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袁剑丨“中亚”在哪里? ——近代中国人笔端下的“中亚”范畴变化

“中亚”在哪里?

——近代中国人笔端下的“中亚”范畴变化

袁剑

1981年生,江苏苏州人,历史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边疆研究、中亚研究。

中亚如今已成为“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也正在成为中国当代对外知识视野和知识需求所日益关注的重要区域。在这种背景下,当我们似乎将“中亚”当成一个约定俗成的词汇加以讨论的时候,我们或许应该再问一问:中亚这一区域究竟是什么?它又在哪里?近代中国人又是怎样认识这一区域的?可以说,了解这些,将是我们得以全面地认识和理解中亚、中国与欧亚整体结构关系的重要前提与基础,也有助于我们在古代中国的“西域”认知以及当代中国的中亚国际关系认知基础之上,更好地理解中亚及其在世界的结构性位置。

中亚及其地缘位置

“中亚”(Central Asia)位于世界最大的连片陆地——欧亚大陆的中心位置,在世界文明史上曾经长期扮演过欧亚大陆东西方文明交往桥梁的重要角色,在近代又转变为世界列强大博弈的舞台。正如汉布里所指出的,中亚在人类历史上起了两种独特的,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矛盾的作用。一方面,由于中亚大部分地区的干旱以及缺乏交通上的自然通道(中亚多数大河都注入北冰洋)的缘故,中亚的主要作用是隔开了其周围的中国、印度、伊朗、俄国等文明。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亚的古代商路,也为中亚周边的诸文明提供了一条细弱的,但又绵绵不绝的联系渠道。正是依靠这些渠道,中亚周围诸文明在各自得到一些贵重商品之外,还得到了一些关于对方的有限知识。如果不是中亚商路的话,它们就得不到这些,或者至少要困难得多。可以说,中亚的这两种独特性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我们对这一区域认知的基本前提与基础。

从目前来看,中亚可能仍然是当今世界及其历史当中相当关键,而又最被人所忽视的部分。之所以造成这种忽视,在著名的世界体系论学者贡德·弗兰克看来,其主要原因在于,历史绝大部分是由那些有自身目的,尤其是将其胜利合法化的胜利者所书写的。而中亚在很长一段时期是一些胜利者的家园,对于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他们要么记述了一些历史,要么留下了一部分历史遗迹。随后,自15世纪以来,中亚民众在两方面几乎都成为失败者。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输给了别人,而它们所在的中亚故土也不再是世界历史的中心。此外,这些损失又迅速在彼此之间形成关联,从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富有吸引力的世界历史中心开始转移到外围、海洋和西方。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海上新航路的开辟,欧洲大国力量所控制的海路运输越发繁忙,曾给这一地区带来数千年繁荣局面的驼队贸易则日渐衰退。到了18世纪,中亚进入停滞阶段,面临着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的多重衰退,最终随着英俄大博弈尘埃落定,被纳入俄国-苏联的政治版图当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