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个摄影师走在缅甸的大街上,她说一切都和自由有关 | 指南针

这个国家曾经代表了一个“完美”的故事:一个令人压抑窒息的政权和社会,一位关在监狱中的自由主义标志人物,人民疯狂的渴求着自由…这其中有多少故事是真实的?

本文由CompassCultura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Compass Cultura 是一家关注食物、旅行以及文化的网站。

艾略特·福克斯(Elliott Fox)居住在伦敦,为一家非营利组织工作。他是《关于仰光建筑的一本书》(a book on Yangon’s architecture)的作者之一。

奥尔佳·史蒂菲托(Olga Stefatou)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她参与了很多极具开拓性的项目,比如《Solar Impulse: the first round the world solar flight》、《The Prism》和《Depression Era》等。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曾经播出过她拍摄的关于中国家庭暴力的视频报告。

缅甸,仰光。

2007 年初,一位名叫奥尔佳·史蒂菲托(Olga Stefatou)的希腊摄影师前去缅甸乡村旅行。这是几个月之内她第二次造访缅甸。一天她来到蒲甘(Bagan),一座曾经扮演过古老帝国首都的历史古城。近些年来,蒲甘的旅游业发展势头迅猛:四处可见宣传绵延寺庙的照片;站在不同角度,时而可以看到满目狂野,时而能够尽享一眼翠绿;破碎斑驳的岩块随处可见,点缀着多变的风景;拂晓,黄昏或者这其中的某些时刻,众多历史古迹映射出阵阵佛光,展现着这座城市辉煌的历史。但那是2007年时候的光景。从那之后,前来蒲甘的游客数量少之又少。虽然这些风光的确与史蒂菲托脑海中勾画的图片一致,但这种老生常谈的景色的确不是她要寻找的东西。她告诉我说:“我根据光线的改变制定计划。”

路过一家摄影师工作室时,她感到一种莫名亲切的呼唤。于是,她不禁向内张望。(她说:“如果白天光线条件不好,我就会试着去室内看看。”)根据当地习俗,她并没有寻求工作室主人的许可。(“如果屋里的人拒绝我入内,我会试着同他们商量。”)

就这样,史蒂菲托留在了摄影工作室内。未来的六天时间里,她参与了工作室的照片拍摄工作。工作室内管事的女士对此感到非常迷惑,甚至有些心神不安。为什么史蒂菲托要留在这里?为什么她离开之后还一直回来?她是记者吗?史蒂菲托坚称自己并不是记者。

那个时候,相机在缅甸还不普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前去摄影工作室拍照都是一次宝贵的经历。那一周,前来拍照的顾客惊讶的发现摄影棚内出现了两位摄影师:一位是自己熟悉的,还有一个就是史蒂菲托。看上去史蒂菲托有点被疏远的感觉,但她依旧拍个不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