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政知 | 官员口误排行榜,谁是第一?

政知新媒体
2017-01-30
+关注

撰文 | 赵红信

孔子教育子路时说过,舌端可以杀人。谈笑之间,取人性命。想象一下,诸葛亮正怒骂王朗,突然短路出现口误,一笑场,王朗哪里还会被气死。尤其是涉及家国大事,一言以兴邦,一言以丧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系于政治人物的舌端,一旦出现口误,会为历史带来极大的偶然性,甚至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东德官员“口误”推倒“柏林墙”

典型的例子就是柏林墙。成为冷战标志的柏林墙,一夜之间建成,一夜之间倒下。柏林墙从无形的墙到铁丝网探照灯,再到混凝土墙,有着清晰的轨迹,是偶然中的必然。不过,它的倒下,却是因为前东德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句口误,是必然中的偶然。

1989年,东德政治动荡,大批人民经由捷克和匈牙利出逃。11月9日,一场记者会上,时任东德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发言人的沙布洛夫斯基宣布,打算放宽出国旅行限制,为出国旅行和离开的人发放许可证。东德政权的本意是,以后会把签证发得快一些。不过,沙布洛夫斯基准备不足,记者追问“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具体时间的他只能含糊其辞地表示“据我所知,立刻开始”,实际上是第二天早晨才会宣布这则消息。

展开剩余81%

没想到,这个口误引发蝴蝶效应,记者将这句话理解为东德人民可以立刻越过边境,于是立即通过电视直播发出快讯:柏林墙垮了。东德人民的行动力可不一般,不一会儿,成千上万人聚集到柏林墙边上。这次,曾经逮捕3221名同胞、杀害两百多人的守墙士兵突然不知所措了。一级一级的电话请示,得到的命令却是“没接到命令,也没有指示”。于是,是否开放柏林墙的历史重担,就因为发言人的口误,一下子落到了普通士兵身上,尽管曾没有将枪口抬高一寸,可这次他们选择顺应民意——柏林墙真的垮了。

“口误榜”上小布什高处不胜寒

可以说,政治人物的口误改变了历史的脚步,这样的“错误”却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在让叱咤风云的政要们出糗的同时,也影响了日常的经济、国家的外交。

在“口误榜”上遥遥领先的,当属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小布什讲话时,总是错了就改、改了再错,都口误出哲学家的味道了,因为总是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三者循环。2002年他发表的国情咨文,就是如此:“在我的咨文国情,不对,国情咨文,不对,在我对全国讲话中,也不对,不管叫什么,总之是对全国的讲话中,我要求每一个美国人拿出生命中的四千年,不对,是四千个小时为国服务。这就是我的要求,四千小时。”

曾经和七任美国总统侃侃而谈的华莱士,最遗憾的就是未能和小布什谈笑风生。不过,这不妨碍其他记者给小布什“挖坑”。

在担任德克萨斯州州长时,小布什出访加拿大,一名记者轻描淡写间挖了一个啼笑皆非的“坑”——“布什先生,加拿大总理‘吉恩•普坦’发表声明支持你(竞选总统),请问你对此有何表示?”时任加拿大总理叫吉恩•克雷蒂安,可听到支持之声的小布什顺嘴回答,“我很感谢普坦总理的强力声明,他了解我对自由贸易的信念。”

可别以为口误只让人尴尬,小布什一句口误就曾触发日元大贬值。2002年他和小泉会谈,就是国人皆知的那位邻国首相,小布什说“小泉首相要我非常清楚地向你们表明几点:银行坏账,贬值和政府调控制度改革,三者同样重要。”市场一听,啥?政府准备贬值货币,那我先顺坡下驴吧,卸锅走人吧。

一言不慎“换个丈夫”“卖了国土”

小布什屡次栽倒在口误上,其他大嘴巴的政要也不遑多让。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因为口误,差一点把领土拱手“送给”德国。

萨科齐到法德边境视察时,自然也要演讲一番,他称自己绝不能接受法国和德国之间存在不正当竞争。“之所以这么讲,不仅仅是因为我现在正处于德国……我现在正处于阿尔萨斯。”这话一出口,平地起惊雷,听众就炸锅了,大声起哄,不断嘲笑,因为法德为了争夺这一块战略要地,打过几十年:1872年普法战争德国夺走,1919年法国通过《凡尔赛和约》收回。二战初再被德国夺走,二战末期被盟国解放。最终,萨科齐中断讲话,举起双手向听众“投降”。

再一次错过美国总统这份工作的希拉里,在竞选时也犯下了不该犯的错。在一次演讲中,一向谨慎的希拉里说“我希望你们把我提出的执政纲领同我的丈夫……我的对手谈论的内容进行对比”。显然,她把特朗普错说成克林顿了,一句话就把丈夫给“换”了。

以大嘴巴著称的特朗普不遑多让,把“9•11”恐怖袭击说成了“7-11”,“7-11”是一家便利店的名称。

现在已经入狱服刑的以色列前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也曾一时口误,泄露了国家机密,不仅差点被赶下台,还引起邻国的震动。原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将以色列与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相提并论,被解读为暗示以色列拥有核武器。

博士官员把“暧昧”读成“暖胃”

媒体曝光的官员口误,也不少,不过一般遵循一个规律,那就是人有多大胆,嘴有多大险。

因受贿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的南京原市长季建业,拥有博士学位,却口误在迷之自信上了。他还在任上时,一次批评审批环节问题,竟然秀出了英语,“不能说No,要说How do you do,你不能告诉别人不能做,而是要热情地告诉别人怎么做”。很遗憾,“How do you do”的中文意思是“你好”,而不是“怎么做”。相关人员当然否认,还把责任推卸到记者头上,认为其过度演绎。不过,当事记者拿出了录音,证实如此。看来,背诵《葛底斯堡演说》,秀英语需要慎之又慎。

另一位博士官员也是如此,原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给南宁的党员干部上课时,频频出错,把“暧昧”念成“暖胃”,甚至说出“有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被审查,两天啥都招了,没有点骨气和意志。”他落马的第二天,当地酒店就派人撕毁了他的书法作品。

原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刘志,也是博士官员。率队前往意大利参加米兰世博会北京周活动时,刘志在吹风会上把“美丽北京,绽放世博”误读成“定放世博”。

至于行业主管官员把“龋齿”只读一半,新闻发布会上满篇“禹齿”之类的口误,也许真的会让听众以为发现了大禹的牙齿呢,着实不该。

很多口误,会载入历史,比如唐代不学无术的户部侍郎唐萧炅被称为“伏猎侍郎”,就因为把“伏腊”读成“伏猎”。幸亏没有孟婆汤,否则唐侍郎还不弄权给唐朝人民灌下去洗脑啊。

资料 | 中新网、北京青年报、羊城晚报、中国日报、廉政瞭望

校对 | 李喆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