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官”与“吏”,一场上千年的权力博弈

作者:冷兵器吧血焰剑圣

虽然在现代文当中,“官吏”一词并不罕见。但其含义相较于古代却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今人大多分不清“官”与“吏”的具体区别,经常错误地把他们混为一谈。事实上,公众印象里那些高谈阔论的科举文官,没有一个是“吏”。而那些身份卑微的下层胥吏,几乎永远没有机会晋升为“官”。不过,也别太小看作为基层公务员的胥吏。他们同样能依靠手中的执法权作威作福,甚至反过来夺取官员的权威。

官与吏,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在中国古代官场上,官和吏是两种概念。吏专指在官府中承办具体事务的人。

吏和官的最大区别之一,就是无论品秩多么低微的官员,都由中央政府任命,且总具有一定程度的决策权;而吏则大多是地方政府雇用的执法人员,特别是州县衙门内的吏员,都由地方政府选拔,理论上没有任何决策权力。

(武侠剧中威风凛凛的捕快其实是吏的一种,连未入流的官都比不上)

两者在社会地位上可谓是云泥之别。《官箴》开卷就提出当官的须“事君如事亲,事官长如事兄,与同僚如家人,待群吏如奴仆,爱百姓如妻子”。给文官办事的吏被公然视为“奴仆”,连百姓都不如,其中的鄙视不言自明。因此不少清高的读书人宁肯种地也不肯为吏。如宋濂所著的《王冕传》提到,李孝光欲推荐王冕去州衙为吏,王冕骂他道:“吾有田可耕,有书可读,肯朝夕抱案立庭备奴使哉?”

不但地位低,吏员的俸禄也很低。据《梦溪笔谈》记载:“天下吏人,素无常禄,唯以受赇为生,往往致富者。”朝廷是根本不发工资的,吏员需自己动手搜刮收入为生。而且更糟糕的是,除极少数时期外,绝大部分吏员不可能升职为官。

可能有朋友会奇怪,这种无地位、无高薪、无升职前景的三无职业,怎么能像官员一样作威作福呢?

王安石变法时,样样开源节流,却舍得为吏员发工资,以改善腐败的情况。从此以后,州县吏员的收入较之从前要改善得多,但也并不丰厚。

吏强官弱的吏员世界

首先,古代各级衙门用的主官,多为通过科举走上仕途的知识分子。他们文采飞扬,但没有经过吏员那样的岗位历练,缺乏处理地方行政的经验。如果没有吏的指点,很多官员根本无法完成行政工作。这样一来,很容易发展成吏员包办一切,只在文件盖章时需要官员。文官当然容易被吏员耍弄于鼓掌之间。

《折狱龟鉴》就提到,宋朝时吉水县衙门的吏员每逢新官上任,必唆使人前来告状。诉讼的案情复杂,每每把新官搞得焦头烂额。等官员畏惧时,吏员们便趁机提出“替老爷解决麻烦”,之后办案权就落到了他们手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