掐,连上话机就跟敌人讲话套情报,也确实有武工队员化装成日军活动过。

怎么学的?反战同盟的“日本八路”教的呗。“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难学的。”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时我刚到日本不久,若是从他那儿学到什么日语速成法,可是不得了的收获。

“你们现在学不到我们那个水平。”老爷子摇头。

“为什么?难道我们还学不过您一个高小毕业的?”这后半句话,我没敢讲出来。

“你们学不好,就是少挣俩钱儿。我们学不好的,都牺牲了。”

他说,当时装成日军,主要是吓唬伪军的,碰上鬼子多半是意外遭遇。八路学日语的时候,很多人连日文字母有多少个都不知道,纯粹是硬背下来的。也就是固定的一些句子能以假乱真,以外的多半一窍不通。比如,鬼子要问你是哪个部队的,八路把旅团、大队、军衔说得极流利,问老家是哪儿的,也能对答如流,连村里有个菩萨庙都能说出来。鬼子要是问喜欢吃生鲷鱼还是烤鱿鱼,那就全完了。

“倒是没有鬼子问这样的问题”,朱老说,“他们的性子是一根筋。”

“那万一有哪个鬼子特别,这么问呢?”

“那还用多说吗?掏枪就打呗,大不了一个换一个!”老人笑答。

2.用“八路式日语”喊话很有效

我可能真是有点儿小瞧了当年的土八路。前几年听影视界的朋友说有人想改编《敌后武工队》,我赶紧插嘴,说您有机会可得劝劝,没那个金刚钻,千万别揽这瓷器活。那《敌后武工队》是谁写的?冯志啊,冯志自己就是老牌武工队员,原著里头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是从真实的战斗中提炼出来的,他的作品能拍出原汁原味,你就是大师了,改编?最好先掂掂自己的分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